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臥底天工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查物品
    齊爭腳步不停,幾步來到悅侯營帳外面,大聲說話:“齊爭請見悅侯。”

    田功只好跟過去:“田功請見悅侯。”

    營帳里沉默片刻:“進。”

    倆人大步走進營帳。

    悅侯是個瘦子,面色發白,前次齊軍聯合修行門派進攻冉家就是由他帶隊。

    實在想不到,那個打不死的冉家還真強悍,不但以一家之力和整個齊地相抗,還能帶領齊軍滅光四十三家諸侯軍?

    這樣的冉家……齊王不想見到。

    很簡單一間屋子,屋角一張大床,對面是兩個凳子。不一樣的是有地毯、有矮桌,桌子上有水果酒菜。

    悅侯坐在酒桌后面端著酒杯,看向齊爭:“有事?”

    齊爭拱手:“回悅侯話,齊爭和田功共進退。”

    悅侯皺起眉頭:“出去!”

    齊爭還待再說,悅侯怒斥:“出去!”

    齊爭猶豫猶豫,到底是拱手出門。

    田功站立不動,悅侯看了他一會兒:“知道有什么錯么?”說著話彈出一個陣盤,刷的閃亮一下,賬內賬外被分成兩個世界,是隔音罩。

    田功沒回話。

    “我說的是錯,不是違反軍令。”這句話的意思是識相點趕緊認錯,咱們好說好商量,我不會殺你。

    田功還是不說話。

    悅侯冷笑一聲,慢慢站起來:“出戰前,齊爭是王上欽點的主將,你算什么東西?敢于大戰之中奪權?”

    田功想了一下:“你是不是想死?”

    悅侯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勃然大怒:“你說什么?大膽小子,我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田功拿出黑鐵罐:“認識么?”

    悅侯面色一凝。

    田功冷笑道:“我現在就能弄死你,但是我不想死,所以,你給我老實點兒。”

    說完話冷冷看過去。

    悅侯面色極其難看,周身忽然爆出一團金芒。

    “我也是。”田功退到門口站住,身周爆出比悅侯還要明亮還要厚實的金光,真的是爍爍放光:“呀,我的比你亮。”

    悅侯有些猶豫,田功能夠在諸侯之戰之中全身而出,還成功帶出來完整齊軍,沒有點本事根本做不到。

    可是,我只是想要一點好處而已,你至于跟我拼命么?

    悅侯緩緩抽出一把短劍。

    田功冷笑道:“沒有用的,你殺了我,你也會死。”晃晃黑鐵罐:“在諸侯戰場里,有人放毒氣,有人扔巨雷,我都活下來了,你修為比我高多少?憑什么以為能殺死我?”

    “我沒想殺你。”悅侯連實話都說出來了。

    田功輕嘆口氣:“我手里這東西,爆炸后五百米之內寸草不留,千米內能活下來算你好運氣,你覺得你能一瞬間逃出千米么?”說完轉身出門。

    悅侯愣住,看著田功走出營帳,想了又想,到底不敢搏命。

    在齊地,悅侯深得王上看重,大權在握,說的上是呼風喚雨,怎么可能跟田功搏命?

    何況他沒想殺田功,殺了沒法交差,除非齊王下令。他是想得到那塊登仙石……甚至說如果田功懂事,悅侯會給補償……

    田功走出營帳,看見一臉戒備表情的護衛、以及齊爭。

    看見田功手里的黑鐵罐,齊爭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怎么了?”

    田功收起鐵罐:“沒事。”

    齊爭苦笑一下:“沒事?”

    “嗯。”田功去看妖獸。

    八個鐵籠子里面塞了九個妖獸,兩匹白馬拴在欄桿上。

    附近營帳越來越多人離開,他們這一片營區更空,齊軍修行者便是到處走走看看,直到下午時候,悅侯終于下令,出發。

    齊軍修行者主動幫忙搬運鐵籠,兩人抬一個。

    田功擔心悅侯使壞,跟妖獸、戰馬待在飛艇最下層。

    歸心似箭,飛艇快速返航,很快回到齊城。

    按正理,齊王要接見勝利回返的齊地好兒郎,大肆賞賜,還要大擺宴宴。不過天色已晚,九十九人暫時回武院住下,等候王命。

    悅侯走了,一出飛艇就回去王府。

    田功走的也不慢。

    回來路上想了很多事情,一回到武院就把齊爭和冉家人喊到一起:“我要走了。”

    “啊?為什么?”冉家弟子不解。

    齊爭倒是明白一些,猶豫下勸話:“王上還沒見你們,悅侯不會亂來。”

    “萬一亂來呢?萬一有埋伏呢?”田功笑笑:“麻煩齊兄幫我帶句話給悅侯,就說我重傷待亡,要找地方養傷。”

    冉家人愣了一下:“悅侯?”

    “和你們沒關系,齊王不會殺你們。”田功笑了一下:“大勝而歸,如果齊王還要殺你們的話,他這個位置也不要做了。”

    齊爭面色有點難看:“不會的。”

    “我走了。”田功問話:“武院出去往南,第一條街轉東,對吧?”

    他問的是出城的道路。

    齊爭說是。

    冉正陽有點猶豫:“你……是回家么?”

    “不回。”田功放出來妖獸,系上繩索:“走了。”

    在這個下午將盡的時候,齊城很多百姓見到驚奇一幕,一個穿著鎧甲的武將帶著好多頭妖獸在街上狂奔,一路出城……

    消息很快報到府官那里,想了又想,這種事情需要在這個時候驚動齊王么?

    他不想驚動,總有人會驚動。悅侯很快得到消息,又派人去武院查過,趕忙入宮……

    這是他們的事情,田功快速出城,驚到許多官兵,可是他一身金黃色氣息,跑的又那么快,守兵追出十幾里地便返回。

    田功跑出去好遠,先往北走,再往南行。

    都是挑著大野地走,遇到城市也不敢進,好不容易在大山深處找到個山洞,用鐵鏈好一通鎖,又給了好多東西吃,才算是安撫住妖獸。

    幸虧通獸語,不然妖獸不會聽話。

    跑去最近的城市買一輛大車,加高加厚弄成上下兩層,拖出城找個地方藏起來。再去大山里面弄出來一堆大家伙……

    很辛苦,田功感覺好像是欠了它們的一樣。

    讓麟獸拉車,麟馬和白龍馬在車上偷懶,田功在前面作威作福。

    上了籠套的麟獸就不很可怕了,拴在身上的鐵鏈子咣浪咣浪響動,似乎在說這是倆家伙很安全。

    跟上次西行一樣目的,先找個安全地方住下來。

    大山里肯定最好,便是又像上次一樣買上很多很多東西,從磚頭木塊到蔬菜種子、衣服被褥……各種物品應有盡有。

    在買東西的時候忽然有個想法,如果有足夠多的空間法器,是不是能夠裝下整個世界?跟著又想,這個世界不會就是在別人的空間法器里?

    胡思亂想可以打發時間,買齊東西繼續西行。

    窩在車廂里的妖獸有些不安分,喜歡沒事叫幾嗓子。

    田功很苦悶:“屬狗的啊?亂叫什么?”

    最安分的是一盒螞蟻,每天耗費點靈氣丹,它們就抓緊時間睡覺、順便長大。

    又過去幾天,螞蟻們開始變大,好像被氣吹的一樣,幾天不見長大一倍?

    丹盒換成鐵盒,變大許多,放在田功身邊。

    再走一天出關,也是離開齊地、進入韓地,在荒郊野外花高價買下一個院子。

    院子外面是莊稼地,主人家還養了一些雞雞鴨鴨。

    住進院子離開馬車,妖獸們才算是舒服下來。

    臨時停下來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螞蟻越長越快,得琢磨琢磨是怎么回事。一個是得到無數寶貝,始終沒有機會查點。

    就在院子里面,清開所有東西,連菜地都平了一塊,一個空間法器一個空間法器的查點東西。

    好東西肯定要單獨保存,還有無數戰甲、護甲、武器……

    太多了。

    四千四百名修行者進入戰場,大部分東西通過各種途徑匯聚到他手里。

    堪比黃金戰甲一樣的護甲隨隨便便一找就是幾百套,各種完好的法器三千多把。

    這些都是用來保命的武器,每一把都很好。

    其他更有很多很多破損護甲、武器……還是那句話,太多了。身為一個煉器師,田功竟然都覺得有些多。

    再有靈雷、靈力大炮、各種弓弩……沒有時間細查,隨便看看就收起來。

    還有很多玉符、陣盤,看的田功很有點不適應,老天是嫌棄我太窮了么?把世界都給我了。

    這樣一大堆寶貝,起碼有一多半東西拿出來就能使用;類比蛟龍弓的法器,完好的可以使用的就有二十多件。

    田功重點折騰陣盤,多幾個保命手段總是好的。

    這一忙就是三個多月,也是找到了那些個讓人頭疼的古琴、鐵簫、哨子……

    誰說法寶越多越好?收拾就要收拾好長好長時間,更不要說保養、修繕。

    田功辛苦忙碌,院子外面來人了,一個大娘帶著倆孩子來敲門。

    三個人的衣服有些臟,鞋子最臟,兩個孩子各背一個包袱,大娘腳邊放著一個大包袱。

    田功開門出去:“什么事?”

    大娘愣住了:“你是誰?這里不是王阿三的家么?”

    “王阿三?長什么樣?”

    “你是誰啊?”大娘有點著急,探頭往院子里看:“王阿三,阿三,姐回來了。”

    “你是王阿三的姐姐?”

    “嗯,你是誰?”大娘終于覺察到不對,開始警覺起來。

    田功笑了一下:“如果你找的王阿三是四十多歲;有一個這么高、和你差不多胖的老婆的話,我倒是知道一個。”

    “人呢?”

    “搬走了,把院子賣我了。”

    “賣你了?多少錢?”

    “十兩金子。”

    “十兩金子?你騙誰呢?十兩金子買這么個破院子?”大娘又開始大喊:“阿三,你出來啊。”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