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263.一代一帝王,千古一圣人(5更求訂閱求月票!)
    那青年男子神情沉穩:“放心,我明白。”

    “那個神州浩土的年輕人,沒受過挫折,眼下又正是志得意滿的時候,相信你很容易就可以激怒他。”老者徐徐說道:“但也需要注意分寸,不要落下把柄。”

    青年男子言道:“這個自然。”

    老者看了他一眼:“此行,風險還是有的,那陳洛陽大怒之下,極可能遷怒于你。”

    青年默默點頭,深吸一口氣:“如果是那樣的話,最好不過,首座便可以動手收拾他,等教主出關,也能有個交待。

    我這條命是首座和長老您給的,為了首座的大業,隨時都可以再獻出來。”

    老者說道:“莫要輕易言死。”

    說著,他取了一塊玉璧,交到那青年手中:“能帶下紅塵的份量很有限,這也只能救你一時。

    莫要因此而輕慢大意,時刻小心為上,你回來后,老朽為你請功。”

    青年接過玉璧,然后說道:“謝長老提點。”

    他告辭后離開。

    在大殿外,已經有幾個人等候在那里。

    其中一個白發老者,正是自神州而來的謝沖。

    謝沖看見這青年后問道:“司徒先生,我們可以動身了?”

    總教青龍殿,青龍第六宿司徒功宏微笑點頭:“久等了,我們這就出發吧。”

    一行人離開紅塵古神教總壇。

    那處通往神州浩土的虛空門戶,遠在古神教掌控疆域的邊荒地區,他們趕過去,路上也要花費一些時間。

    在他們離開的同時,總教白虎殿內,也有人現身。

    “是司徒功宏。”有人說道:“青龍那邊按捺不住了,是想要招攬,還是打算硬來?”

    “招攬不成,便硬來唄。”另外一人淡淡說道:“不過,那陳洛陽不是個安分守己的人,招攬多半是不成的。”

    “哦?那這是要多做一手準備了?”先前那人問道。

    第二人言道:“直接硬來肯定不行,別說教主出關后無法交待,現在就會有人阻攔。

    但如果能挑得那陳洛陽先動手,事情自然就好辦了。”

    第一人笑道:“司徒功宏對青龍還真是忠心啊,他這次下去是把腦袋栓褲腰帶上替青龍賣命去了,要確保完成使命的話,多半就回不來了。”

    “他似乎有什么把柄在青龍手上,想不拼命都不行,如果我們掌握了這把柄,說不定也能讓他為我們所用。”第二人說道:“不過,現在這樣也不錯。”

    第一人低聲輕笑:“是啊…………”

    想要對付那陳洛陽的,可并不僅僅是青龍殿首座。

    他們白虎殿那位當家的,也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了呢。

    但既然有人先送上門去,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司徒功宏帶領幾名總教弟子,隨謝沖一起重返神州浩土,然后前往求見陳洛陽。

    陳洛陽并不在南荒古神峰,而是在中土洛陽城。

    謝沖預備帶著司徒功宏一路長途跋涉,北上中土。

    有總教弟子,已經流露出不滿之意。

    司徒功宏同樣暗自皺眉,這樣一來,他可不易逃回南荒,返回紅塵界了。

    早知如此,在紅塵界的時候自己就叛教,甩了這差事最好,不用像現在這樣,下來后進退兩難。

    如果端架子停在古神峰不北上,一定要陳洛陽來古神峰見他的話,陳洛陽完全可以不理他。

    這一點無禮,還不足以讓他完成使命。

    無功而返,回紅塵界后到總壇復命,只會是自己吃掛落。

    要不要趁剛回紅塵界的時候逃走?

    司徒功宏心中遲疑不定。

    叛教逃走的代價,非常大,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化為烏有不說,能逃掉的希望也很小。

    非到萬不得已,他實在不想走這一步。

    這次看來不得不冒風險了。

    希望那個姓陳的,能識時務,別有不明智的動作。

    他需要知道,神州浩土跟紅塵界,有多大區別。

    司徒功宏隨同謝沖,一起北上,前往洛陽城。

    陳洛陽聽說紅塵總教那邊,再次有專人來到神州浩土,心中不由也有些費思量。

    因為參考黑壺提供屠山夷的信息,總壇那邊有關神州浩土這邊的爭論,似乎漸漸有了結果。

    只是相關結果,仍然有爭議,現在還不算徹底塵埃落定。

    謝沖傳回來的信息,也只是說,這次的來使,是要傳遞溝通紅塵總教那邊對神州浩土的一些看法和安排。

    但具體情況,謝沖并不了解。

    從這一點來看,不像是什么好信號。

    至于來的人,謝沖倒是第一時間做了稟報。

    總教青龍殿,青龍第六宿,名叫司徒功宏,年歲三十上下,但修為境界達到了第十三境,真形的層次。

    這讓神州古神教這邊聽說后,都暗自皺眉。

    三十歲上下的武帝,聽起來好似沒有陳洛陽、燕明空、宇文峰、蘇夜那么夸張,但其實已經充分說明其天資與實力。

    但相對而言,不算難以接受。

    真正讓人在意的是司徒功宏在總教擔任的職司。

    如果一個青龍六,都有第十三境的修為境界,那么青龍一,青龍二呢?

    青龍殿首座呢?

    陳洛陽首先見到了謝沖。

    按照謝沖之前反應的情況,他到了紅塵界后,總教那邊招待倒是很客氣,但對于各方面的信息卻似乎予以封鎖,也控制他與當地人的接觸。

    負責招呼的仆人,口風都很嚴,一問三不知。

    以至于謝沖直到現在都對紅塵界和古神教總教了解非常有限。

    “老朽慚愧,特向教主請罪。”謝沖向陳洛陽行了一禮。

    陳洛陽隨意的說道:“無妨,早有預料,撿確定的消息說說吧。”

    “是,教主。”謝沖答道。

    “前兩次來的人,湯浩為教內老人,目前并沒有擔任具體職司,不過,目前的玄武殿首座,該是他嫡親侄兒。

    屠山夷,則是神魔宮的人,直接聽命于總教的教主,也沒有在內四殿擔當職務。

    這次下來的這個司徒功宏,確實是總教青龍殿的青龍第六宿,乃現任青龍殿首座的親信。”

    謝沖說到這里稍微頓了頓后繼續說道:“目前,總教內四殿的四殿首座,似乎都在競爭下一任教主之位。”

    老者嘆息一聲,斟酌了一下措辭后繼續說道:“稟教主,在紅塵界,老朽得知,在第十五境,入化境界……不,是在武帝境界之上,還有更高的層次存在……”

    陳洛陽神色如常,靜靜看著他。

    “武圣。”謝沖肅容答道:“超凡入圣,超越凡俗帝王之上的武圣人,紅塵有俗諺,一代一帝王,千古一圣人。”

    陳洛陽語氣平緩的重復一遍:“武圣?”

    謝沖點頭:“老朽還不清楚第十六境具體是什么名堂,但第十五境之上的人,在紅塵界,被稱為武圣。”

    武道第十二境,為武王巔峰。

    超越第十二境之上,即為武帝層次。

    第十三、十四、十五境皆如此。

    陳洛陽、宇文峰、陶忘機三人昔日在神州浩土并稱三皇,是尊號,而非單獨開辟出來一個境界。

    神州浩土此前最高只出現過第十五境的人,是以謝沖等出身于此的人,都不曾聽說過第十五境之上的存在。

    直到去往紅塵,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當然,這也跟魔尊為紅塵界下諸天地設下的藩籬規則有關。

    第十五境之上的存在,難以降臨紅塵下的天地。

    陳洛陽對此倒是早有預見。

    先前跟那血河劍客交談時,心中便大概有數。

    此刻他面上表情波瀾不驚:“這個司徒功宏下來,具體所謂何事?”

    謝沖答道:“似乎是總教那邊,對咱們這里有了安排,但老朽不知具體詳情,只知司徒功宏是來做交流溝通的。

    但事情透著幾分古怪,在總教那邊論職司,青龍殿也是主要負責對外征伐。”

    陳洛陽聞言,淡淡一笑:“那就見見好了。”

    “是,教主。”謝沖靜靜立在一旁,自有其他教眾去傳令,帶人來見教主。

    司徒功宏進入大殿后,就略微一個激靈。

    他抬頭,正對上陳洛陽那雙閃動暗金光輝的眸子。

    神魔血……

    他心境略有起伏。

    紅塵下一方天地里的人,竟然能修成神魔血,實在匪夷所思。

    也叫他又妒又羨。

    司徒功宏收拾心情,神色平和,向陳洛陽一禮:“司徒功宏,見過陳先生。”

    陳洛陽語氣隨意的問道:“紅塵那邊,其他地方沒人了嗎,要你一個青龍殿的來當信使?”

    “陳先生誤會了,論理,確實該是玄武殿的人來神州浩土才對。”司徒功宏答道:“之所以是我下來,是因為一點特殊原因,不過絕無不敬之意。”

    陳洛陽言道:“特殊原因?那就講吧。”

    “小西天、南楚皇朝、苦海一脈現下都在蠢蠢欲動,準備再下神州這邊,總教神魔聯會,希望跟尊駕商討接下來相關的應對事宜。”司徒功宏答道。

    陳洛陽不為所動:“所以呢?”

    司徒功宏言道:“紅塵、神州,同屬古神一脈,總教當護持各支脈周全,不過尊駕殺傷苦海、小西天、南楚三方重要人物不少,太容易遭到針對,希望尊駕能往紅塵一行,暫避風頭,神州這里無需牽掛,總教當一力護之。”

    八月飛鷹說

    PS:今日第五更,感謝魔皇“丶女皇”盟的加更2/4,也感謝其他每一位朋友,如今晝伏夜出的某只八月貓頭鷹向大家問好…………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