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137.深不可測之人(求推薦票求收藏!)
    繼魔皇陳洛陽之后,劍帝王健終于也現身。

    南云山一帶,同一時間,云集一皇三帝。

    四人分處四個方向遙遙相對。

    只是他們的存在,就讓周遭天地充滿壓抑的氛圍。

    連一向遲鈍的蘇夜,這時都停手,不再同司懷飛、流云子爭斗,而是拿眼睛打量四方。

    司懷飛同流云子二人,也不追擊,趁機跳出戰圈外。

    如擎天支柱般的劍光消失,現出一個二十四、五歲年紀,面容堅毅,氣度平和的青年,正是劍皇首徒,正劍司懷飛。

    太極圖消失后,則現出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道來,卻是太乙道宗現任掌教流云子。

    “又是兩正兩邪聚首,今日一戰,恐怕更要勝過當初四帝對決,結果將正式決定此次南征伐魔的成敗氣數。”流云子長長吐出一口氣。

    此前,在粵北天虹山,女帝、夏帝、劍帝、陽帝四大武帝展開一場二對二的大戰,場面極為駭人。

    最終以陽帝負傷,劍帝罷手告終。

    如今不見陽帝,卻有聲威更隆的魔皇圣駕降臨。

    魔教看來是打算在自家總壇以外,一戰定乾坤了。

    司懷飛目光沉靜。

    這一場大戰里,他們師兄弟五人命途多舛。

    四師弟解星芒剛剛由劍帝、流云子送回,但斷了右臂不說,眼下仍重傷不醒,兵兇戰危之下也無暇全力救治。

    三師弟聶華、五師弟石鏡落入魔教之手,生死未卜,兇多吉少。

    二師弟項平之前有言嘗試救人,但最終同樣斷了音訊。

    司懷飛眼下還沒從大夏皇朝那邊得到石鏡脫逃,項平、聶華身死的消息,但之前傳來的一個個壞消息已經讓人心頭極度沉重。

    不過這青年雖然內心深藏焦慮,但冷靜如常,不急不躁,沒有暴怒,也沒有氣餒。

    “魔教似為追擊劍帝和貴派而來。”司懷飛輕聲道。

    流云子頷首:“魔皇心高氣傲,王居士挫敗魔皇師弟救下我等,魔皇要找回這個場子,我等不可能置身事外。”

    誠如他所言,太乙道宗稍有異動,打算退卻,本已停手的“鬼龍”蘇夜,視線便重新看了過來。

    六龍皇輦上,更是有一道仿佛凝練成實質的烏黑目光,向他們這邊掃來。

    太乙道宗眾人,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唯有風雨聲響起,才讓道門眾人心頭的壓力略松幾分。

    王健此刻手中依舊無劍。

    但其一身劍意沖霄而起,隨著他每向前行一步,便強盛一分。

    并非鋒芒畢露,而是其人所經之處,越發風驟雨急,令人仿佛身處海邊,目睹驚濤拍岸,颶風登陸。

    山呼海嘯之間,大自然的天地之威不可阻擋,將陸地吞沒。

    他現身后,正是走向女帝燕明空。

    六龍皇輦上,宮殿外,魔教幾大元老,都神情凝重。

    “你們傳回來的消息不是說,王健不肯參與圍攻嗎?大首座不動劍,他也無心繼續為敵,如今怎得又改了主意?”四長老柴翰眉頭緊鎖。

    五長老譚云生輕聲道:“劍帝向來有口齒,言出必行,并非朝令夕改,言而無信之人,他此來,或許另有目的。”

    “傳聞劍帝先前曾中土擋道,面見教主。”三長老王默峰言道:“之后兩人沒有動手,劍帝便即退去,如今突然現身,或許和那時的會面有關。”

    柴翰微微回首,望向身后大殿:“教主,又會作何打算?”

    “靜觀其變。”二長老燕趙淡淡說道。

    遠方的女帝燕明空同樣神色如常,波瀾不驚,似乎不在意自己可能遭受兩大武帝的圍攻。

    她只是視線從六龍皇輦上落下,移到劍帝王健身上,靜靜注視對方。

    王健停下腳步,并未先同女帝開口,轉而微微側身,沖六龍皇輦點頭致意。

    “此前觀陳教主之劍,王某略有所得,此刻欲同燕首座一戰,還請陳教主成全一二。”

    陳洛陽靜靜看著對方。

    張天恒先前目睹王健出手擊敗王飛的時候,感覺沒有錯。

    王健的劍,比起初見之時,當真略有幾分不同。

    其本身的劍意中,隱隱融入一絲那柄青銅銹劍的劍意。

    此人于劍道之上,確實天賦非同凡響。

    當初只是旁觀青銅銹劍閃動光輝,甚至沒能仔細揣摩,但這么短的時間里,已經有所收獲,更融入自己的劍意中。

    方才他沒有第一時間現身,可能是在最后溫養自身劍意,為再戰女帝燕明空做準備。

    聽到劍帝王健所言,燕明空目光終于微微閃動一下。

    不過,并不是看向王健,而是看向六龍皇輦。

    其視線仿佛穿越空間,穿越大殿,直接落在陳洛陽身上。

    劍帝王健于劍道上有所得,是源于旁觀陳洛陽之劍?

    另一邊的夏帝李元龍同樣目光閃動一下,望向六龍皇輦。

    此前從不曾聽說魔皇通曉劍道…………

    “本座來此,不是為了看你們比劍。”大殿中,響起陳洛陽無喜無怒的聲音:“不過無妨,不影響最終結果。”

    他手指輕輕敲著座椅扶手:“但愿你們能給本座一些驚喜,而不是浪費時間。”

    王健神色平和:“如此,多謝陳教主。”

    說罷,其視線轉而望向夏帝李元龍。

    “還請陛下允我同燕首座公平一戰,不要插手。”

    夏帝李元龍威嚴淡漠的聲音自平天冠的珠簾后傳出:“如此巔峰對決,朕樂見其成,只要陳教主不插手,朕也做個觀眾又何妨?”

    “謝陛下。”王健頷首,最終轉頭望向女帝燕明空。

    “出爾反爾,情非得已,還請燕首座見諒,王某衷心希望,能見識你那一劍,如果你實在不愿出劍的話……”

    王健一身劍意,不斷高漲,越來越強。

    “……恕王某得罪,折斷你后,去領教另一把更高明的劍。”

    六龍皇輦上,大殿里,陳洛陽忍不住有翻白眼的沖動。

    月夜下的女帝燕明空,這時收回望向六龍皇輦的視線。

    她靜靜看著劍帝王健。

    “你確實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征兆,便是源于你口中更高明的另一把劍?”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