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289.貌似是土豪(3更)
    不僅能有很多小號,同時還要一肩挑起兩個群的群主重任嗎?

    陳洛陽心中瘋狂吐槽。

    不過吐槽的同時,完全沒耽誤他下一步動作。

    近乎下意識的,陳洛陽嘗試像在那“左眼”里的時候一樣,看能否在這株神樹上,也為一個自己開一個小號。

    他分出部分心神,于是那株神樹上,又一個仿佛果實模樣的光團里,漸漸浮現一個人影。

    陳洛陽眼前像是同時浮現兩個場景畫面。

    一個視角屬于神樹,同時審視兩枚“果實”和其他眾多光團。

    另一個視角則屬于神樹上一枚“果實”,望著神樹和其他眾多像自己一樣的光團。

    “我說……這里有人嗎?”

    這時,可以看見第一枚“果實”中,那個身影轉來轉去,左顧右盼。

    當他看見第二枚“果實”里的陳洛陽時,聲音中不由帶上幾分喜悅:“看來不止我一個啊。”

    陳洛陽也在打量對方。

    跟“左眼”那邊情況酷肖,大家身處“果實”內,為光輝所籠罩,你看不清我模樣,我看不清你模樣,都只能勉強瞅個大概輪廓。

    第一枚“果實”中的人,看上去是個中等身材的男子。

    聲音聽起來年輕,不過不好判斷其具體年齡。

    衣著,看上去比較華貴,瞧不真切具體模樣。

    但是陳洛陽隱約覺得,對方衣服上好像繡著龍紋。

    雖然樣式顏色都相距甚遠,但感覺同程麒元、程虎元那兄弟倆相似。

    這家伙,不會也是個皇族吧?

    陳洛陽一邊思索,一邊在第二枚“果實”里,用調侃的語氣說道:“呦,來新人啦?”

    第一枚“果實”中的青年男子問道:“聽你這口氣,對這里很了解?”

    坦白說,不很了解……陳洛陽心中暗道。

    不過這不妨礙他侃侃而談:“很了解談不上,不過,確實不是第一次來。”

    對面的青年男子問道:“那兄臺你方不方便跟我說一下,這里是哪里,主人是誰,帶我們帶來這里干什么?”

    陳洛陽心道問得好。

    就是為了引導你,我才專門開小號。

    大號講解介紹情況,難免有些跌份兒。

    上次在黑鏡那邊沒經驗,第一回的時候難免有些前考量,這次當然要吸取經驗教訓了。

    這么想著的同時,第二個“果實”里的陳洛陽卻沒有立即回答對方的問題。

    “回答你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這里的規矩。”他吊兒郎當的語氣中,帶上幾分敬畏和鄭重:“這里的一切,不管是此地主人和我們之間,還是你我彼此之間,所有東西都不是無償的,包括消息,包括問題的答案。”

    對面的青年應聲道:“所以,這意思是需要我付錢給你?”

    陳洛陽言道:“不一定是錢,可以是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也包括你反過來回答我的問題,或者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消息給我。”

    他一邊說話的同時,一邊也有些疑惑。

    聽這青年的口吻與措辭,似乎又不像程麒元、程虎元那樣的天潢貴胄。

    這家伙,莫非是個戲子穿龍袍扮太子,結果被我給拉到這里來了吧?

    陳洛陽心里嘀咕。

    而對面的青年則很干脆的說道:“那像我剛才問你三個問題,想要得到答案的話,意思就是我也要回答你三個問題?”

    “不錯。”陳洛陽隨口應道。

    他倒不擔心對方重新整理思路,設法把問題精煉濃縮,以求用最小代價換取答案。

    又或者質疑答案價值不對等,對答案不滿意等等。

    現在的談話,主要是為了立規矩。

    只要對方按照他定下的規矩來就行。

    誰知那青年根本不在意,直接說道:“行,就這么辦,你先回答我剛才那三個問題吧。”

    哦豁……

    這小子這么干脆,別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陳洛陽一邊想著,一邊首先說道:“如你所見,這里是一株神樹,又稱創命神樹,你我所在的地方,可以稱之為‘樹屋’。”

    “樹……屋?”對面的青年質疑道:“樹,我確實看見了,不過你確定我們此刻掛在樹上的情況,是在屋里?”

    陳洛陽有心使壞,想觀察對方的反應。

    于是他淡定的說道:“首先,我當你這是第四個問題,然后我回答你,確實是‘樹屋’沒錯,不過要稍后等此地主人招待我們進屋。”

    “嘿,我懂,我懂,我現在要是反問你剛才那就算第四個問題,這反問肯定就變成第五個問題了。”那青年也不惱,反而笑起來:“行,四個問題就四個問題好了,請繼續。”

    陳洛陽卻說道:“兩個兩個來,現在到你了。”

    那青年點頭:“好,問吧。”

    他稍微停頓一下后又說道:“我看不清你的模樣,如果你處境跟我相同,我覺得你也看不清我的樣子。

    這說明此地主人不想我們知道彼此是誰,你如果問我身份相關的問題,我就不答了。

    雖然我其實不是很在意,但并不想被人當羊牯來騙。”

    “不錯嘛。”陳洛陽心中暗笑,口中則問道:“好,我第一個問題是,古神教教主究竟是否真的在閉關?”

    那青年答道:“如果你是為了試探我是不是古神教的人,那你成功了,我可以直接回答你我不是古神教中人,所以你這個問題我沒法給出準確答案,我聽說的消息就是那老魔先前在閉關,可究竟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陳洛陽心中沉吟。

    這青年,對古神教教主的稱謂,很耐人尋味啊……

    “話說,咱們沒辦法確定彼此的答案是真是假啊。”對面的青年說道。

    陳洛陽隨口應道:“待此地主人現身后,我給你的答案,你很快就能驗證真假。

    而你給我的答案,我離開這里后自然也會加以驗證。

    這于我們來說,本身就是個額外幫助自己的途徑,一回生二回熟,互相幫助,明顯利益更大。

    我不知道你是誰,你也不知道我是誰,咱們沒必要互害。

    如果不想回答的問題,直接明說,讓對方換個問題就好,不是嗎?”

    “是。”對面的青年嘿嘿笑道:“好了,你第二個問題,我也答過了,又該我了。”

    陳洛陽裝作愣了一下的樣子:“我這次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你學得倒快。”

    那青年笑道:“快答吧,此地主人是誰,找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第二個“果實”中,陳洛陽很干脆的說道:“此地主人,自稱尊先生,究竟什么來路,我也不清楚。

    他選中我們來這‘樹屋’,是有事情讓我們辦,作為回報,也會給我們一些報酬。

    同時,讓我們有了一個交流的地方,簡而言之,這里的宗旨就是八個字,各取所需,等價交換。”

    那青年點點頭:“雖然你第三個答案有些太含糊了,不過此地主人如果故作神秘的話,我估計你也確實不知道。

    行吧,就這樣好了,你可以問你的后兩個問題了。”

    “你有沒有元仙草的下落?”陳洛陽問道:“還有,你知不知道哪里有大量的天谷精玉?”

    那青年不假思索答道:“我手頭就都有。”

    “…………”

    陳洛陽反而一下子被對方的回答給噎住了。

    如果不是他還沒研究出來如何利用這株神樹收拾被他卷來的人,他一定先揍對方個半死。

    不過,他很快眼睛一亮。

    這廝,貌似是個土豪啊……

    那青年似乎起了調戲之心,笑嘻嘻說道:“你要是想要的話,可以跟我換,不過按照這里的規矩,你也要付出代價才對。”

    陳洛陽心中一笑,面上則似乎有些為難的說道:“你先開個價。”

    “我好像沒什么特別缺的東西。”那青年用一種很欠揍的口吻說道:“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

    陳洛陽哼了一聲:“等你想好了,我自己恐怕也已經找到了。”

    那青年似乎沉浸在新人調戲老鳥的快感中:“那無所謂啊,反正我又沒什么損失。”

    第二枚“果實”中的陳洛陽冷笑一聲:“不好意思啊,剛才忘記說了一件事。

    我們幫尊先生辦事,如果有收獲,尊先生會提供豐厚的報酬。

    但如果長時間沒有收獲,那么在尊先生眼里,就是在浪費其時間與精力,那就需要付出代價。”

    “嘿,可不是我求著他帶我來這里的。”第一枚“果實”里的青年頓時不滿的叫道。

    陳洛陽老神在在的說道:“這話,你稍后可以自己跟尊先生說,沒必要在這里跟我喊。”

    青年頓時沉默下去。

    以他的背景,被人毫無征兆擄到這里來,本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如果長時間過去,父皇都沒發現他失蹤,也沒有來找他的話,那這個所謂尊先生,該是怎樣的神通廣大?

    “再提醒你一下,在你來之前,這里本不止我一人。”陳洛陽在第一枚“果實”里笑著說道:“不過現在,如你所見,就剩我一個了。”

    青年聞言,暗自撇嘴。

    就在這時,他聽見這株神樹發出一個宏大而又平和的聲音:“我的新客人,歡迎你。”

    八月飛鷹說

    PS:第3更,感謝魔皇“blue天空”盟的加更1/2,向大家求一下保底月票,謝謝大家!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