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271.廣邀高手下紅塵
    太乙山長老守拙道人招呼來客:“李師弟這話,讓老道聽得糊涂。”

    來人打扮略顯古怪,穿著一襲僧衣,頭上卻留著發髻。

    他一屁股坐在蒲團上,言道:“紅塵下有一方天地,名為神州浩土,那神州浩土上此前也有道門傳承,名為太乙道宗。”

    守拙道人一邊斟茶待客,一邊說道:“那真是太巧合了。”

    他對面身穿僧衣的青年男子笑道:“道兄可別這么說,我特意跟人打聽了一下,那太乙道宗最頂尖的傳承功夫,叫做太乙陰陽訣,還有門劍術,叫做太乙破闕劍。”

    守拙道人斟茶的動作略微停下,抬頭詫異的看著對方:“有這種事?你從哪里聽來的?”

    僧衣男子答道:“天河。”

    守拙道人放下茶壺,仔細回憶半晌后搖了搖頭:“會否弄錯了?本門應該沒有接觸過你所言的那方天地。”

    他看向面前的客人:“神州浩土,老道最近也有所耳聞,聽說古神教在那里出了個很了不起的后起之秀。”

    僧衣男子點頭:“衍慧師兄,衍空師兄,善德師叔,全都因這魔頭而遇害。”

    守拙道人嘆息一聲:“節哀。”

    僧衣男子言道:“這個姓陳的魔頭,基本已經統一了那方名喚神州浩土的天地。

    不僅我佛門一脈在那里的傳承慘遭屠戮,道家的太乙道宗,也已經遭逢劫數。”

    守拙道人沉吟著問道:“貴寺有何打算?”

    僧衣青年男子答道:“我會下去。”

    守拙道人又感到意外,看向對方:“以你的天賦才情,到了第十五境,應該無法再降臨到紅塵下的天地吧?”

    “機緣之下,找到一個取巧的法子。”僧衣青年說道:“不過,這次局面比較復雜,逆魔、南楚都同樣會下去,天河與血河似乎也要有所動作,所以小弟特來請道兄助拳。”

    守拙道人言道:“掌教師兄正在閉關,老道怕是走不開。”

    姓李的僧衣青年說道:“守缺道長這次閉關,應該也有快十年了吧?”

    守拙道人頷首,坦然道:“九年零十個月了。”

    “小弟此來,帶來一點東西,希望能給守缺道長幫上些小忙。”他說著,奉上一只白玉瓷瓶。

    守拙道人接過瓷瓶后沒有打開,而是放在兩人中間的地方,看著對方問道:“以李師弟你的實力,既然有辦法降臨那方天地,又何必還來找老道助拳?對方實力若是比你更強,且不說老道不是對手,那方天地也該容不下他了吧?”

    僧衣青年言道:“總要小心為上才是,否則一著不慎,不能降服魔頭為衍慧師兄他們報仇不說,或許自己的性命也會搭上。”

    守拙道人有些好笑的看著對方。

    剛才那話眼下之意,不就是在腹誹衍慧、衍空等人當初便是這般托大的想法,以至于丟了性命。

    現在當然要吸取前車之鑒的教訓,盡可能高估對方,以免步了衍慧等人的后塵。

    守拙道人說道:“既然苦海、天河、血河、南楚都有人要下去,那應該不會再有問題吧?”

    僧衣青年答道:“令出無門,散沙一片,很難形成合力。

    不說別人,小弟就很難信得過那些逆魔傳人,要提防他們背后捅刀子。

    天河、血河同樣是宿敵,雙方不先打起來就不錯了。

    之前如果不是這個緣故,要是所有人真的團結一心,衍空師兄他們也不會遇難。”

    守拙道人聞言,便重新沉吟起來。

    “菩提寺的道源師叔,還有本寺的善苦師叔,以及衍慈師兄,都將一起同行。”僧衣青年補充說道。

    守拙道人聞言,徐徐點頭。

    滾滾紅塵,佛門第一圣地自然是小西天,與道門青牛山遙遙相對。

    而小西天之下,則首推菩提寺、凈土禪院和伽藍寺三寺,都是堪比道門三山的名門。

    菩提寺的道源大師,守拙道人也認識,乃菩提寺宿老,一身佛門絕學爐火純青。

    至于小西天的善苦、衍慈二僧,雖然遜色于眼前這個穿僧衣的青年,但也都是佛門武帝中的高手。

    如此陣容,已經堪稱恐怖,遠勝先前衍慧等人一行。

    這還只是小西天一家拉的人。

    南楚、苦海、天河、血河,都可能是相同動作。

    如此大的動靜,為了紅塵下一方天地,真可以說是異數了。

    雖然這幾家彼此之間也有摩擦,但踩平一方神州浩土,仍然富富有余。

    事實上,如果大家真能齊心協力,那基本上足以毀滅紅塵下一方天地了。

    某種程度上,這是鉆了至尊設定規則的空子。

    不過至尊當初的意思也只是限制過強的個體為所欲為。

    似這般群體大戰,本也不怎么理會。

    守拙道人的視線,落在那白玉瓷瓶上,嘆息一聲:“老道代守缺師兄謝過李師弟好意。”

    僧衣青年微笑道:“哪里,哪里,是小弟謝過道兄相助之情才對。”

    他留下白玉瓷瓶,從太乙山告辭出來,抻了個懶腰:“下一家去哪里好呢?”

    撓了撓頭,僧衣青年一路順水而下,不知長途跋涉多遠,最后停留在一座白云繚繞,仿佛仙境的山脈外。

    他禮貌的請外圍守山弟子,幫他向此地主人通傳。

    很快,僧衣青年被請進這座仙云山。

    到了山上,他就發現有另一批客人比他先到。

    僧衣青年見了對方,反而笑起來:“秦將軍,看來我們是為了同一件事而來。”

    一個氣勢驚人的大漢沖他點點頭:“大師,久違了,小西天這次是你出馬?”

    “秦將軍可太客氣了,我一個佛法不精的俗家弟子,當不得大師的稱呼,不過我這次確實會下紅塵。”僧衣青年一邊說著,一般向主位上的老者頷首為禮:“見過蕭老,山主他老人家可好?”

    老者還禮:“李先生客氣了,先生看來跟秦將軍來此是為了同一件事,如果這樣的話,山主已經有令頒下,老朽將和二位一起走一趟。”

    僧衣青年撫掌笑道:“山主深明大義,晚輩佩服。”

    然后又看向秦將軍:“秦將軍出馬,必然能請動仙云山的前輩,早知如此,我就不來叨擾了。”

    這秦將軍,乃是南楚皇朝大將。

    而仙云山,正在南楚國境內。

    相對于先天宮那樣的最頂尖圣地,仙云山面對南楚皇朝,自然不可能那么硬氣。

    不過,先天宮之下,仙云山乃南楚境內最頂尖的幾大勢力之一,屹立多年不倒,反而越來越昌盛,其底蘊自然雄厚。

    眼前這位蕭長老,便是山主之下,仙云山有數的高手。

    但面對僧衣青年,他禮節十足。

    這不僅僅是敬對方背后的小西天,更是敬這僧衣青年本人。

    對方的天資實力當得起他如此如此禮遇。

    “李先生有辦法親自下紅塵?”蕭長老問道。

    僧衣青年點頭:“一點取巧的小手段。”

    他轉頭看向秦將軍:“你們應該也聯系先天宮了吧?”

    “三殿下去了,如果能成功借到一枚乾坤令,三殿下也會親自降臨那方神州浩土。”秦將軍沉聲答道:“不過目前還沒有準信,先天宮主正閉關。”

    僧衣青年說道:“我這邊有幾個人了,你們那邊呢?”

    秦將軍沒有隱瞞:“算上末將和蕭長老,目前有五人,不包括三殿下在內。”

    “按最壞的打算來吧。”僧衣青年說道:“天河、血河,就姑且當他們彼此兌子兌掉了,逆魔那邊,如果不苦或者圓癡他們幾個不下來的話,便不足為慮,真要是搗亂,我請的幫手也可以應對。”

    秦將軍微微點頭。

    “屆時主力,就是小弟我跟你們幾位了。”僧衣青年一點都沒有志得意滿,一人當千的氣概:“還是有些單薄的,希望三殿下那里有好消息,那樣的話,勉強夠用吧。”

    蕭長老聽了后,徐徐說道:“李先生,您和三殿下如果同時降下紅塵,老朽實在想不出又哪方下界天地能同時容納你們。

    聽聞那陳洛陽大約是古神教第十四境嫡傳的實力,或者更強一些,但無論如何,也不是李先生你或者三殿下的對手。

    假如,他真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突破至第十五境,那方天地就該排斥他了,他也沒法留在神州浩土躲著了。”

    僧衣青年先點點頭,然后笑呵呵說道:“小心沒大錯,小心沒大錯,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小弟我能有取巧的法子下紅塵,三殿下也有可能從先天宮借到乾坤令。

    焉知那陳洛陽就不會有什么特殊手段?

    我現在是假設他跟我完全同檔次的對手,甚至比我還強。

    這樣子的話,我們眼下的人手就仍然有些不足,我是希望能盡量再多找些幫手的。”

    秦將軍贊同的點點頭:“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按景王殿下所言,那神州浩土的敵人殊不簡單,人手還是要盡量充足才好。

    古神教內部現在似乎起了亂象,如果是真的,那他們應該沒有心思支援那神州浩土,不過還是要小心對方是故意演戲給我們看。”

    八月飛鷹說

    PS:梳理劇情的緣故,這章更新的晚了,向大家道歉。另外感謝“峰回路轉灬”盟的盟主打賞,也感謝其他每一位打賞本書,訂閱本書,投月票給本書的朋友們,謝謝大家!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