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106.解決錯誤和解決犯錯的人(求推薦票求收藏!)
    陳洛陽不確定在這個世界該如何解釋水蒸汽爆炸這個概念。

    所以他只能用相對粗糙的法子,希望眼前這個一個個棒槌能看明白。

    魔教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們未必明白陳洛陽話里意思。

    但大家都很明白另一件事。

    教主的這個命令最好遵從,不要有所質疑,否則可能立馬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祖訓遺命的牌子很大,但這位年輕的現任教主一向出格。

    “屬下這就去通知朱雀一。”聶廣源向陳洛陽恭敬的說道。

    三位長老面面相覷,都暫時保持了沉默。

    大首座和大長老都不在現場,他們還是不要跟陳洛陽硬頂為妙。

    一旁的蕭云天這時出聲說道:“東夷那邊,我去通知吧。”

    陳洛陽留意到,剛才聽見聶廣源命令的白虎殿教眾,雖然有人應諾,但神色微微發苦。

    此刻聽蕭云天這么說,對方神情頓時輕松許多。

    看來這個朱雀一,也不是個好脾氣的主兒。

    人去給他傳令打斷他的事情,懾于教主威儀,他或許不敢不從,但說不定會遷怒傳令的人。

    左使蕭云天親自出馬就不用擔心,不論地位還是修為,都能壓得住朱雀一。

    看著蕭云天身形離開,陳洛陽的視線重新落在面前眾人身上。

    大家神情恭順。

    但對他方才的命令,多半未必理解,只是遵從。

    陳洛陽心下嘆息。

    在這么一個玄幻的世界里講科學,或許蛋疼的那個人其實是自己?

    寧可信其有吧。

    總比糊里糊涂被炸上天要強。

    六長老周攀澄輕聲道:“眼下總壇驚變,還請教主拿個章程……”

    “你們犯下的過錯,你們自己解決,這是你們戴罪立功的機會。”陳洛陽淡淡掃他一眼:“本座,解決犯錯的人和原因。”

    周攀澄低首:“……謝教主恩典。”

    “廣源留下,其他人,去伙房。”陳洛陽漠然說道:“本座之前的話,不說兩遍。”

    陳大教主很好奇,會否有人因此創造出蒸汽機,不過眼下先不關心那個了。

    魔教眾人頓時都面色一苦。

    但此刻對上教主那雙閃動烏光的眸子,大家只能無奈低頭聽命。

    眾人退下后,陳洛陽看向面前的白虎殿首座聶廣源:“本座不在期間所發生事宜,一一報來。”

    “是,教主。”聶廣源恭聲說道。

    白虎殿除了刑律懲戒外,還擔負對魔教內部情報的監視和收集。

    陳洛陽邁步前行,走進面前宮殿群,邊走邊聽身旁聶廣源的匯報。

    經過先前一場大亂,古神宮慘遭波及。

    不過留守的魔教教眾已經將這里清理過一遍,至少教主圣駕還有落腳的地方。

    在行宮中坐下后,陳洛陽打量自己面前的白虎殿首座。

    身形單薄瘦削,面容俊朗清秀,看上去文質彬彬,靜若處子。

    不管怎么看,都很難把眼前的年輕人跟魔教教眾口中的活閻王聯系在一起。

    同時他還是魔教教內第一審訊高手。

    據說迄今為止經他手的人,還沒有不開口的。

    “四長老一直留在總壇,此前并無異動。”聶廣源低首說道:“二長老、三長老、五長老目前還跟大首座一起在前線,大長老為夏帝所傷,退回總壇休養,地火爆發后便著手穩定局面,六長老跟地藏禪院的靈空交手后敗退,屬下接應他回的總壇,之后也沒有發現異常舉動。”

    陳洛陽一邊聽,一邊回想魔教收集回來的各路情報。

    地藏禪院,同清涼寺、華嚴寺并列為神州浩土佛門三宗。

    住持靈空大師也是佛門得道高僧,有名的佛門高手,第十一境、入神境界的佛門武王。

    六長老周攀澄同七長老上官松一樣,都是第十境、凝意境界的修為。

    身為魔教嫡傳,對抗第十一境的靈空大師,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地藏禪院的武學傳承,比起佛門之首的清涼寺還是有所遜色的。

    周攀澄即便不敵靈空大師,至少也能敗而不死,保住性命。

    倒是面前的聶廣源,二十三、四歲年紀,已經后來居上,達到第十一境、入神的境界,把周攀澄這個前浪拍在沙灘上。

    他所言接應周攀澄回來,其實便是斷了敵人追擊步伐的意思,擊退了對面的地藏禪院住持。

    “不過……”聶廣源補充說道:“蘇家侄兒走失的時間,正是在六長老剛回來后不久,時間過于巧合,但眼下還缺少實質依據。”

    陳洛陽“嗯”了一聲。

    聶廣源恭聲道:“屬下慚愧,有關地火忽然爆發波及總壇一事,緣由尚未查清。”

    “你的看法呢?”陳洛陽淡淡問道。

    “人為。”聶廣源毫不猶豫的答道。

    陳洛陽言道:“去查清楚。”

    “謹遵教主諭令。”聶廣源恭敬告退。

    …………

    在聶廣源向陳洛陽匯報的時候,其他人也沒閑著。

    四長老柴翰面色鐵青,看著六長老周攀澄和七長老上官松,沉聲說道:“對方狂悖奸險,要拿此事做文章尋我等開刀,立馬通知大長老!”

    六長老和七長老都點點頭。

    上官松說道:“我去吧。”

    周攀澄則說道:“行事盡量隱秘些。”

    “我明白。”上官松頷首。

    他離開后,小心翼翼,確實注意隱藏行蹤。

    不過,卻不是去見大長老,而是去見教主。

    陳洛陽靜靜聽完上官松的匯報后,微微點頭:“做的不錯。”

    “全憑教主教誨。”上官松單膝跪地。

    “去吧,跟平時一樣即可。”陳洛陽揮揮手,上官松便即退下。

    對方剛回古神峰不久,目前能提供的消息還是有限,跟聶廣源的匯報兩相印證,倒是基本都能對上。

    目送上官松離去的背影,陳洛陽心中思索。

    他心神同腦海中的黑壺溝通,然后提出問題。

    聶廣源的資料?

    陳洛陽最先查詢的人,并非六長老周攀澄,而是自家的白虎殿首座。

    這是教主的心腹,如果出了問題,破壞力更強。

    尤其是陳洛陽的耳目可能被蒙蔽。

    雖然有上官松的情報做對照印證,但仍不保險。

    陳洛陽首先要確認的還是聶廣源是否忠誠。

    八月飛鷹說

    PS:推一本歷史類新書《趙公子》,作者半城流煙,嗯,歷史類,所有的消費有趙公子買單。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