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盛世太子李承乾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勇往直前蘇定方
    “是沖著我們來的嗎?”蘇定方一聽見周圍有數萬薛延陀大軍也被嚇了一跳。

    “原本不知道,可是現在我們既然能發現他們,他們自然也能發現了我們,現在離我們最近的是正南方有一萬騎兵兩萬步卒已經到十里之外了,東西兩方各有兩萬步卒皆在我軍北部,現在三方人馬已經有合圍之勢。”丘行恭沒有意識到蘇定方這一句是廢,一股腦把他打探的到軍情全說出來了。

    李承乾聽著想著一個大三角形自己被敵軍包圍其中心里就不舒服,不過……

    李承乾抬頭看見蘇定方和丘行恭臉色凝重,便淡然開口地道:“發現就發現了,我們都是一人雙騎的騎兵,就算打不過也能從北方逃走。”

    才說罷一陣風吹來吹落一陣脫落的陣松針,灑的李承乾滿頭滿臉都是,劉葵連忙給李承乾收拾,而李承乾兩眼緊緊地盯著蘇定方和丘行恭。

    蘇定方和丘行恭兩人聞言相視一眼都沒有說話,明白李承乾雖然戰略上有獨到之處,但是具體戰術上卻還差的遠。

    所謂騎兵無敵是都滿清造的謠言,其實在唐時步卒列陣往往能阻殺騎兵沖陣。貞觀十五年李世績率領的騎兵在與薛延陀步卒對戰失利后,率軍下馬列陣才擊潰薛延陀步卒,然后由薛萬徹率騎兵追擊大獲全勝的。

    薛延陀在興起過程過中與東西突厥的騎兵對戰無不以步卒為勝,薛延陀的步卒在戰術上是列陣放箭,以密集的箭雨擊潰對方正在沖擊的騎兵。

    上次李承乾帶兵攻擊薛延陀汗帳時是先以火藥震懾住對方才順利攻下對方大營的,而且當時大唐加上李思摩部比薛延陀多出兩萬多人,借助天時地利人和方能得此大勝。

    現在以八千騎兵對戰薛延陀數萬步卒,就算能沖出他們的步兵陣列,也未必能甩掉他們的騎兵追擊。

    何況李承乾在軍中是不能出任何意外的,所以蘇定方和丘行恭都不敢選擇突圍戰。

    李承乾見他的話一出口蘇定方和丘行恭全都沉默下來,便明白此事可能沒有那么容易,便扶著劉葵緩緩站起來看著蘇定方認真地道:“此戰交給蘇將軍全權負責。”

    蘇定方臉上露出感動的神色,鄭重地向李承乾行了一禮道:“臣遵旨!”

    蘇定方說罷直起身子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在他身上升起,回頭對身邊親衛道:“去把人都召集到這里來。”

    站在旁邊的丘行恭見蘇定方一舉一動都大將風度,不覺點點頭對李承乾道:“回來的路上臣已經派出探子向四方打探,稍后也該回來了。”

    李承乾聞言點點頭,然后回頭對看著劉葵道:“去告訴所有探子全力幫助蘇將軍打贏這一仗。”

    “奴婢遵旨!”劉葵聞言躬身退下。

    丘行恭明白李承乾的意思看著蘇定方道:“蘇將全權負責此戰若有用得著丘某的地方盡管吩咐。”

    蘇定方聞言忙道:“丘將軍客氣了。”

    不一時,程務挺李思摩和十余個東宮六率的軍將都來到李承乾休息松樹下。

    蘇定方簡單地把當前情況向眾人說了一遍,李承乾也再次在眾人面前任命蘇定方為此戰總指揮。

    眾將知道事態緊急都打起精神來聽候蘇定方安排。

    蘇定方瞇起雙眼在眾人臉上掃視一圈,然后才鄭重地道:“現在我軍離長澤縣還有七日路程,后面的大軍要趕來最快也要三日以上。所以我們只有兩條路突圍或者就地固守,突圍我們只八千騎兵一定會折損嚴重,還要被對方在身后追趕,而且向南前方肯定還有敵軍,若是向北突圍敵軍至少有一萬的騎兵下落不明,我懷疑這些騎兵肯已經趕赴我們身后的葫蘆谷了。

    而且即便我們沖出葫蘆谷,靈州城兵力不足,尉遲將軍那里加突厥諸部也才四萬多人,要固守靈州城也十分艱難。

    所以我本將決定在此安營固守等待來援,以我們手里的火藥應該能夠守到七天以上,而且三天后尉遲將軍率兵南下必然再牽制一部分薛延陀的兵力。”

    蘇定方這么安排他說的突圍折損嚴重以外,以外更重要的則是李承乾的安全不容有失。如果在突圍過程中李承乾受傷或戰死,那就不是這八千人的死活了那整個大唐再次走十字路口。

    眾將也隱約明白一些,因此聽蘇定方如此安排皆點頭表示同意。

    蘇定方見眾人同意他的方略,便看向丘行恭道:“我本來是命程小將安營扎寨現在看來只能有勞丘將軍了。”

    丘行恭聞言點點頭道:“現在的情況自然由我督促安營。”說著就往蘇定方先擇的山坡上走去。

    李承乾見方略已經定方下來,便對劉葵道:“把火藥都交給程務挺。”

    “遵旨!”劉葵應一聲便去安排。

    蘇定方看著程務挺走他身邊拍他的肩膀道:“待營寨修好你護著太子殿下退入寨中,務必保護太子殿下安全。”

    以前用火藥優先是薛仁貴然后是王方翼再是王群程務挺很少接觸火藥,今天李承乾要把他們帶的所有火藥都交給程務挺那就是定下了程務挺把守營寨。

    “遵令。”程務挺受此重任臉沒有一絲激動,只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堅毅。

    蘇定方安排了程務挺又接著安排其他人,最后蘇定方把所有任務都安排下去,走到李承乾面前雙手抱拳向李承乾行了一禮道:“太子殿下,既然南方的敵軍已經來到十里外,發現我軍在此安營扎寨必然派兵前來襲擾。為了此處不受敵軍襲擾,臣要帶領一千騎兵去往外圍巡查,若是遇上敵人前鋒自當直接破之。”

    李承乾知道蘇定方說的有道理,便點點道:“將軍一切小心,我此時正當難中身邊不能沒有將軍。”

    蘇定方聞言心里微微一顫,李承乾歷來把他當成帥才使用對他有知遇之恩,他也很看好李承乾的治國才能愿意為李承乾所用,所以只要在他能力范圍內他都不想讓李承乾受到一點傷害。

    蘇定方穩了穩心神,再次向李承乾行了一禮道:“臣記下了。”

    李承乾忙扶起蘇定方道:“此一去兵危戰險讓將士們吃飯再出發。”

    “謝太子殿下!”蘇定方說罷便去安排。

    蘇定方離開不久有探子陸續回來,回稟各個方向敵軍的進軍的情況。

    根據探子的探得的消息似乎是薛延陀大軍分三路北進,突然發現了他們這一支大唐騎兵欲要先把他們解決了。

    除中路大軍離他們只有十里其他兩路大軍都還在二十里以外,只是正如蘇定方所料探子在正北方向發現了薛延陀大批騎兵的蹤跡,應該是去占領他們身后的要道葫蘆谷。

    李承乾聽了立即命人把這些消息給蘇定方送去,然后便命劉葵用飛鴿傳書向各方求救。

    蘇定方帶著一千騎兵,離開李承乾安營的地方便直接向南行去,因為只有南方的敵人有騎兵能對他們發動突襲。

    果然沒走多遠就聽見遠處有隆隆的馬蹄聲數里外一條黑線朝這邊快速移動,光聽聲音就知道南方來的騎兵至少在五千以上。蘇定方和他身后的一千騎兵見此都立住戰馬,腰桿挺直坐在馬上靜等敵人靠近。

    此太陽已經西斜,面前是一片廣袤平坦的草原,眼下已經快農歷三月份了在俯伏的灰色枯草下也有一些嫩綠的小草冒出來。

    蘇定方看著這一切稍后這里就是他的戰場。

    馬蹄聲越來越響,黑線已經變成一條黑帶,向他們奔騰而來。

    蘇定方依然穩穩地坐在馬上,面無表情地提起長槍,一只手死死地握住槍桿,一只手緊緊攥著韁繩。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敵軍越來越來近,蘇定方已經可以看見敵軍后方的滾滾煙塵,在隆隆的馬蹄聲中他都能聽聽見身后的騎兵粗重呼吸聲。

    很快敵軍到了五百步左右,蘇定方已經能看清遠處的敵軍跨下戰馬的顏色,如此近距離的面對千軍萬馬沖陣,感受到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力。

    “沖!”

    一聲大吼,蘇定方猛甩槍桿抽中戰馬庇股,第一個迎著大山的一樣的壓力沖了上去。

    蘇定方沒有對將士們做戰前動員,只是一聲大吼然后躍馬前沖,他身后一千大唐將士便如洶涌的大河一樣向著前面的高山奔騰而去。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