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284.一拳一個?一拳一片!
    太乙山嫡傳的太乙陰陽訣,演化陰陽太極圖,窮盡奧妙。

    被“后土”的力量撕裂。

    南楚皇朝天衛將軍秦鵬剛猛霸道的羅天斬,刀勢仿佛開天辟地。

    被“后土”的力量折斷。

    仙云山嫡傳的云卷天淵掌,化云端如深淵,深沉無盡。

    被“后土”的力量搗破。

    白骨宮嫡傳的骨王真身,剛猛無儔,堅不可摧更勝鋼筋鐵骨。

    被“后土”的力量砸碎。

    陳洛陽這一式神武魔拳,面對一種跟自己同為第十五境的對手,甚至不是一拳一個。

    而是一拳一片!

    眾多紅塵高手合力抵擋,仍然被打得人仰馬翻,遍體鱗傷。

    大家現在終于確信,那小西天俗家弟子李衍凈的判斷才是正確的。

    這根本沒法打!

    陳洛陽到了第十五境,大家更難破開他的神魔不滅身不說,最關鍵的地方在于,在這方地底世界的加持下,其“后土”一式拳法的威力,已經不僅僅是超出武帝常規極限,而是真正堪比武圣!

    這“后土”攻守兼備。

    有這一招在,陳洛陽不僅僅是攻擊,連神魔不滅身的防御都可以省了。

    他到了第十五境的修為境界,本就只有李衍凈、楊玄、程麒元三人才有底氣正面爭鋒。

    同時也只是有底氣爭鋒,并沒有把握能占據優勢。

    其他人就更不是陳洛陽對手。

    偏偏大家的實力發揮還被這方地底世界壓制干擾。

    一方實力大增,一方實力減損,這還怎么打?

    眾人心中徹底斷了念想,再不敢跟陳洛陽正面對抗。

    大家視線一掃,就發現小西天的李衍凈早已經不見了,心中不由感嘆,確實這假和尚的眼力與判斷都高人一等,同時也暗罵對方賊滑。

    一群人想要脫身逃走,卻無奈被困在無邊黑霧中,難辨方向,更不知道返回紅塵的虛空門戶在哪里。

    所有人心中不禁生出絕望感。

    陳洛陽則腳下不停,身體向前。

    他雙手左右開弓。

    左拳“玄冥”,凝結無窮的黑暗冰川,將無形的聲音與光線都一起凍結。

    仙云山長老“流云天歌”蕭信,先前就已經被“后土”一式重傷,此刻則無聲無息間,被“玄冥”凍封。

    而陳洛陽的右拳,則施展“祝融”,狂暴的力量重重砸在白骨骷髏模樣的“魔骨”符倫身上。

    先前已經被“后土”砸碎的白骨,這時被無窮烈焰煅燒,狂猛的爆炸,從斷裂的白骨內部不停連環炸裂。

    符倫的慘叫聲,都被爆炸聲所掩蓋。

    無窮無盡的火海吞沒白骨骷髏,然后烈火中,白骨化作骨灰,最終全都灰飛煙滅。

    陳洛陽足下腳步不疾不徐,猶如閑庭信步,隨手殺死一正一魔兩大高手。

    另一邊的楊玄排解侵入他體內的“祝融”火勁,然后鐵青著臉色,再度掀起如迢迢星河一般的劍光。

    作為場中少有還敢主動攻向陳洛陽的人,其劍勢仍然凌厲,絲毫不因先前挫折而放棄。

    南楚三皇子程麒元同樣面色難看。

    不過,在楊玄攻擊陳洛陽的時候,程麒元并沒有坐視。

    眼下短時間內找不到返回紅塵的虛空門戶,狼狽逃走也不可能在這方世界里跑得過陳洛陽,所以程麒元雖然很看重自保,但這一刻也沒有退縮,鼓起余勇,同楊玄一起夾擊眼前這個可怕的對手。

    一張大弓,出現在程麒元手中。

    金色的光明煌高度凝練,力量不斷其中,最終化為像是比太陽還要更加刺眼的箭芒。

    隨著程麒元松手,浩蕩金光,呈筆直的一條線,分開重重黑霧,瞬間就到陳洛陽面前!

    陳洛陽面不改色,兩只手一起抬起,一左一右,同時施展“后土”。

    他身體周圍的時空,仿佛都被凝固,沉重到無以復加。

    不論是金光熊熊燃燒的箭矢,還是星光浩浩蕩蕩的銀河,一時間都在半空停滯。

    畫面仿佛靜止一般。

    陳洛陽身體左右,仿佛有兩只無形的巨手,分別抓住金光與劍光,讓它們動彈不得。

    然后,陳洛陽分在兩邊的雙手,一起向中間合攏,連帶著將手里的東西一起拖拽向中間。

    程麒元一箭放出,但一身精氣神和意念都還與箭矢相通,這時身形不由自主,難以控制的被莫大力量拖動,跌跌撞撞向陳洛陽靠近。

    另外一邊身與劍合的楊玄,就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被陳洛陽拖動。

    兩只無形的巨手,在陳洛陽面前合攏。

    同時也帶動著那光明煌所化的利箭,和星河般璀璨的劍光,轟然撞在一起!

    劇烈的力量碰撞,這一刻才爆發出來。

    無數劍光與火光向四周飄散炸裂。

    剩下的秦鵬、守拙道人、空戮魔僧等人,全都看得頭皮發麻。

    方才,程麒元和楊玄的攻擊,被陳洛陽牽引著撞在一起。

    但那可不是什么換日大法一類借力卸力的絕學。

    而是陳洛陽的“后土”,在力量上完全勝過程麒元、楊玄二人。

    剛剛的場面看著輕巧,但其實就相當于陳洛陽左右兩手一邊一個,抓住程麒元、楊玄二人的脖子,然后將他們二人的腦袋用力對碰在一起。

    劇烈的撞擊下,兩位圣地嫡傳出身的第十五境武帝,都撞得頭破血流,眼冒金星。

    陳洛陽則若無其事,看著程麒元更程虎元略微酷肖的面龐,閑話家常般問道:“有個叫程虎元的人,跟你怎么稱呼?”

    程麒元嘴角溢血,身體周圍的光明煌已經黯滅了不少。

    多虧身上明光袍和眾多寶物一起護持,否則剛才傷得更重。

    饒是如此,也感覺全身氣血灰敗。

    他自有尊嚴驕傲在,冷冷盯著陳洛陽一言不發。

    陳洛陽對這樣的舉動,似乎也并不生氣,只是他手下同樣不停,便又是一拳擊出。

    一式“后土”橫掃下,程麒元、楊玄再次遭到重創。

    尤其楊玄,他劍道攻擊比程麒元更犀利,卻不像程麒元一樣有多重寶物護身,眼下傷得更重,幾乎奄奄一息。

    陳洛陽手再一招,“后土”沉重至極的力量,將遠方意圖逃走的空戮魔僧吸住。

    空戮魔僧奮力遁走,結果卻發現自己移動速度越來越慢,甚至反而有向后倒退的意思。

    他駭然轉身,便有恐怖的拳意普天而來。

    仿佛神山倒塌一樣的力量,壓得他動彈不得。

    老魔頭死死咬緊牙關堅持,也被激發了兇狠性子,看著陳洛陽冷笑。

    “小子,算你狠,今天貧僧是徹底栽了。

    不過你無需得意,你的手段,我等破解不了,卻不意味著無人能破。

    我苦海之主,不受至尊設下的紅塵藩籬所限!”

    “哦。”陳洛陽隨口應了一聲。

    他手掌緩慢但沒有絲毫停頓,力量不斷加強,壓得空戮魔僧全身將要粉碎。

    空戮魔僧厲聲笑道:“不僅僅是貧僧,這里的人,天河、血河、南楚還有那群賊和尚,有一個算一個,今天死在這里,很快便都會有人來找你!

    你以為這方異域空間就能保住你?在真正的強者眼里都是灰塵罷了!”

    陳洛陽笑笑:“攢雞毛湊撣(膽)子群毆之后,還要叫家長嗎?”

    他口中說話的同時,另外一只手,則再次向楊玄打去。

    楊玄性子執拗,寧死不退,爆發出最后的力量,跟陳洛陽以攻對攻。

    結果便仿佛奔馳的駿馬,一頭撞死在山巒腳下。

    浩蕩劍光,支離破碎。

    無數星辰,就此黯淡。

    楊玄的身體,同他的劍意一道,被陳洛陽一式“后土”打得粉碎!

    天河一脈在武帝境界,最杰出的傳人之一,就此殞命,埋骨于這紅塵和神州之間的幽暗地底世界中。

    空戮魔僧目瞪口呆。

    這小子,傻大膽嗎?

    陳洛陽卻已不再看這老魔,手頭力量,將對方徹底碾碎。

    正在這時,黑暗的虛空里,突然有佛光出現。

    伴隨佛光一起,還有扭曲的虛空裂縫,縫隙中隱隱有血紅光芒閃動。

    不過,縫隙上有道道黑氣繚繞擋路。

    李衍凈同善苦大師的身形正站在虛空門戶旁邊。

    雖然已經無力再跟陳洛陽爭奪這地底世界的控制權,但借助大乘地藏十輪經的佛法修為,李衍凈終于成功找到返回紅塵的道路。

    善苦大師忙著驅散黑氣,打通門路。

    李衍凈則回身,幾道佛光飛出,卷起重傷的守拙道人、秦鵬還有程麒元,朝虛空門戶這邊拉來。

    眼下只能他也只能救得一個是一個了。

    陳洛陽接連打死楊玄和空戮魔僧,這時轉頭向李衍凈等人這邊看來。

    僧衣青年心中一緊。

    他小心翼翼控制卷住程麒元等人的佛光,唯恐這地底世界的黑霧突生變化,截斷佛光。

    但出乎李衍凈預料,佛光安然無恙,陳洛陽似乎眼睜睜看著他救人,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就像是要目送他們返回紅塵界一樣。

    可這個樣子,反而讓李衍凈心底生出無盡寒意。

    就在僧衣青年暗叫不妙的時候,他眼前的陳洛陽忽然消失了。

    然后,他全身汗毛倒豎。

    猛地回身,就見陳洛陽正在后方,堵住虛空門戶,一只手抓住善苦大師的脖頸,將之凌空拎了起來。

    陳洛陽和善的笑笑。

    五指用力,擰斷善苦大師脖頸。

    八月飛鷹說

    PS:向大家道歉,這更來的晚了,不是我睡過頭了,而是這章我推翻重寫了三回,花的時間久了些,實在不好意思。還說六月第一更,新的一天新的開始新的氣象呢,結果折騰到現在才折騰出來,實在不好意思,再次向大家道歉。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