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546章 葬天井,見東皇
    “時間差不多了。”

    不知過去多久,空嵐驀然睜開雙眸,其內宛若浩瀚星海流轉。

    李昊站起身來,神色凝重而又帶著些許的激動。

    終于,要開始了嗎?

    女媧略顯疑惑,不知道兩人在說些什么。

    “我們該走了,離開這個鬼地方。”李昊解釋道。

    女媧神色微變,驚喜地看向李昊。

    離開?

    他知道離開這里的辦法。

    女媧震驚之后,很快明白過來。

    李昊是主動進入這里,如果不是知道離開的辦法,應當不會那么莽撞。

    女媧松了口氣,心中即是感到驚喜,又有些淡淡的傷感。

    返回山海之后,他是否又要離開,不知何時才能再次相見?

    李昊道:“別想太多,我一定會送你離開的。”

    女媧聞言,露出溫柔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起來有些勉強,有些黯然。

    空嵐眼神閃爍,不知在想些什么。

    當幾人走出房間,緊張守候在外室的眾多強者紛紛站起身。他們緊盯著李昊,其中滿是難以壓制的火熱與激動。

    女媧見此,頓時緊張地握住了李昊的大手。

    雖然眾人相識時間并不長,但在這段短短的相處時間里,女媧已經深刻的認識到這些人的高傲。

    不,應該說他們面對低級血脈者的驕傲,甚至可以說自負。

    此時眾人反應如此激烈,由不得女媧不去緊張。

    她向李昊靠去,緊張地以神念傳音:“小心些,他們....”

    女媧尚未說完,眾人紛紛圍上前來,有人獻媚道:“前輩,您看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前輩,咱們真的能夠走出葬天城?”

    “前輩,白天城中的詭異少一些,咱們是現在走,還是其他時間走。”

    眾人一個個滿臉小心,說話都輕聲細語,仿佛生怕不小心冒犯了李昊。更有人滿臉獻媚,就差直接在臉上寫著舔狗兩字。

    女媧目瞪口呆地望著殷勤的眾人,看著他們討好而又畏懼的樣子,心情突然變得有些復雜。

    他們?

    李昊捏了捏女媧柔弱無骨的玉手,示意她沒有事情的。

    同時,李昊不滿地瞪了眾人一眼,不耐煩道:“哪來這么多廢話,跟著我們不就行了。”

    眾人神情有些僵硬,但還是很快反應過來。

    “是是,前輩教訓的是,是我們多嘴了。”

    “可不是,有前輩帶領,我們肯定能走出這破地方。”

    眾人滿臉討好,哪里敢反駁。

    女媧看著眾人的模樣,心情越發的復雜,還有些難以描述的驕傲與自傲。他們是高等級血脈的貴族又怎么樣,是天庭的青年才俊又如何,現在還不是要在這壞人面前卑躬屈膝?

    李昊沒有理會眾人,對空嵐點了點頭,隨后魚貫而出。

    路上,頗為平靜。

    女媧好奇地傳音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女媧與眾人相處了數日,對這些貴族的脾氣可是非常了解。他們無不是目中無人,高傲自負之輩。

    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中,女媧沒有少被這些人鄙夷。

    此時看到眾人對李昊如此恭維,甚至還帶著些許的恐懼,自是由不得女媧不去好奇,不去疑惑。

    李昊:“力量,只要你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任何所謂的血脈貴族在強大的力量面前都是狗屁。”

    女媧有些愕然,還有些疑惑。

    就,這么簡單?

    力量?

    足以讓貴族恐懼的力量?

    女媧陷入了沉思,再也沒有言語。

    力量,血脈。

    李昊的話,給女媧打開了新的思路,雖然暫時還僅僅是細微的萌芽。

    葬天城就是葬天井,但想要找到真正的葬天井,或者說找到能夠聯通過去未來的通道,卻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空嵐走在前方,李昊與女媧等人緊隨其后。

    眾人走過的街道與以往有著明顯的不同,更準確的說是他們走過的道路伴隨著深入出現了變化。

    朦朧!

    周圍的空間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突然變得朦朧起來。

    隨著越走越深,眾人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因為在他們周邊,再也不是葬天城的街道坊市,而是朦朧又絢麗的光芒。

    那層光芒宛若迷霧,將外面的一切籠罩其中。

    眾人緊跟著空嵐,看向外面的迷霧有些緊張,有些不安。

    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的神念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竟然無法感知到外面的景象。他們已經被限制在這個狹小,而又神秘的通道內。

    “啊。”

    突然,從迷霧中傳來一陣哀嚎。

    那聲音尖銳可怕,充滿了絕望。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安靜,也將眾人全都嚇了一跳。

    女媧玉手緊握李昊的手掌,緊張地打量著四周。

    “都別動。”

    空嵐突然開口,將略顯慌亂的眾人喝止。

    眾人面面相覷,勉強算是保持了平靜。他們看向前方,等待著空嵐的答案。

    “我們現在已經走上了時空回廊,外面是時空長河。從現在開始,不論你們看到什么,聽到什么,一定要記住,那都不是屬于你們時空的景象。如果有人陷入其中,哼。”

    空嵐說到這里,沒有繼續說下去。

    眾人面面相覷,有些無語,還有些緊張。

    大姐,不帶這么玩的吧,您倒是說清楚會遇到什么啊。

    “想知道?”空嵐柳眉微挑,仿佛故意引誘眾人繼續問下去。

    只是眾人雖然明知道有問題,但面對這種問題又如何能夠抵擋的住心中的好奇。他們經過短暫的沉重,終于有人忍不住好奇道:“我們如果陷入其中,會怎么樣?”

    空嵐嘴角微翹,露出小惡魔般的笑容。

    “永遠陷入一段時空,不斷地重復經歷那段時空遭遇的一切。你們知道自己會遭遇什么,但卻永遠無法擺脫輪回。從此以后,你們會成為時空的囚徒,永生永世無法超脫。”

    眾人神色大變,忍不住齊齊倒吸了口冷氣。

    這,太變態了吧?

    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經歷還好,可每一次都知道自己將要經歷什么,但卻永遠無法擺脫這個夢魘,那也太恐怖了吧。

    眾人徹底陷入了沉默。

    空嵐很滿意眾人的表現,歡快的哼起了古老的小調。

    之后的路程,再也沒有人說話。

    他們默默跟隨在空嵐身后,向著未知之地前行。唯有李昊精通時空大道,能夠感受到路途上的不同。

    時空從無序,漸漸歸向有序與統一!

    混亂的時空,得到了控制!

    眾人不知道前行了都就,好似永無止境的道路前方,突然出現一道光門。一扇,宛若首陽山般的光門。

    看似很近,但卻相隔無盡時空。

    若是沒有正確的方法,永遠無法進入其中。

    “小家伙,你終于來了。”

    一道威嚴大氣的女聲從中傳出。

    “哼,壞女人,這次我可是帶了幫手。”空嵐聽到其內的聲音,頓時宛若發怒的小貓,瞪大了眼睛怒斥道。

    “呵,我早已經告訴你,你終究會成為本帝的東君。這就是你的命運,未來的命運,注定了無法擺脫的命運。”

    那聲音充滿了自信,以及不容置疑的霸氣。

    敖欽等人面面相覷,神色有些怪異。

    東君?

    是巧合,還是?

    不,一定是巧合,天帝怎么可能出現在這來。

    “略略略,什么東君,西君,就算是又怎么樣,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人家現在可不是的東君,壞女人,你等著,這次我一定要收拾你。”

    空嵐不屑地撇了撇嘴,臉上滿是不服輸的神情。

    顯然,她對于東皇太一所說的未來并非不知情。

    只是,哪怕面對早已經注定的未來,現在的空嵐也絲毫不在乎。她只知道,某個壞女人占了自己的地方,而且還想要讓自己臣服,那就已經足夠了。

    “愚蠢,你以為他們敢對本帝出手。”

    東皇太一話語滿是不屑,以及睥睨天下的霸氣。

    而通道上的眾人,則無不神色大變。

    我的天啊,這,這不會真的是東皇太一天帝吧?

    可是,這也不對啊。

    天帝怎么會在這種地方,而且看樣子與這個小屁孩。

    眾人想到這里,神色怪異地看向空嵐。

    東君,天帝最器重的大祭司,天庭最神秘的存在。

    那位傳說中的強者,就是她!?

    眾人怪異地打量著空嵐,實在是無法將眼前的這個小屁孩,與傳說中神秘的東君聯系起來。

    “哼,敢不敢,那可不好說。他們如果不敢,那就永遠留在這里成為時空囚徒吧。”空嵐說著,小手輕輕一揮。

    眼前的通道驀然顫抖起來,敖欽等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宛若搭上了快速列車,瞬間沖入了前方的門戶。

    空嵐則拉著李昊,不緊不慢地跟在眾人身后。

    李昊有些詫異地看向空嵐,不知道她這是做什么?

    空嵐得意道:“那壞女人肯定在門后布置了陷阱,想要引誘我們上當。

    哼,她以為我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人家將這些家伙辛辛苦苦的帶到這里,現在正是他們發揮作用的時候。”

    李昊聞言,有些哭笑不得,卻也不得不贊賞空嵐的謹慎。

    兩人隨著眾人身后進入門戶,其內四周白茫茫一片,腳下是浩瀚無垠的絢麗星河。

    李昊順著奔涌的星河望去,瞳孔瞬間緊縮成了一點。

    她!

    星河盡頭,一尊身著奢華皇袍的女子鎮壓星空。

    其容貌與武媚娘近乎一致!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