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149.刀皇(9更求訂閱求月票!)
    異族族主,刀皇宇文峰,閉關多日后,再次現身神州浩土,出現在魔教疆域。

    消息立馬牽動在場一眾魔教中人的心神。

    除了還有些茫然的蘇夜之外,便是一向目中無人的王飛,神色都略微帶上幾分凝重。

    高居座上的陳洛陽,表情波瀾不驚。

    但他心底里卻已經罵出聲。

    這幫混蛋,就不能讓他消停會兒嗎?

    他現在其實非常想說,放著吧,別管那貨,只要不來惹咱們,就別去理會。

    問題是這種示弱的話,哪里能說出口?

    就像陳大教主眼下如果出魔域,踏足大夏皇朝地面,行蹤隱秘,消息沒傳開也就算了,消息一旦傳開,對方必然會有所反應,如臨大敵。

    因為魔教教主這樣的動作,等同于挑釁。

    劍皇陶忘機不在。

    他如果在,身體無恙,那更會第一時間來會會魔皇。

    不一定非要交手,但至少要盯著對方。

    當初蜀州之戰,劍閣被迫拿陶忘機的磨劍石強充門面,冒充其本人,原因就在于此。

    眼下刀皇宇文峰踏足魔域,是相同的道理。

    這讓陳大教主心情很糟糕。

    他甚至生出拍拍屁股,索性不管,自己也離開古神峰的想法。

    直接越洋渡海,到塞外去轉轉。

    你來我家逛逛,我也去你家逛逛。

    大不了咱們換家!

    冷靜一下后,陳洛陽很快又把這個無厘頭的想法否定。

    總壇千不好萬不好,眼下對自己卻有一個好處。

    祝融焚天陣再薄弱也是個緩沖,可以幫助自己吸納繼續巖漿地火的力量。

    如果直接到火山口里單獨一人干這活兒,風險成倍上升,效率成倍下降。

    古神峰這么大的火山也難再找第二個。

    這件事上,倒確實是有組織基礎,比自己單干有效率…………

    雖然時時刻刻都惦記著想搬家,但眼下為了確保這一式“祝融”,還是要在這里提心吊膽再茍上些日子。

    陳洛陽心下無奈。

    可在面上,他神色如常,反而饒有興致的問道:“什么時候的事?”

    陳初華答道:“今天早上,有凡人在閩州邵東郡齊元府境內一片海灘上,看見酷似刀皇的人。”

    武道強者,并不一定時時刻刻都顯得超凡不俗,普通人難以目視。

    他們也可能有很休閑很隨性的時候。

    凡人路遇,刀皇宇文峰或許不會在意。

    但如果是有人故意去尋找探查,怕是沒幾個人能避過他的耳目,立即就會被發現,到時候禍福就很難預料了。

    是以明知道海灘在哪里,魔教想要確認消息真假,也著實需要費一番手腳。

    這還可能牽扯到對方已經離開那里,后續又去向何方的問題。

    因此陳洛陽也不難為手下人,只是問道:“獨自一人?”

    “只看見他一人。”陳初華答道。

    目擊刀皇的凡人,可能是湊巧運氣好。

    但如果刀皇身側隱藏有異族高手,目擊者自然無法發現。

    陳洛陽暗地里吸一口氣。

    心中不知罵了多少萬句。

    然后面上則用很隨意的口吻說道:“如果找到人了,邀他來古神峰。”

    殿內一眾魔教高手,感受到自家教主的信心與安然,全都精神為之一振。

    陳初華頷首:“謹遵教主諭令。”

    陳洛陽微微點頭,然后說道:“都有自己的差事,各自忙去吧。”

    他視線掃過陳初華、蕭云天、蘇偉、張天恒四人:“各殿首座和云天留一下。”

    剩下的人并未感到意外。

    這幾人,都各有一攤情報網絡。

    哪怕是蘇偉的玄武殿,因為跟各個州的分舵常有來往,所以也形成自己的消息線路。

    真要算的話,反而是新任白虎殿首座的張天恒,還沒來得及熟悉自己那攤活兒,從上手到如臂使指,都需要些時間。

    不過,這對他來說不是難事。

    坐鎮滇州的時候,他掌控下滇州的情報信息網絡就很發達,有專門負責這方面的奇人異士。

    以他的手腕,有教主撐腰,很快就能掌握白虎殿。

    此刻,教主要把他留下,其他人也不好多說什么。

    大長老謝沖,同元老派眾人,向陳洛陽行禮后告退。

    王飛對自己不能參與類似事情,似乎有些不爽。

    不過他的不爽不可能針對陳洛陽,而是有些不滿的盯了蕭云天一眼。

    但王飛也不好多說什么,只能小聲嘀咕著,等傷勢養好后爭取讓師兄多給自己派些差事。

    其余人都離開后,大殿中一時間只剩下陳洛陽五人。

    不等他開口,蕭云天突然也面露異色。

    陳洛陽已經了解他的情況,不待他請示,便淡然道:“準。”

    蕭云天行了一禮后,很快有一只赤紅色的靈鳥飛進來。

    收到情報后,蕭云天的聲音有些發沉:“就在不久前,有人發現,疑似刀皇的人,在閩州和粵州交界地區出現。”

    他稍微頓了一下后繼續說道:“很可能是繼續南下,進入粵州。”

    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生出一個念頭。

    對方,正是沖著魔教總壇古神峰而來。

    陳洛陽很懷疑,刀皇是聽說南云山之戰的戰果后,決定動身南下,要來會一會他這位魔皇。

    當然,會一會,不一定就是要動手。

    也可能有別的打算。

    比方說現在大夏皇朝的情況恰好,不怎么樣。

    或許夏帝李元龍專門留有后手,防備北邊的異族,也防備自己南伐失利。

    但被魔教同異族一北一南夾在中央的神州中土大夏皇朝,在地緣上是天然的劣勢。

    遠交近攻之下,魔教同異族更容易有共同語言。

    只是魔教同異族之間的關系也不怎么和睦。

    魔教供奉的古神祇里,可也有神農跟軒轅呢……

    只不過因為此前天魔血的緣故,蚩尤成為盤古、伏羲、女媧之下魔教最尊崇的上古神魔。

    但異族第一絕學炎黃十劫的名字,還是太拉仇恨了。

    昔年教主同異族左賢王修哲之間結下梁子,固然是私人恩怨,其實也是歷史上雙方關系不睦的延續。

    修哲雖然轉修黑死天書了,單對異族第一絕學的名譽,也仍然是維護的。

    在魔皇滅了大金剛寺山門,魔教占據雪域高原后,雙方也正式有了地緣上的接壤。

    雪域高原以北,同異族占據的西域大漠,常年發生摩擦。

    只不過這兩個地方都不夠富庶,相對荒涼,所以都是局部沖突。

    一般只停留在雪域高原分舵的刑天護法洪巖帶著麾下教眾,跟異族八部之一的天侖山南部之間干架,而沒有上升到整個魔教和異族開戰。

    相對而言,絕大多數時候,大家的視線還是更多盯著人口稠密,資源豐盛,環境富庶的中土神州。

    雙方都有入主中原之心,遲早要有一戰。

    差別者,便在于一個先后。

    陳洛陽現在還不好判斷刀皇宇文峰其人究竟如何。

    只從收集的事跡傳說來分析,較容易誤判,還是要慎重為妙。

    “他會去南云山脈嗎?”張天恒問道。

    “以其過往行徑觀之,恐怕不會。”陳初華言道:“那會讓他覺得占人便宜,就目前掌握的情況,他與人交手,事先不先打探對方虛實,只是不肯定他是否有秘密的消息渠道。”

    陳洛陽,險些嘴角抽搐。

    他心中升起極為不詳的預感。

    聽這架勢,好莽啊……

    感覺這不是個會避實擊虛,先收拾大夏皇朝的人。

    反而喜歡挑戰難度,硬碰硬。

    但陳洛陽并沒有覺得對方這樣就好糊弄。

    如果不是裝出來的,那刀皇奉行如此人生信條,還能一路走到現在,只有兩個可能了。

    要么運氣爆棚,洪福齊天。

    要么,手底下夠硬!

    現在的問題,這哥們來的有些快。

    自己眼下三招已盡,暫時不好動用孤注一擲大法,只有一式“祝融”防身。

    陳洛陽心中思量,面上只淡然點頭:“比他弟弟修哲強。”

    他神情并不在意,徑自聊起另一個話題:“留下你們四人,除了平時的消息收集外,還有一事。”

    說到這里,陳洛陽略微頓一下,敲響自己的玉佩兩聲。

    老壽很快出現在五人面前。

    不過,老壽見面后,先向陳洛陽告罪一聲。

    “稟教主,有消息傳回,刀皇在粵州現身,觀其動向,可能西行,正向總壇這邊過來。”

    陳洛陽聽后,面不改色:“無妨。”

    該來的,躲不了。

    接下來恐怕打探不到刀皇的下落了。

    消息傳回,說不定還沒對方本人來的快。

    陳洛陽神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你們吩咐安排下去,讓手下人在正常任務外,找一個人。”他淡淡吩咐道:“陸彥。”

    灰蝠黑鹿丹頂鶴。

    黑鹿,陸彥。

    也就是老祿。

    張天恒皺眉:“當初劍閣項平所言,不是挑撥離間,而是真的嗎……”

    “不錯,他還活著。”陳洛陽不提自己的消息來源,只是吩咐道:“搜他出來。”

    面前幾人一起應諾。

    當初查無形劍項平的人生經歷,帶出幾句老祿的消息。

    如今南征伐魔聯軍被打退,可以考慮點別的問題了。

    雖然能用黑壺直接查,不過手下人能幫自己省點是最好,反正事情不急。

    有迫在眉睫的事。

    就在這一日傍晚,刀皇宇文峰,駕臨魔教總壇外。

    。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