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上神王 > 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三千七百三十四章 異常
    劍癡已經在八王宇宙鎮防廳住了五年。..cyi免費連載

    原本她說,只住j日的。

    最初抵達八王宇宙鎮防廳的時候,劍癡確實不打算常待,只想歇息一下,畢竟已經在虛無之中走了j萬年的時間,多少有些疲憊,所以還是要休息一下,至于離開八王宇宙鎮防廳之后,何去何從,她是有些迷茫的。

    當初從琉璃宇宙離開的時候,她還有刃殿統帥的身份,忽然離去,不告而別,擅離職守,讓威嚴支柱極為憤怒,因為那已經是劍癡第二次臨陣脫逃了,劍癡被許多人稱作意義世界有史以來第一天才,名氣不小,但畢竟資歷太淺,剛剛出山不久,卻連續兩次犯下威嚴支柱不能容忍的重罪,縱然是她的家族再為她開脫,也保不了,于是威嚴支柱和法恩支柱先后下達命令捉拿她。

    她不愿意受任何枷鎖的束縛,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找到孟凡,其他的,她都很難提起興趣。

    可是j萬年來,她先是從琉璃抵達了薩拉宇宙,因為不論怎么看,孟凡都有很大的可能逃回薩拉宇宙,于是在薩拉宇宙搜查了很多年,無果之后,又起身,繼續走,穿過了全知之地,到了洪荒宇宙,又再次啟程,直到抵達八王宇宙。

    她有些累了。

    追捕一個人j萬年,卻連一點蹤跡都沒有找到,當然會累。

    在從鎮防廳總長口中得知兩大支柱都在捉拿她之后,她思量了j日。

    這j日內,先后發生了兩件事。

    第一是家族來了一封書信,這封書信經由總長黑元奎親自送到了劍癡的手中。s1;

    信件是家族的一位長者寫的,論輩分,比八足惡蛟還要高一輩,劍癡需要稱呼其老祖,輩分高的有點嚇人,信的內容,前面是j句簡單的問候,緊接著便是含沙s影的訓斥,緊接著是明確的告訴劍癡,她厭惡一切束縛,包括家族,但她可以為所yu為,可以一出山,就加入威嚴支柱,可以在第一次臨陣脫逃之后還能獲得刃殿統帥的身份,都是因為家族,她厭惡的東西,一直在幫助她。

    在信的最后,是告訴劍癡,

    啟程,回到家族。

    劍癡并不在乎信里說了什么。

    她更在乎的是,她剛剛抵達八王宇宙不過七八天的時間,就收到了這封信,也就是說,她的一舉一動,身在何處,家族都知道。

    既然家族知道,那么威嚴支柱和法恩支柱,肯定也知道。

    為什么兩大支柱只是下令各地的鎮防廳大殿或者道主見到她,要捉拿她,卻并沒有直接出手呢?

    原因無非是兩個,第一,這個捉拿的命令,并沒有對劍癡定罪,甚至沒有說因為什么捉拿她,而各地的道主,也不希望為了捉拿劍癡,得罪她的家族。

    第二,就是她的家族仍然在努力保她。

    兩個原因,說到底,還是因為她的家族。

    一直追捕孟凡無果,甚至連一點蹤跡都找不到,加上各方的通緝,還有家中老者的一封信,讓劍癡猶豫了一些日子,既然這么找下去,也是大海撈針,那就回家吧。

    劍癡是一把劍,除了出鞘以外,其他的事,都很隨x。

    正巧在收到信之后沒有j天,意義世界要求八王宇宙朝貢,朝貢的任務是先傳給鎮防廳,再由鎮防廳下達的,所以劍癡很快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劍癡向黑元奎說,希望黑元奎抓捕她,然后她回意義世界。

    黑元奎輕笑了j聲,并不同意,這種事情,他不想做,沒有任何一位道主愿意做,于是就告訴劍癡,她可以在這里休養j年,然后跟隨朝貢隊伍一起回去,也可以作為朝貢隊伍的一名指引。

    于是劍癡同意了。

    就在鎮防廳,待了五年。

    今日,就是八王宇宙朝貢隊伍啟程的日子。

    從八王宇宙要抵達意義世界,哪怕行走空間階梯,這支隊伍也要走上千年,甚至j千年的時間,所以意義世界給出的期限,并不是朝貢隊伍抵達意義世界的期限,五年時間,根本不可能,這個期限,就是朝貢隊伍啟程,然后由鎮防廳派出人手清點貨物資源,確定無誤之后,再經由鎮防廳派出的一些人,與隊伍同時前往意義世界

    的期限。

    因此半個時辰前,鎮防廳派出了j個人,前去八王宇宙,先與朝貢隊伍接頭,清點隊伍,大約再過十j個時辰,朝貢隊伍就會通過空間階梯抵達鎮防廳,鎮防廳要負責將相關的手續文件都做好。

    劍癡就在鎮防廳內的一處庭院中靜坐,纖細的身t,如同一柄利刃,cha在地上,一動不動,等待著十j個時辰后朝貢隊伍抵達,她便同行。

    就在這時,庭院另一頭,一尊神王急匆匆的跑了過去,是向著黑元奎的居室去的。s1;

    劍癡目光銳利,看到神王面目慌張,同時,也注意到神王手中拿著的,是一封鮮紅se封漆的信。

    那是意義世界的一種加急書信。

    劍癡緩緩起身,如睡貓初醒,整個身軀好像一張弓彎曲,又緩緩挺的筆直,然后跟了上去。

    j步,便來到了黑元奎的居室門前。

    黑元奎正在吩咐一些接待朝貢隊伍的事,劍癡到的時候,正看到那名傳信的神王來到黑元奎的身后,這名神王遲疑了p刻,顯然在想是否應該打斷黑元奎的話,這讓劍癡皺起了眉頭,雖然她對這些繁文縟節從來很厭惡,但上司在說話的時候,不論下屬有多么緊急的時候,都應該等待一時p刻,這名神王卻處處表現出一種急于說什么的樣子,j度張口。

    黑元奎也注意到了,回過頭,默默的看著這名神王。

    其他正在準備的鎮防廳官員們也都看向了那名傳信的神王。

    神王將手中的信件遞給了黑元奎。

    黑元奎看了一眼上面的紅se封漆,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從腰間掏出了一個很小的玉石印,用印在封漆上敲打了一下,解開了封漆的封印,這才取出信件來。

    劍癡從這里也能看到,信件上是沒有任何文字的,只是有一些若隱若現,好像霧氣一般的東西在盤繞。

    那是意義世界的一種氣機密哪怕是十劫神王,能夠解開封印,也很難讀懂那些霧氣表達的意思。

    黑元奎看著信件。

    表情,越來越凝重。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