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114.魔教開山之祖(求推薦票!求收藏!)
    看著鏡子,陳洛陽有些撓頭。

    熔巖之中浮沉,看上去卻沒有任何損壞的跡象。

    甚至,連像是金屬質地的鏡框,顏色都是一片烏黑。

    模樣看似普通,卻仿佛當周遭地火熔巖的酷烈高溫不存在一樣。

    別說熔化,連溫度似乎都不變的樣子。

    單獨看沒什么。

    可是,配上當前環境,簡直就差在鏡面上寫“我是寶貝”“我不簡單”幾個大字了。

    陳洛陽心里直嘀咕。

    這么個世界,能煉出這么好的隔熱材料嗎?

    科技樹到底怎么點的啊?

    鏡框也就罷了,鏡面又是什么材質的?

    還是說果然不應該在這個玄學世界里講科學?

    將腦海中的胡思亂想摒除,他眼角余光瞄了瞄懷里的男孩兒。

    小家伙此刻面無表情,一臉嚴肅。

    微微閃動青黑光澤的雙瞳,注視下方熔巖火海。

    自從冥海咒印開啟以來,陳洛陽就能感覺到懷里這個小家伙,對他的態度有所改變。

    被他抱在懷里,不再那么放松,反而繃緊了身體,似乎充滿戒備。

    冥海咒印開啟之下,小蘇遠的情感變得極為淡漠。

    對其他生靈的惡意,反而越來越重。

    反過來,對有能力威脅到他的存在,也變得敏感而戒備。

    雖然陳洛陽沒表現出任何惡意,但如此近的距離下,小家伙能隱隱感覺到其強大,大致確定這是一個自己目前無法匹敵的龐然大物。

    不僅自己無力吞噬其魂魄,對方如果有惡意的話,自己反而有危險。

    冥海咒印影響下,小家伙只是情感變得單薄,心智變得冷酷嗜殺,但并不會狂性大發,見誰殺誰。

    所以他此刻老老實實被陳洛陽抱著,不敢輕舉妄動,以免被這個更強大的存在絞殺。

    陳洛陽讓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仿佛一頭被馴化的猛獸。

    而陳洛陽也大致了解這小家伙當前的狀態。

    所以他一直都有留心。

    這時看見那面古怪的鏡子,陳洛陽不動聲色,暗中調整自身和祝融焚天陣同地火熔巖之間對抗的力度。

    冥海咒印承受的壓力,漸漸增強。

    青黑色的深淵冰海,明顯開始變得稀薄。

    陳洛陽懷里的小家伙,面露辛苦之色。

    他略微動了動手腳,似要掙扎。

    仰頭看去,對上陳洛陽正低頭看下來的雙瞳。

    暗金色的光華已經消失,烏黑光澤重新閃動。

    陳洛陽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小家伙無奈,小腿擰不過大胳膊,只能繼續咬牙苦撐。

    他眉心符印所生的萬千咒文與冥海,漸漸像冰雪一樣,不斷消融縮減。

    到最后,小家伙實在堅持不住了。

    所剩無幾的青黑海洋,自動收回眉心里,重新形成符印,然后符印只閃動一下,便消退不見。

    小蘇遠雙目中的青黑光芒也散去。

    他目光重新變得活潑靈動,臉上神情也生動起來。

    不過,他只是茫然的看了自家教主一眼,就感到一陣困倦襲來,當即在陳洛陽懷里趴著睡去。

    陳洛陽立馬重新調整祝融焚天陣的力度,以免頂不住下方上涌的巖漿。

    他看了看懷里的小蘇遠,滿意的點點頭。

    因為之前頂著大長老謝沖的干擾,強行擊殺六長老周攀澄的緣故,所以陳洛陽現在要盡量保留自身實力。

    將冥海咒印消耗到一定程度,促使其自動沉眠以求保全自身,便能暫時達到鎮壓封印的效果。

    等此間事徹底了結,陳洛陽手頭寬裕了,再專門以武帝之力徹底鎮壓咒印。

    他將視線重新轉回下方巖漿火海里。

    一個小黑點在熔巖中浮浮沉沉。

    陳洛陽一手抱著孩子,另外一只手朝著下方遙遙一招。

    然后拿小黑點飛起,來到他面前。

    陳洛陽仔細端詳這面古怪的鏡子,看著鏡面中倒映的自己。

    身上的神魔令,沒有反應。

    讓陳洛陽心中嘀咕,難以判斷這是魔教所屬的寶物,還是出自別處。

    他伸出手,嘗試觸碰鏡面。

    古鏡上的溫度確實如常,仿佛絲毫未受地火熔巖影響,放在眼下十足的不正常。

    但更讓陳洛陽在意的是,當自己同古鏡接觸的時候,腦海中那虛幻的神秘黑壺上,居然閃動光輝,暗金色的光紋布滿壺身和壺蓋。

    然后,黑色的鏡面上,也綻開一道暗金色的光輝。

    仿佛水波一樣的鏡光閃動后,鏡面竟然真的像水面一樣起伏波動。

    一道黑影,從中浮出。

    陳洛陽警惕的后退。

    就見那從鏡面里浮出的東西,竟似乎是一座人像。

    人像通體漆黑,落在祝融焚天陣所化的紅光里,受紅光托扶,懸停于半空中,同陳洛陽面對面。

    而那面黑色的鏡子,則恢復正常,再無任何反應。

    好像,其存在的價值與目的,便是存放這具人像。

    但陳洛陽隱隱覺得,鏡子本身才更特殊。

    只是眼下還沒有摸清楚其中頭緒,所以鏡子毫無反應。

    倒是面前這個通體漆黑的人像,這時微微晃動一下。

    陳洛陽身上的神魔令沒有跟鏡子起反應,倒是面對這座人像,隱隱生出感應。

    而那漆黑的人像,此刻竟也仿佛突然擁有生命,閉合的雙眼,自動睜開。

    其雙目中烏光晃動,與陳洛陽眼下一模一樣。

    ……魔教的某一位先代教主!

    陳洛陽心中飛快閃過一個念頭。

    修練天魔血,執掌神魔令,除歷代魔教教主外,再無其他可能。

    但問題是,這是哪一位?

    陳洛陽有點犯難。

    魔教立像供奉的是盤古、伏羲、女媧、蚩尤、祝融、玄冥這樣的上古神魔。

    先代祖師前輩是不立塑像的。

    所以陳洛陽很是茫然。

    而且就他目前了解的情況,這神州浩土上的武道強者雖然戰斗力不俗,推山填海改變地貌不在話下,但壽命上似乎不怎么夸張。

    如果是已經成為歷史的老前輩,這是死后重生,還是胎息入定勉強留下一線生機被喚醒?

    不過陳洛陽并沒有因為對方是魔教前輩而放松警惕。

    他不動聲色仔細觀察后,心里暗暗有數。

    眼前的黑色人像,跟佛門高僧坐化后的金身舍利差不多。

    這位老前輩,嚴格來說已經是個死人了。

    但尚有殘魂意念一縷未滅,存留至今。

    陳洛陽放下心來。

    雙方四目相對,同樣的烏黑玄光交織在一起。

    一個宏大的聲音便即響起。

    “吾乃古神教開山之祖,強留一息不滅至今,等候有緣后輩,凡吾神教傳人,謹遵吾之諭令,事關重大,切記切記……”

    “砰!”

    話未說完,烏黑人像被一腳踹翻!

    然后一只腳踩在人像臉上。

    人像雙眼烏光連閃。

    上方陳洛陽面無表情俯視他。

    “你就是那個把總壇建在火山口上的第一代教主?”

    八月飛鷹說

    PS:第二更稍微晚了點,向大家致歉。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