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超神道術 > 第兩百零一章 幫主有請(第三更,還欠更一章,求訂閱)
    “我也只是僥幸,不知道最后情況如何了?”

    白子岳沒有多說自己的情況,而是趕忙問道。

    “這次我們一行,除了你之外,只有我,謝道友還有張顯師張道友活著回來,其他人,都死了。”

    吳老的聲音猛地低沉了一些,說道。

    “血娘子也死了?”

    白子岳意外的問道。

    “狄家那位煉氣期第九層的修士出手,一劍稽首。

    謝道友要不是及時施展了他香火道絕學請神術,估計也難逃一劫。

    但此次也受到了重創,估計短時間內難以恢復了。

    反倒張道友完好無損,順利的逃了出來。

    不過對方也沒能好受,損失不小,接著又被烈陽幫的人圍攻……我估計,最后也就那位狄家的煉氣期第九層的修士能夠逃脫,其他人都難逃一死了。”

    說著,吳老語氣中也忍不住流露出一絲暢快之意。

    “對了,這一次,之所以出現這么多意外,全是因為紀鳳娘和徐鵬興的背叛。

    他們既然敢做,就要做好承受代價的準備。

    雖然白道友已經將他們盡數斬殺,但他們的產業還在。

    所以,接下來我們將會對他們的產業動手,到時自然會記上白道友一份。”

    話音一轉,吳老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也有?”

    白子岳一愣,疑惑的問道。

    “反正你只要安心受著就是,也不需要你動手。

    另外,需要通知白道友的是,這一次事情了了之后,我也決定閉關了。

    如若成功,自然最好,我也能順利跨入開竅境,如若失敗,就只能身死道消,化為枯骨了。

    所以仙法集會之事,估計要放緩很長一段時間了。”

    吳老解釋了一句,才又是說道。

    “您打算突破了?有幾分把握?”

    白子岳心中一震,好一會兒才說道。

    “只有三分把握……不過不突破不行了,我已經預感到了自己的大限,不突破,沒幾年也要死,倒不如拼一把。”

    吳老嘆了口氣,語氣中忍不住露出一絲疲憊之色。

    ……

    “煉氣期第九層過后,就是開竅境。

    據說,開辟的,乃是腦域之中,可連接天地的天地神竅。

    神竅一開,修士就將誕生神識,可控物御劍,暢游天地。

    只是,腦域,不管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最為重要的。一旦出了差錯,就是十死無生的結果。

    所以,才需要借助破障丹,掃除破境迷霧,需要開竅丹,點燃神竅……

    可是,不管是破障丹還是開竅丹,都是極為珍惜難尋之物。

    一介散修,想要獲得,當真是太難了。

    吳老這一次閉關,結果如何,當真難以預料了。”

    關閉了傳信盤,白子岳臉上露出一絲凝重。

    修仙法之中的開竅境和武道修行的先天境,都絕對是修行路上的一大關卡。困住了無數想要尋求超脫之人。

    如今的他,距離這兩大關卡雖說還有段距離,但他知道,自己遲早都需要面對。

    所以,莫名的,他也有些希望吳老能夠成功。借此,他或許也能了解到更多的有關突破關卡的信息。

    但他心底其實非常清楚,沒有靈丹護持,吳老成功的幾率,十分之小。

    三分把握,可還不足一成。

    ……

    接下來的兩天,外界風平浪靜。

    因為時刻關注,白子岳只知道烈陽幫調動了一撥人,秘密外出,第二天,才拉運著一大批的異獸尸體,折返而來。

    顯而易見,如之前吳老所說,上一次的風波,終究是烈陽幫獲得了最后的勝利,撿了個大便宜。

    除此之外,白子岳還注意到,在這幾天,不管是九印派還是烈陽幫,都變得低調了許多。

    相互碰面,也只是互相瞪上幾眼,然后相繼離開。

    白子岳雖然不知道其中的緣由,卻也明白,其中必然發生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變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件事情發生后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一大堆的房契等物。

    其中竟然包括了吳江縣繁華街道的十多處房產,二十來個商鋪,還有城外七百畝田契,鄉下的一大棟莊園……零零散散加起來,價值近乎十萬兩。

    顯而易見,這正是當初吳老所說的,搜刮了紀鳳娘和徐鵬興的產業之后,給與他的那一份。

    只是這一份的價值,卻當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心中對于吳老等人的實力,也多了十分的震驚。

    這份實力,可不僅僅只是仙法實力,更是他們掌握的能量。

    能如此輕松謀奪下這般巨大的產業而沒有引起任何的動靜,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夠做到的。

    ……

    “兩天下來,儲物袋上的封禁之力,已經磨滅了一半之多,估計再有一兩天的時間,就能夠徹底將之磨滅掉了。

    倒是比我預料的,更快了幾天。”

    白子岳輕呼一口氣,放下了手中的儲物袋。

    兩天多的時間,他雖然偶爾外出打探一些消息,但大多數時間,都是呆在了自己的住處,運用精神力和靈力,生生磨滅儲物袋之上的禁封之力。

    目前來看,效果不錯。

    他對于徹底打開儲物袋的時間,已經有了預估。

    心底深處,卻也難免對于儲物袋內的東西,有了一些期待。

    “老爺,門外有人找。”

    忽然,房門外傳來了小菊敲門的聲音。

    “嗯?我知道了。”

    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白子岳應了一聲,手一翻,拿出了一塊靈石。

    十分鐘后,體內靈力恢復了一大半,白子岳這才不緊不慢的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聶長老?不知道駕臨寒舍,有何貴干?”

    見到來人,白子岳不由一愣,好奇的問道。

    來人,正是當初在清河鎮選拔杰出弟子身份的聶云浩,聶長老。

    剛剛踏入吳江縣的時候,他還刻意拜訪過對方一次。

    只不過,對方當時只是嘴上熱情,并沒有對他有過什么實質上的幫助,他后來也淡了與對方繼續聯系的心思,如今算來,也已經過去了近乎兩月的時間了。

    “白子岳,幫主有請!”

    見到白子岳,聶云浩臉上一笑,開口說道。

    “幫主?”

    白子岳心中一震,疑惑的問道:“聶長老,不知幫主找我,所為何事?”

    他心念電轉著,不由快速思考了起來。

    難道是自己修仙法之事,暴露了?

    或是幫內知道了,迷霧山谷之事,自己也有參與?

    還是說,吳老等人送來的地契等物,引起了幫內的注意?

    心中一瞬間的遲疑之后,他很快就變得坦然了起來。

    歸根結底,實力才是他敢于面對一切的底氣。

    如果是在沒有突破到三流高手巔峰,煉氣期第七層之前,他或許會有些忐忑甚至驚慌。

    但此時,他當真沒有太過擔心。

    烈陽幫幫主,天刀江濤,一流高手的實力是強,但他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大不了,離開就是。

    本身他對于烈陽幫,就并沒有太大的歸屬感。

    實力強了,哪里不能縱橫?

    “放心,是好事。

    至于到底是什么好事,你到了就知道了。”

    聶云浩笑著說道。

    “是嗎?”

    白子岳松了口氣的同時,臉上也不由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

    烈陽幫總部,議事廳。

    抬頭望向了議事廳頂端,一個高高的牌匾之上,寫著正義堂三個大字。

    踏入議事廳,他立即就看到,除了因為各種意外而死去的宮星火,姜元坤等人之外,其他幾個杰出弟子,悉數到場。

    但加上白子岳,卻也只有五人。

    白子岳默默地站在了這些人一旁,眼睛忍不住望向了上方。

    正中央一位一頭黑發,身形卻顯得有些雄壯,看起來不過中年模樣的男子,顯然正是烈陽幫的幫主,天刀江濤。

    在他旁邊,則同樣站著幾位長老或是舵主等人物。

    其中,之前在迷霧山谷之中所看到過的大長老徐長春,赫然在列。

    除了大長老徐長春之外,還有出身執法堂的宮長老,五年前才加入幫內的孔長老,當然也有隨他一起而來的聶長老和數位幫內舵主。

    “人都到齊了,那我就宣布吧。”

    幫主掃了下方五人一眼,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絲復雜之色。

    歷來幫內的杰出弟子,可都是烈陽幫的新鮮血液。

    但只是短短兩個月不到,十大杰出弟子,就只剩下了五個,讓他都有些無奈了。

    “有感于近日來幫內與九印派的沖突不斷加深,所以我決定,提前結束有關杰出弟子的考核。

    但評判依據,卻還是以對幫內貢獻高低來計算。

    所以,誰的幫內貢獻最高,誰就能獲得成為修仙家族林家二公子的伴讀書童的機會。

    耿堂主,你來說說,誰的貢獻最高?”

    說著,江濤望向了一旁,內務堂副堂主,耿心意的身上。

    此話一出,除白子岳之外,其他杰出弟子的臉上,都不由露出了緊張之色。

    相互打量著之間,更是露出一絲絲的敵意。

    白子岳的面色倒是顯得有些從容,他對于這所謂修仙家族林家伴讀書童的身份,可并不在意。

    本身,他也從來沒想過,要屈尊侍奉別人。

    但在其他人露出緊張之色的時候,他的目光閃爍之間,卻不動聲色的掃向了上方,那位宮長老的方向。

    當年煙火說

    又還一章,還欠38章。。另外最近有些靈感枯竭了,有沒有熱心書友,幫忙分析下劇情走向啊?

    嗯,我想抄下書評!!嘎嘎嘎…………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