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586章 人族陵園,父子相遇(第一更)
    “大人。”

    趙高疑惑地看向李昊,低聲道:“奇怪,此地明明有陛下的氣息,從氣息的發揮程度來看,應該就在不久之前。”

    李昊目光洞穿虛空:“陣法變化,空間轉換,嬴政剛剛被傳送到了其他的墓室。不過既然找到了根源,一切就簡單了。”

    李昊說著,長袖輕輕一揮。

    卻見已經恢復平靜的空間宛若被拉開的卷簾門,出現了一道穩定且不斷發生變化的空間門。在空間門的另一側,種種景象不斷的變動,時而出現廣袤無垠的大海,時而出現延綿無盡的山脈,時而出現熱浪澎湃的火焰山。

    這卻是因為李昊在定位嬴政的坐標。

    隱藏墓室。

    所謂墓室,事實上卻是一片延綿的山脈。

    山林之中,碑林林立!

    時光侵蝕,墓碑上滿是時光留下的印記,斑駁而又滄桑。些許古墓,更是早已經殘缺,完全沒有了關于墓主人的墓碑。

    當嬴政與采千嬌再次恢復五感,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茫茫墳冢之中。

    天地之間,充斥著莫名的悲痛。

    采千嬌打量四周環境,當他看到墓碑上的雕刻,頓時瞳孔緊縮成了一點。

    “人魔張童之墓。”

    “張童,熒惑人,早年血屠十六顆生命古星祭煉不滅魔軀,晚年以準帝之身,一擊之力,對抗上古古族鸞,護熒惑星域人族不滅,有大功。”

    “劍尊慕容戰之墓。”

    “慕容戰,熒惑人,天生劍骨,異象通天。其早年挑戰諸多星域,得以證洞天六重大圣之身,晚年隨人皇軒轅氏征戰星空,為我人族開疆拓土,有大功。”

    “天師妙真之墓。”

    “妙真,熒惑人,生而通神。其早年于熒惑星潛修,晚年以準帝之軀游歷浩瀚星海,傳播人族修行之道,為我人族傳承香火,有大功。”

    人魔!

    劍尊!

    妙真!

    采千嬌看著身前的三座墓碑,額頭浮現細密的冷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這,這到底是什么地方!?

    嬴政或許沒有聽說過這三尊強者的威名,但采千嬌身為熒惑星域的本土土著,如何會不知道三尊上古強者的大名?

    在熒惑,人魔也好,妙真也罷,無不是名傳千古的絕世人杰,讓無數人只能仰望的頂尖強者。

    可采千嬌不懂,到底是什么人將這些強者葬在這里。

    尤其是墓碑上的有大功,更是讓采千嬌心跳加速,甚至感到膽顫。

    人魔,熒惑星域十萬年前的準帝強者。

    妙真,熒惑星域八萬年前的準帝強者。

    而圣祖山脈,卻是在十數萬年前就已經出現在熒惑星。

    也就是說,在此之后的漫長時光,始終有人在默默守護著這片陵園,并且將對人族有大功的絕世人杰安葬于此。

    采千嬌想到這里,心臟不由劇烈跳動。

    他低聲呢喃:“是誰,到底是什么人?”

    嬴政疑惑道:“怎么了?”

    采千嬌神色變幻,微微搖頭:“不好說,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樣。

    走,繼續向里面走,我上次來到這里出現的是一片非常古老的神殿旁,那里應該是陵園的核心所在。”

    嬴政雖然疑惑,但以他現在的重傷之身,除了跟隨采千嬌繼續向前走,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一路上,采千嬌不斷記錄著各處墓碑主人的名諱,以及相關的事跡。

    他們發現,能夠葬在此處的強者,無不是人族洞天境界以上的存在。除此之外,相同點就是有大功。

    在看到這么多的墓碑后,即便是嬴政也感受到了異常。

    有大功!

    所有的墓碑上都有著同樣的描繪。

    如果只是一個,或者兩個,倒也罷了。

    當所有的墓碑上都刻有有大功的字樣,卻是讓兩人感受到異樣,仿佛冥冥之中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操縱一切。

    有大功!

    到底是什么人在評判這些強者對人族有大功,又是什么人將這些強者的遺體送入帝陵之中?

    若是沒有遺體,又為什么在這里建立墳冢?

    無數的疑惑涌上兩人的心頭,也讓他們隱隱感覺到了某種不安。

    采千嬌沉聲道:“你怎么看?”

    嬴政目光深邃,低聲道:“很奇怪。”

    采千嬌嘆道:“是啊,很奇怪。到底是什么人在這里建造了無數強者的陵園,又是什么人在評判無數強者是否有功。

    從墓葬的擺放位置能夠看出來,建造墓葬的人顯然對這些強者很熟悉,而且所有的墓葬都是按照強者出身地的星域進行規劃。”

    嬴政眼瞼微垂,陷入了沉思。

    他想到了一件事,廣成子的警告。

    本來嬴政對于廣成子的警告還有些不解,帝陵雖然堪稱世間難尋的無上寶地,但也不至于吸引九位準帝強者前來。而且這還僅僅是廣成子所知道的準帝強者,是否有他不知道的絕世強者前來,誰也說不好。

    可現在,他突然有些明白過來。

    帝陵,或許不僅僅是帝陵,其中隱藏的秘密,可能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采千嬌微微搖頭,略顯無奈:“帝陵,墓中墓。總感覺其中應該有某種關聯,可惜我們知道的信息太少了。”

    嬴政沒有說話,因為他也說不清其中到底有什么聯系。

    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空間突然出現了明顯的波紋,宛若平靜的湖面被人投入了石子。

    兩人瞬間警惕起來。

    帝陵之中,敵友難辨。

    誰也不敢說,路上遇到的陌生人會不會突然對自己出手。此時空間出現異動,極有可能是有人進入燧人氏遺跡,自然由不得兩人不去緊張。

    就在兩人警惕的功夫,空間仿若被人推開的門扉,三道人影憑空出現在兩人不遠處。

    “仲父!”

    嬴政看到李昊,驚喜道。

    趙高循聲望去,興奮地躬身拜道:“老奴拜見陛下。”

    采千嬌瞳孔緊縮。

    仲父,陛下!?

    他們是嬴政的人!

    只是,怎么會那么巧?

    他們居然正好來到這里,這是否有些巧合的太過不可思議。

    采千嬌雖然驚訝,卻也沒有往其他方面去想。因為在他的認知里,既然是同樣的大帝強者,也未必能夠在另一尊大帝的陵墓中準確的找到某個人,并且撕裂空間來到他的身旁。

    李昊微微頷首以作回應,看向采千嬌,道:“這位是你朋友?”

    嬴政解釋道:“我前些時日不小心重傷,正是這位朋友相助才勉強逃脫死劫。這些時日若非小兄弟的幫忙,可能政兒就再也見不到仲父了。”

    嬴政說到這里,臉上露出苦笑之色。

    這些時日的遭遇,可謂是他兩千多年人生中最艱難,也是最危險的時刻。在此之前,嬴政從未如此接近過死亡,哪怕是幼年時的那場劫難。

    采千嬌微微松了口氣,但心中的警惕絲毫不敢放下。

    本來嬴政的修為沒有完全恢復,兩人結伴而行雖是不得以而為之,但至少也能互相照料一番。此時嬴政有了幫手,而且還不止一人,采千嬌對嬴政的作用無疑小了很多。

    在這種情況下,采千嬌不得不謹慎為上。

    他小心道:“在下稷下學宮采千嬌,見過前輩。”

    李昊淡然道:“你救了政兒一命,本尊欠你一個人情。日后若是有需要本尊幫忙的地方,可以前往大秦尋找政兒,他會知道在哪里找到本尊。”

    采千嬌趕忙道:“晚輩只是順手而為,不敢當前輩重謝。”

    他嘴上說著,但雙眼卻是在李昊等人身上掃過,就好像在說前輩難道就不能現在意思一下。

    李昊輕笑道:“怎么,還怕我賴賬不成。”

    采千嬌尷尬笑道:“前輩這是哪里話,我雖然第一次見前輩,但第一眼就知道您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也沒有資格成為洞天圣者的義父不是。

    采千嬌心中暗暗嘀咕,同時對李昊的修為感到好奇。

    嬴政已經有洞天境界的修為,李昊身為嬴政的義父,修為顯然只高不低。

    李昊微微搖頭,沒有理會采千嬌的馬屁。

    他彈指一道銀光閃過,本來還身體略顯不適的嬴政立馬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卻見嬴政氣息驚人,無形的氣勢化作一條通天徹地的金色神龍!

    吟!

    龍吟之聲震動四野,其中透著說不出的輕松與喜悅。

    嬴政感受到身體恢復,顧不得細細觀察自身的情況,趕忙躬身拜道:“多謝仲父出手相助。”

    采千嬌滿臉懵逼,有些回不過神來。

    嬴政的傷勢怎么樣,他可是最清楚。

    如果不是幽冥大教出現及時,嬴政早就已經死了。可幽冥大教又不是開善堂的,怎么可能會在嬴政身上用重寶。他們只是勉強壓制了嬴政的傷勢,讓他不至于隨時都可能掛掉。

    但嬴政本質上還是重傷狀態,平時或許看不出來。

    可一旦動武,頃刻間就可能傷勢爆發,直接完蛋。

    而現在,采千嬌只看到李昊屈指一彈,本來重傷可能死亡的嬴政就完全恢復了,而且還是完美恢復到巔峰狀態。

    如此神乎其神的手段,讓采千嬌有些無法理解。

    這東西,不科學啊。

    就算是世間最神奇的治療之術,也不可能這么瞬間的功夫,就治好一尊圣者的致命傷?

    除非,這人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神鬼莫測的境界!

    采千嬌瞳孔緊縮,心頭暗暗震驚。

    大圣,不,大圣強者應該還做不到,難道他是準帝強者?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