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142.我這次,是左拳(求訂閱!求月票!)
    黑帝修哲情況特殊,黑死天書的修為整體有破綻,火焰陽剛之力是其克星,觸之即潰。閃舞

    與之不同,劍帝王健一生修劍,精益求精,破綻極少,且細小到難以捉摸

    但是,陳洛陽現在這一招“祝融”,卻也遠勝當初大日天王訣的烈陽拳。

    都說高手比拼,勝負只爭一線。

    王健的破綻連一線都算不上。

    同為第十三境武帝的對手,也難以把握。

    而陳洛陽憑借壓倒性的力量,眼下把握住這個不是機會的機會。

    些微縫隙,他硬生生強砸出缺口來!

    霸道剽悍的火神之拳,壓得劍帝王健幾乎要窒息。

    王健只能被迫應變,凝聚劍光護體,仿佛深不可見的大海。

    但熊熊烈火落下,海水瞬間被大量蒸發汽化,焚燒一空。

    如同太陽墜下,撞擊地面一般,劍帝王健被陳洛陽這一拳整個砸入地下!

    狂暴的火焰氣浪向四周擴散,崩碎周圍已經殘破不堪的南云山脈。

    以王健的落點為中心,幾條形同怒龍一樣的大裂谷,朝遠方延伸出去。

    他身上劍光散了聚,聚了又散。

    狂暴的火焰之力侵入體內,讓王健五內如焚。

    口中噴出的鮮血,瞬間就在烈火中化作青煙。

    其中蘊含的劍氣,如同洪爐里被打廢的鋼鐵,扭曲變形,然后熔化消失在熊熊烈火中。

    周圍眾人全都膛目結舌,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姍姍來遲,震得修為較低的人險些昏厥。

    但那尊霸道暴烈的祝融相,深深鐫刻在每一個人的腦海中。

    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議,難以理解。

    之前的蚩尤相,好歹有跡可循,但現在這一式“祝融”又作何解釋?

    也是魔教教主自創的絕學嗎?

    他到底還隱藏了多少手段?

    魔教眾人仿佛心中都升起一重明悟。

    總壇古神峰下地火爆發,人力難以平息。35xs

    就算第十四境,出神層次的武帝強者,自家教主昔日巔峰時,想要憑一己之力將之平定也沒有十足把握。

    更別說,在短時間內平定。

    可結果,偏偏就在一天之內,教主單槍匹馬,挽狂瀾于既倒,將躁動的地火平息,解去總壇倒懸之危。

    所有人都感到震撼,同時心生不解。

    此刻見了威武的祝融相,大家面面相覷,似乎找到問題的答案。

    舉世皆知,魔教總壇守山大陣祝融焚天陣強悍。

    但這大陣依托古神峰下熔巖火海的地利優勢建立,只存在于古神峰。

    你不去攻打,便無關緊要。

    可現在看著陳洛陽,所有人都失聲。

    大家感覺自己簡直在看一座會移動的祝融焚天陣……

    正當眾人都神馳目眩之際,反倒是半空中的陳洛陽,雙目里暗金色的光輝一閃。

    他轉頭看向另一邊。

    烏光籠罩下,九尊魔神相,正不斷同夏帝李元龍的九龍拳意對抗,將之鎮壓。

    但夏帝李元龍,居然正一點一點從烏光中脫身。

    雖說神魔令融合九臂天魔費塵的遺蛻精華,這力量會慢慢消耗掉,可絕不會這么快。

    只見李元龍雙目里,眼瞳像是完全消失,如同星空一般深邃蒼茫。

    在他周身龍威祥云中,除了原有的九龍之外,似乎還有另一種力量存在。

    一種無形的力量。

    一條無形的龍。

    第十條龍!

    李元龍的九龍皇拳,超越其先人之上,生出第十種變化,第十重拳意。

    虛空龍拳!

    身處神魔令壓制下,夏帝李元龍終于也拿出幾分壓箱底的本事。

    神魔令顯化九尊魔神相,雖然強悍,但無人操縱,畢竟有失靈動。

    夏帝十龍之力彰顯,漸漸推翻九尊魔神的鎮壓,掙脫出來。

    女帝燕明空遠遠望著夏帝李元龍出手,目光略微閃爍一下。

    她隱約看出對方第十龍的底細。

    縹緲云宮傳承。

    兩年前魔教教主打死當時武帝境界的上一代云宮宮主后,劍閣閣主趕來,雙皇對峙。

    夏帝趁機火中取栗,果斷收復湘州之地。

    縹緲云宮自此離散,大部分接受劍閣庇護,遷往巴州。

    但還有少部分云宮傳人,卻被大夏皇朝吸收。

    一部分云宮真傳,很可能便因此流入夏帝李元龍之手。

    李元龍取云宮飄渺無定和包羅萬象的武道真意,突破自我,創出第十式龍拳。

    燕明空不用細想,都能猜到對方更深遠的打算。

    借第十式龍拳虛無包容的奧妙,更進一步融匯九龍皇拳的精妙,從而達到古今未有之境地,完成夏朝歷代先皇都沒能做到的壯舉。

    不修鼎天神訣,只憑十式龍拳,轟破桎梏瓶頸,登上第十四境,出神的境界。

    不再做夏帝。

    而是如夏朝開國太祖那樣的夏皇。

    如今對方距離成功,也只剩一步之遙。

    夏帝李元龍,神情沉靜,從神魔令鎮壓下脫身,更伸手抓向神魔令!

    魔教眾人見了,都大驚失色。

    有些人不禁在心中暗自埋怨教主要玩翻船了。

    神魔令何等重要,哪怕現在祝融焚天陣無法發揮作用,神魔令遺失,也是一場大禍。

    陳洛陽見狀,神情依舊漫不經心。

    他背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來。

    掌心中,瞬間綻開一抹赤紅。

    陳洛陽的左手,五指也握成拳。

    夏帝李元龍緊盯著陳洛陽的動作。

    他仿佛無垠虛空的雙瞳中,猛然呈現一片湛藍色。

    其身上明黃的龍袍,這一瞬間,也化作湛藍。

    然后,這一抹湛藍,與龍袍脫離,仿佛一層輕紗,從夏帝李元龍身上剝落。

    輕紗阻隔在兩人之間,瞬間化為一片藍光海洋!

    重重冰冷寒氣,從中涌現。

    六龍皇輦上,小蘇遠痛哼一聲,蜷縮在蘇偉懷里。

    蘇偉深吸一口氣,望著遠方的藍光海洋:“冥海祭禮的產物,當年果然是他……”

    魔教眾人都瞇縫起眼睛。

    夏帝這是煉成了一件寶物。

    感覺這寶物,是專門用來對付魔教祝融焚天陣的。

    眼下祝融焚天陣難以維持,對方卻也沒能耐抵達古神峰。

    大家就在這南云山脈一較高下!

    藍光冰海幅員遼闊,不停擴張,逼得一眾觀戰的人都不停躲避。

    這片懸浮于半空中的浩瀚汪洋,受夏帝李元龍控制,眼下力量凝練,收縮于南云山上空。

    若是肆無忌憚的徹底展開,覆蓋面積比之當日黑帝修哲黑死神珠所化的死海黑潮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

    陳洛陽對此視若無睹。

    “雖說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淡漠的話語聲響起:“但一國之君做小偷小摸的事,該失國了。”

    他左手握拳,右手收回。

    熊熊烈火不散,反而更加猛烈,凝聚成燃燒的神祗。

    他左手,以似慢實快,看似慢到極致,實則快到極致的速度打出。

    祝融相無視面前藍光冰海出拳。

    尚未接觸,只是靠近,藍光冰海上便有大量白氣蒸騰。

    夏帝李元龍,挺住伸向神魔令的手。

    女帝燕明空也正虎視眈眈。

    不過李元龍內心反而松了一口氣。

    魔皇太驕傲了。

    仍然是一式“祝融”。

    李元龍其實更忌憚之前那一式“蚩尤”。

    那片藍光冰海,是他特地準備,用來化解魔教祝融焚天陣的殺手锏。

    如果兩極天石沒有成功從內部破壞,那就直接從外部強行攻打。

    縱使祝融焚天陣有地火支持,力量源源不絕,想要徹底破開藍光冰海也需要很長時間。

    魔皇的“祝融”雖霸道,現在卻如陷入泥濘的猛虎!

    李元龍縱身而起。

    黃龍,乾坤龍,紫金龍、雷龍、碧龍、玉龍、云龍、五行龍、耀陽龍,再加上第十龍虛空龍,十龍歸一,齊聲咆哮,一起縱觀云霄。

    十龍飛天,推動藍光冰海,朝祝融相反卷而去。

    與此同一時間,眾人耳邊赫然又響起一聲龍吟!

    第十一條龍的龍吟聲。

    而且更加威嚴浩大。

    更加真實!

    這聲龍吟一響,馱起魔皇車架的六條蛟龍,全都一抖,渾身發軟。

    六龍皇輦,歪歪斜斜,險些從半空墜落。

    所有人盡皆一驚。

    視線朝遠方望去,就見天邊突然涌現另一團火光。

    火光里,浩蕩龍吟不絕于耳,一團火紅祥云瞬間闖入戰場。

    其中懾人心魄的龍威,并非人的武道意念模仿。

    而是源自貨真價實的真龍!

    并非六龍皇輦下的六條蛟龍,而是真正的龍族。

    一條炎龍。

    身長超過兩百米的赤紅炎龍,從龍威祥云中沖出,直撲陳洛陽!

    不僅魔教中人,連中土正道的人都齊齊吃了一驚。

    “這……就是大夏皇朝那條要成年的真龍?”

    夏帝怎么會把它帶來南荒?

    異族族主如果出關趁機南下,夏朝自家后院起火了怎么辦?

    難道還另有準備不成?

    陳洛陽這一瞬間,腹背受敵。

    但他只是意外那條炎龍出現。

    除此以外,心情平靜無波。

    之前右拳,是第十三境修為的“蚩尤”與“祝融”。

    本打算雷霆手段打趴下劍帝,震懾其他人。

    盡量為自己留下余力應急。

    但夏帝李元龍不是省油的燈,深藏不露,能耐手段層出不窮。

    于是陳洛陽剛才就改主意了。

    李元龍啊李元龍。

    我這次動的,是左拳……

    陳洛陽雙瞳暗金光芒狂涌。

    而他左拳凝聚的祝融相,雙瞳之中也突然有光芒閃動一下。

    火焰凝聚的神像,這一刻,忽然有了幾分真神的氣息!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