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318.掌握你小金庫的清單(3更)
    先前“樹屋”里,陳洛陽假借自己的小號“梧桐”之口,給了李故城指點。

    此后,他便一直等待李故城下紅塵來神州浩土找他。

    自己宣揚自己有魔尊的背景,他人很難取信。

    但如果是別人一點一點摸索探尋出來的,則這些人更可能對本身的努力深信不疑。

    更何況,李故城這里還有陳洛陽想要的一些東西。

    “梧桐”那邊賺了元仙草和天谷精玉,現在神州浩土這邊再賺一筆,也相當于是同一根羊毛又正反薅了兩回,最大化的利用其中價值了。

    誰說一分錢不能掰兩半花來著?

    公平交易嘛,我是個講良心的人,自然也會給你撫寧丹丹方,所以朋友啊,神州浩土歡迎你。

    陳洛陽心中一邊這么盤算著,一邊在地底幽暗世界中的石殿內,見到李故城。

    “陳教主請了,久仰大名,一直心向往之,今天總算得緣一見,尊駕風采果然更勝聞名。”小李王爺笑瞇瞇說道:“唔,我這么稱呼你,應該沒問題吧?”

    陳洛陽饒有興趣的打量面前的李故城。

    西秦皇朝,是和南楚皇朝分庭抗禮的紅塵皇朝,統御疆域廣闊,包括佛門圣地小西天,以及道家名門太乙山、赤城山等勢力,都在西秦疆域上。

    西秦皇朝同小西天之間的關系并不和睦。

    按照閑聊時屠山夷隨口提及的情況,這一代西秦大帝野心勃勃,進取心強烈。

    紅塵古神教與西秦皇朝的勢力范圍,也存在接壤的地方。

    不過,雙方關系還算湊活,至少不像古神教同南楚一樣那么緊張。

    這其中的原因,多少跟古神教與小西天關系惡劣有關。

    在紅塵界,南楚皇朝、西秦皇朝雖說不是武道圣地,但同圣地基本也沒差別。

    核心嫡傳受限于血緣因素,皇族選材面可能沒有小西天、天河、古神教、血河這樣的超級圣地那般廣闊。

    但在世俗影響力上更大,提拔各路人才培養投效,南楚、西秦這樣的皇朝,同樣高手眾多。

    除了皇族最核心嫡傳的絕學以外,它們也都同樣收藏有其他各路絕學,用于吸引招募,培養獎勵人才。

    因此不論實力還是勢力,都是紅塵金字塔頂的存在。

    楚皇和西秦大帝,也都位列紅塵正道正大強者之列。

    相對而言,他們被劃入正道陣營,更看重秩序和穩定。

    但真要說的話,還是王道與霸道那回事,不能用純粹的正魔交界來衡量。

    之所以皇朝都跟正道走得近,在陳洛陽看來,有些酷似之前神州浩土的大夏皇朝。

    在紅塵界,相對而言,眼下也是正道勢力同皇朝占據了相對富庶,人口稠密之地。

    而很多魔道勢力,地方包圍中央,自有進取之心。

    于是也就促成皇朝同正道大致站在同一陣線。

    不過相較昔日的神州浩土來說,如今的紅塵,情況更加混亂。

    正魔之間的界限,有些勢力之間,壁壘分明,勢不兩立,有些勢力之間,則顯得模糊。

    西秦皇朝同古神教之間,就是這樣的態勢。

    相較而言,西秦跟同為正道的佛門圣地小西天,關系可能還更緊張一些。

    陳洛陽面前的李故城,此前也跟紅塵界里的古神教中人接觸過。

    他來到神州浩土后,對陳洛陽口稱教主,這個舉動著實耐人尋味。

    “可惜我并沒有聽說過閣下。”陳洛陽淡然答道:“所以,閣下來我神州浩土,所為何來?”

    李故城笑了笑:“陳教主沒聽說過我很正常,即便聽說了,估計也都是‘不成器’,‘敗家子’這樣的惡名。”

    陳洛陽靜靜看著對方。

    相較于南楚那邊的程麒元、程虎元兄弟二人,眼前的李故城確實沒點天潢貴胄的氣質,給人感覺,正如一個游手好閑的公子哥一樣。

    或許是因為他從小天賦缺失,習武不順的緣故。

    但別人不清楚,陳洛陽卻再清楚不過了。

    眼前這貨要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也就不可能下紅塵找來神州浩土。

    “今天來這里,別無他意,聽聞陳教主大名,特來拜會,希望能結個善緣。”李故城微笑道:“陳教主未來前程遠大,眼下也已經聲勢驚人,多一個您這樣的朋友,是我的榮幸。”

    一邊說著,他手中多出一個吞云袋,手輕輕一抬,吞云袋便飄到陳洛陽面前:“小小心意,絕無不敬的意思,只是初次登門做客,自然要備點禮物才是,唐突莫怪。”

    陳洛陽隨手接了后,放在一旁,并不打開。

    “我未履紅塵,卻有多人對我這神州浩土心懷歹念,除了自家古神教兄弟外,你是少有表達善意的紅塵客人,你是真的心懷善念,還是另有所謀,我并不在意,不過…………”

    陳大教主語氣平和,沒有起伏波動:“我喜歡坦誠的人。”

    李故城面色如常:“陳教主有此想法,是人之常情,不過我方才所說,并無虛言。

    這次來神州浩土,確實是希望能跟陳教主你結個善緣。

    如此,我有事相托的情況下,不是才有可能得到你的幫助嗎?

    當然,我不會讓陳教主你白出力,錢財身外物,我與朋友交往,絕不會讓朋友吃虧。”

    他看了一眼陳洛陽隨手放在一旁的吞云袋:“那只是見面禮,稍后請陳教主你相助,不論成與不成,我都另有謝禮。”

    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石座扶手:“講。”

    “陳教主是痛快人,那我便也開門見山了。”李故城言道:“我受人所托,尋訪昔年至尊留下的遺跡,不知陳教主可有線索?”

    他稍微頓了頓,一臉坦誠的說道:“受誰所托,恕我不能講,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陳教主能為你我今天的對話保密。”

    陳洛陽打量了對方一眼。

    他一時間都有些不好判斷,李故城這坦誠的態勢是否裝出來的?

    嚴格說來,對方當前的做派,合他胃口。

    但這其中牽扯到一個問題,那就是李故城對他陳洛陽的為人了解到什么程度?

    陳洛陽心中轉著念頭,面上表情則沒有任何變化,仍然漫不經心看著李故城:“為什么來問我?”

    李故城笑了笑:“陳教主您天縱之才,我是信的,不過我也信名師出高徒。”

    陳洛陽淡然道:“我的武道啟蒙者,正是先父。”

    李故城敏銳的捕捉到陳洛陽措辭里的玄機。

    啟蒙的蒙師是他老爹。

    然后真正的座師呢?

    陳洛陽看了李故城一眼,平靜說道:“你的問題,在我這里找不到答案,有關紅塵界那位至尊的名號,我也是最近才從你們紅塵中人的話里得知。”

    李故城仔細琢磨,心中若有所思。

    這個陳洛陽的回答,好曖昧啊……

    如果跟至尊無關,直接明說便是了。

    現在這回答的意思聽起來,倒像是在說,他確實跟一位大能強者接觸過,只是他不確定那是不是至尊。

    這話,是真還是假呢?

    他究竟知不知道那是至尊?

    他究竟有沒有跟這樣一位大能強者接觸過?

    不過無所謂了,這個線索已經足夠,是真是假,幾分真幾分假,就交由尊先生那般神通廣大的人去判斷好了。

    我把這個線索帶回去,應該足以讓尊先生滿意。

    李故城心中一邊思索,一邊朝陳洛陽抱拳一禮:“多謝陳教主指教。”

    陳洛陽不置可否的一笑。

    “陳教主若有所需,但請吩咐,我會盡我所能,幫你完成,以作答謝。”李故城說道。

    陳洛陽手指輕輕敲擊石座扶手,淡然道:“你未免太小覷我。”

    “豈敢。”李故城微笑說道:“僅僅只是因為,除了坦誠以外,我還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是個樂于交朋友的人。”

    稍微頓了一下后,他又補充道:“不過正如陳教主你所知,我在紅塵,只是無名之輩,關于西秦國策,我說不上話,只能算薄有幾分積蓄,在這方面予以答謝。”

    陳洛陽上下打量他一眼:“有意思…………那這樣好了,天心砂,劫雷草,瑤光瑪瑙,這三樣東西里,你隨便選一樣。”

    李故城聞言,微微點頭,但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思索起來。

    陳洛陽看著他的模樣,心中不以為然。

    小子你別裝。

    天心砂和劫雷草,我很確定你都有。

    李故城這是心里其實也在嘀咕。

    陳洛陽開口就報出天心砂和劫雷草的名字,把他嚇了一跳,還以為對方掌握了他小金庫的清單,知道他都有什么寶物呢。

    直到聽見瑤光瑪瑙這個他也沒有的東西,小李王爺才松一口氣。

    他盤算一下后,說道:“天心砂,我能搞到,只是不知陳教主要多少?”

    陳洛陽言道:“一方。”

    他不確定李故城到底有多少天心砂,這個開價有些獅子大張嘴。

    結果李故城沒有任何遲疑,點了點頭:“好,不過請容我幾天籌備。”

    陳洛陽言道:“自無不可。”

    兩人對視,面上都露出淡淡笑意,彼此對今天的收獲同時感到滿意。

    八月飛鷹說

    PS:第三更,感謝魔皇“秦秦初見”盟的加更2/2,感謝每一位打賞本書,訂閱本書,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謝謝大家!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