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奪舍了魔皇 > 88.古怪之處(三更求推薦票!求收藏!)
    鐘與鼓的體型都不大,擺放在陳洛陽面前。

    兩件寶物都已經破損,清凈圓覺之意境不再。

    但從中仍然流露出玄奧的禪意,無需鳴響,令人見了,心中也覺安寧。

    陳洛陽觀察揣摩其中意境道理,心中若有所悟。

    他不修佛法。

    但是掌握通曉如來魔掌后,從另一個方面,隱隱然同佛門武學相通。

    雙方彼此印證,略有所得。

    想來,當初魔教滅了大金剛寺之后,得金剛斬業刀等絕學,彌補創造業斷三界一招時,也是大概的過程。

    暮鼓晨鐘嗎?

    陳洛陽心下微微一笑。

    他將心思收回來,重新考慮眼前的事。

    揮揮手,鐘鼓便飛起,落在一旁。

    陳洛陽凝神思索。

    蘇遠,小孩子自然要設法平安救回來,既為了蘇偉、劉思、蘇夜這一大家子,也為了自己修煉神武魔拳的計劃。

    但這次孩子走失,不得不讓陳洛陽多想一些。

    蘇遠情況特殊,身懷隱秘,便是魔教教內,在今日之前,也少有人知道他身上冥海咒印的存在。

    可身為父親的蘇偉,以及親手為孩子鎮封壓制咒印的教主,無疑該知道其中輕重。

    現在局面確實混亂,蘇偉身為魔教大管家,后勤司令,事務繁多沉重也不假,還有個不省心的弟弟分散他注意力,這些都對。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應該疏忽自己的兒子。

    作為父親不該疏忽。

    作為魔教頂級大員,玄武殿首座,更不該疏忽。

    這次是被清涼寺撿到,大和尚們一心惦記降妖伏魔,首先考慮的是把孩子帶回寺去渡化,最激烈的結果是殺掉小蘇遠。

    但要是換個心狠手辣之輩,或是當場發動,或是徐徐圖之,想辦法破去孩子身上大日天王訣至陽至熱的封印,催動冥海咒印化生,然后往魔域某個地方一丟,那就可能是跟先前黔州黑死神珠引發死海黑潮一樣的人間浩劫。

    及時遏制住也就罷了,要是任由其不斷發展壯大,結果會更糟。

    畢竟這片“冥海”,是會移動的。

    到時候,魔教頂尖高手,只能干掉他。

    蘇偉一家人,如何自處?

    通過觀察,陳洛陽相信蘇偉看似有些不著調的背后,心思冷靜陰沉,不愧魔狐之名,且對魔教忠心耿耿,或許到時候他自己就會有決斷。

    但陳洛陽同樣看得出,蘇偉極為鐘愛這個獨子。

    小蘇遠有事,對其很難不產生影響。

    那么反過來,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更應該用心看顧自己的兒子。

    孩子這次走失,蘇偉本人負有巨大責任。

    可是以其縝密沉穩的行事風格,不該如此。

    于是,整件事透著幾分古怪……

    陳洛陽瞇縫著眼睛,靠在座椅中,似在假寐,腦海中閃過一個又一個念頭。

    正思索間,下面人剛好來報。

    “稟教主,蘇首座求見。”

    “傳。”陳洛陽沒有睜眼。

    蘇偉進了大殿,單膝跪地:“屬下參見教主,教主萬安。”

    “什么事?”陳洛陽淡淡問道。

    “稟教主,屬下方才一一仔細盤問總壇趕來報信的兄弟,按他們所言,小遠走失,透著古怪。”蘇偉神色陰沉,語氣冷靜:“冥海咒印,確實讓小遠早慧,遠比其他孩子成熟,身子骨也輕靈,但他畢竟還只是個三歲孩子,只憑自己,沒可能擺脫屬下布置的看護之人。”

    青年臉上兩個黑眼圈仿佛更深了,但此刻不顯得滑稽,反而讓他看上去更加陰郁,眸子里閃動冷光:“按教眾反應,似有人暗中相助小遠擺脫看護的人,離開總壇!”

    陳洛陽依然微微闔著眼睛:“查到是誰了?”

    蘇偉輕輕搖頭:“目前還不確定,但是……”

    他稍微頓了一下后,繼續說道:“知情者,就那么有限的幾人,而且不是元老派的……”

    換言之,是少壯派的教主親信。

    陳洛陽這時睜開眼,眸中烏光晃動,盯著蘇偉。

    蘇偉答道:“不排除元老派那邊也有人發現小遠身上秘密,但目前沒有實際依據證明這一點。”

    陳洛陽淡淡說道:“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

    “是,教主。”蘇偉言道:“小遠身上冥海咒印,源自拙荊,不過當年拙荊自冥海祭禮鐘意外生還,應該無人知曉,事后我和拙荊還有二弟也都改名換姓,教外之人,今日之前,該不知道小遠身上秘密才對。”

    陳洛陽聽得暗地里撇嘴。

    說得這么省略。

    看來原先的教主很清楚劉思、蘇偉他們的過往。

    問題是哥不知道啊。

    被勾起的好奇心,好像小貓爪在心里不停撓啊撓……

    好吧,這是次要的。

    主要是不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很可能耽誤自己的判斷。

    陳洛陽心中腹誹的同時,面上若無其事:“本座只關心結果,盡快查清匯報。”

    蘇偉低首:“謹遵教主諭令。”

    陳洛陽點點頭:“找回孩子后,你們父子團聚,問一問他,或有線索,如你所言,孩子很聰明。”

    蘇偉答道:“全有賴教主神威。”

    “去吧。”陳洛陽揮揮手,蘇偉便告退。

    不過,這時青龍三正好求見,進來后看著準備出去的蘇偉,略微愣了一下。

    陳洛陽見狀,直接問道:“什么事?”

    青龍三便知道教主的意思是讓他不用避諱蘇偉,而且有事當面直言。

    蘇偉見狀,也就停下腳步。

    “稟教主,前方有城鎮,名為洗象城,在那里,我們發現了玄武第一宿,蘇二爺。”青龍三當即匯報道。

    陳洛陽面上不動聲色,心底則覺有趣。

    教內職司,嚴格算來,青龍第三宿同玄武第一宿是一個層級,頂多略低半籌。

    雙方職責完全不相關,玄武之首管不到青龍第三宿。

    但青龍三對蘇夜顯然相當尊重。

    如果說敬的是實力而非職位,仍然有些夸張,青龍三對著張天恒等武王也沒這么客氣。

    “之前的事先不提,命他也搜尋清涼寺僧人下落,先把孩子找回來。”陳洛陽淡淡吩咐道。

    青龍三應諾。

    蘇偉這時悄悄問道:“那臭小子在洗象城搞什么鬼?”

    青龍三答道:“蘇二爺在看人畫畫。”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