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367.莫說我不給你機會(感謝梵華神語白銀盟7)
    這寶塔眼下畢竟不歸屬陳洛陽所有。

    其本身距離真正圓滿其實也尚有差距。

    面對天少君帶來的壓力,其實非常吃力。

    有自行飛走的動向,其實也是因為寶塔生出靈性,在壓力下有主動避開對方鋒芒的意向。

    陳洛陽讓這寶塔占據了黑暗洞天的主導,就很難再予以制約。

    萬幸的是,黑暗洞天和中央大殿作為遮擋,寶塔雖然蠢蠢欲動,但從外界來看,還算安穩,對方短時間內看不出個中真相。

    這也勉強算是自己這個“魔尊”的一點主場便利吧。

    可惜這點主場之利,不足以真的抵擋眼前強敵。

    陳洛陽心中揪緊。

    他開始琢磨著,像之前獻祭黃土符詔一樣,將“生”字天書和青木符詔也暫時獻祭給白玉瓶。

    如此一來,白玉瓶或許可以支撐黑鏡,加強對寶塔和這方黑暗洞天的掌控,抵擋外面的天少君,渡過眼前難關。

    雖然最好的結果,青木符詔和“生”字天書也會暫時失去功效,甚至徹底被獻祭掉也說不定。

    青木符詔和“樹屋”那邊暫時也就罷了,但沒了“生”字天書,自己稍后不好給北冥劍主竹瀶交待。

    但相對竹瀶而言,顯然還是眼前這個天少君的直接威脅更大。

    陳洛陽琢磨思索,正準備動手之際,突然心中又微微一動。

    那蠢蠢欲動,想要飛走逃離的寶塔,這時竟然忽地安定下來,不再心猿意馬,而是穩穩當當留在中央大殿內,支撐黑暗洞天,同外面的天少君對抗。

    陳洛陽見狀,心中不由得大為驚奇。

    他暫時停下自己獻祭青木符詔的腳步,改為更加用心揣摩那具寶塔,同時讓自己心神同黑暗洞天聯系越發深入緊密。

    靜下心來揣摩片刻后,他漸漸明白,那具有自身靈性的寶塔,為什么突然改變主意,不再退避。

    對面的天少君出手,竟似乎微微有不協調的感覺。

    這感覺,就像是人穿了不合身的衣服一樣。

    陳洛陽深吸一口氣,雙眼中的目光開始變得幽深。

    會不會是一個故意示弱,誘自己輕敵大意的陷阱?

    還是說,真的另有玄機在其中?

    陳洛陽心中連連思索。

    謹慎考慮之下,他沒敢放松,而是繼續默默旁觀寶塔堅持,繼續仔細觀察對方。

    對面不協調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這時,在虛空里那團紫光旁邊,忽然又有光芒閃動。

    一黑一白交織間,一張太極圖,突兀的出現在虛空中。

    太極圖里傳出另一個女子的聲音:“一人各退一步,到此為止吧。”

    陳洛陽聽見對方聲音,便即知道,是那五面鏡子中,位于自己左手邊第一面,那黑白寶鏡的主人。

    六人當中,天少君以外另一位女性。

    清微界的道君?

    太極圖中,隱隱呈現一個穿著道袍的身影,由于模糊,看不清具體模樣。

    不過這女子此刻轉頭對紫光繚繞下的天少君說道:“魔尊素來一言九鼎,他言不知令兄下落,貧道信他所言。”

    陳洛陽感覺,針對黑暗洞天的紫光,開始消退。

    那天少君問道:“道兄要助他一臂之力?”

    太極圖中的女子言道:“道友你同樣閉關多日,羲和界里不少亂象,還是先回去打理打理再說吧。”

    天少君默然,紫光籠罩下,有仿佛陽光般刺目的視線,在太極圖和黑暗洞天之間盤旋。

    中央大殿里,陳洛陽所化身的“魔尊”,視線穿過重重黑暗,也著落在那太極圖上。

    他心中暗自冷笑。

    這位清微界的道君,看似站在自己一邊,實則是在暗中回護那天少君。

    現在他可以肯定了,眼前這個紫光繚繞十日烘托下的對手,身體同樣不妥!

    寶塔的感官沒有錯。

    對方也不是在故意示弱,而是真的存在問題。

    他這個“魔尊”,和對面這個天少君,雙方其實是麻桿打狼兩頭怕,各有顧忌。

    對方即便不像某個姓陳的“魔尊”一樣是空心大老倌,也絕對不如表面那么強勢。

    這個天少君,可能不知從什么渠道,得了消息,魔尊情況不妥。

    只是不確定具體狀況如何,所以今日上門試探。

    魔尊是真的不妥。

    可惜他陳洛陽恰逢其會,更有這尊寶塔撐場面。

    因為有自家黑暗洞天幫忙遮掩,所以道君一時間看不穿他這個“魔尊”的虛實。

    但她看穿了另外一邊沒遮沒擋的天少君。

    這事兒天少君沒地方喊冤,要怪就怪她自己主動上門,客場作戰吧……

    太極圖中的道君勸和,看似站在魔尊一邊,實則是關照她眼中更先露出不妥之相的天少君。

    陳洛陽心中轉著念頭。

    屬于魔尊那低沉而又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

    紫光籠罩下的女子,頓時視線仿佛實質,碰撞在黑暗洞天上:“正是如此。”

    陳洛陽心道大家都知道不能示弱。

    這一口氣要是短了,此消彼長,對手很可能就立馬水漲船高。

    眼前看似勸和的道君姑且不論,那面湛藍鏡子的主人說不定就要來湊熱鬧。

    此外還有天佛,還有另外一位至尊大能強者。

    是以不管是陳洛陽,還是對面的天少君,眼下都是虎死不倒架,不能流露出任何疲態,無比堅持下去。

    天少君被人看破幾分虛實,此刻更是急著找回場面,接下來說不定會用飲鴆止渴,強行催谷發力的法子?

    陳洛陽此刻已經感覺到紫光繚繞下,氣息變得比方才更加駭人危險。

    對方或許情形確實不妥,但怎么也比魔尊已經掛了要強吧?

    真要是逼急了,說不定也會把我這邊的把戲拆穿……陳洛陽心念電轉。

    但他說話語氣,不緊不慢。

    “看來她不愿領你的情。”

    這話卻是對著太極圖下的女子說道。

    對方微微一默。

    而紫光籠罩下的天少君,則同樣沉默不語。

    話到這個份上,幾乎等于完全挑明,言下之意,大家都心知肚明,再要強撐,沒有意義。

    但紫光下的女子目光堅定依舊。

    被人看破自己一點底細,無關緊要。

    至不濟,血拼到底而已。

    “以大欺小,沒意思。”陳洛陽淡淡說道。

    可是不等對面二人開口,他話鋒立馬就一轉:“但你今日來我紅塵鬧一場,輕松轉身離開,未免異想天開。”

    紫光下籠罩的女子,緊緊注視黑暗洞天和其中的宮殿,一身氣息再次轉盛,隨時準備迎戰。

    太極圖下的道君,這時開口說道:“魔尊,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低沉而又威嚴的男子聲音,開口說道:“道友既然開口,那么,好。”

    天少君欲要開口,卻聽“魔尊”轉而向她說道:“莫說不給你機會,我紅塵下次‘星耀’之日,便是你我一戰之時,好好準備吧,屆時,你再避不過了。”

    天少君微微沉默。

    她不確定紅塵界下次“星耀”何時到來,一般來說,同一輪內,兩次“星耀”之間相隔幾月到幾年不等。

    今日看來,她確實還需要一點時間……

    “下次紅塵‘星耀’,見個真章。”紫光下的女子說道:“我一定要得到答案。”

    言罷,她并不在原地停留,當即消失。

    太極圖下的道君,靜靜說道:“魔尊雅量,貧道佩服。”

    “道友今日管的寬了。”陳洛陽淡然道。

    他心中卻在苦笑。

    讓你定時間,不如我搶先來定,好歹占據一點主動。

    再像當初神州浩土里那嗶了汪的刀皇一樣來個七天或者短時間的戰約,那就蛋疼了。

    如果可以,陳洛陽真想說咱們下一輪“星耀”,百年后再見。

    只是那樣一來,就等于自己泄了氣示弱。

    要拿捏魔尊的范兒,隨口一個時間也不合適。

    幸好今天剛剛這一輪第八次“星耀”,距離第九次“星耀”最少要幾月,多了可以有幾年,總比什么三天、七天、十天、一月的時間要好太多。

    就是不知道這“星耀”時間,能否人工延長?

    自己要盡快想辦法,看能否調動這具魔尊的身軀,又或者更多掌握那尊寶塔。

    陳洛陽心下嘆息。

    “正值繁亂之時,一動不如一靜。”太極圖下的道君說道:“我清微界中尚有事纏身,今日不多留了,魔尊保重。”

    “不送。”陳洛陽言道。

    太極圖也在虛空里消失。

    陳洛陽目送對方離開,心中并沒有松懈,也沒有立馬嘗試將那尊寶塔重新收起,而是通過黑暗洞天仔細感知內外環境,防止有其他人在一旁窺探,又或者天少君和道君去而復返。

    …………

    天少君這里,陳洛陽著實想多了。

    那道紫光,離開紅塵后,一路頭也不回,穿越茫茫虛空,返回另一方天地,與這方天地直接合為一體。

    一方,有十個太陽交替起落的世界。

    一株扶桑神樹參天而起,立于東方海濱湯谷。

    扶桑樹上,紫光籠罩下的女子身影重現。

    “抱歉。”

    她輕聲道。

    “不怪你,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紫光籠罩下,現出一個男子的身影,與那女子相對:“是我錯估唐天海的傷情。”

    八月飛鷹說

    PS:感謝魔皇“梵華神語”白銀盟第七更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