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499章 屠戮蒼生以肥己(第一更)
    (抱歉,最近有事更新少了,今天三更補償一下大家。)

    在黛麗絲的解釋下,李昊終于明白規則發生了什么樣的改變。

    以往通過血脈測試后,天庭相關部門會出一些談不上難,但也談不上簡單的測試項目。

    下面的官員更是借此機會中飽私囊,以提出上交某些比較稀有靈礦,又或者靈藥等等天材地寶為主的小任務。

    所以說,以前想要獲得貴族頭銜,需要的不僅僅是血脈,自身的財力也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當然了,即便是有那些出身普通,但卻沒有足夠財力的特殊存在也不要緊。

    只要通過了血脈等級的測試,大把的豪商富甲等著榜下捉婿。

    唯一不同的是,這里抓的是血脈高貴者,而不是成績優異者。

    而這次,條件突然變了。

    想要獲得爵位,必須獲得最少一枚通天令!

    通天令是由天庭火部鍛造的特殊法寶,其唯一的特性就是堅不可摧,哪怕是普通的化道強者也很難損毀。

    天庭官員會將通天令隨機藏在大荒州,而能夠獲得通天令的血脈者,就能前往相關部門獲得相應的爵位。

    尤其是為了鼓勵血脈者前往大荒州爭奪通天令,大俊天庭更是難得給出了豐厚的獎勵。

    但凡能夠收集一百塊通天令者,可獲得天庭的實授爵位,享受天庭氣運加成。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說天庭的貴族等級制度。

    其中分為虛爵,以及實爵兩種。

    所謂虛爵,就是空頭爵位,除了一個好聽的名頭,以及可以享受貴族的待遇,再也沒有其他的好處。

    但實爵不同,這是受到天庭官方正式冊封,并且授予神職的爵位,可以享受天庭氣運加成。

    虛爵與實爵,那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那怕是最低級的實爵爵位,也能讓人享受百分之十的修行加成速度。可不要小看百分之十,正所謂積少成多。

    縱然只是百分之十的修行速度加成,也足以甩開大部分的同齡者。

    更別說一旦獲取實爵,就相當于進入了天庭的官僚體系,真正的核心體系。

    進入了這個門檻,才有獲得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所以李昊完全能夠想象,也已經可以想象的出,未來的大荒州會掀起何等驚濤駭浪。

    實爵!

    哪怕是許多天庭貴胄子弟,也不是說能夠輕易獲得實爵封賞啊。

    大荒州,要亂了。

    李昊嘆息道:“現在可是有些麻煩了。”

    黛麗絲沉聲道:“這不是我最擔心的問題,我最擔心的是其他生靈會這么選擇。”

    李昊眼眸閃爍,沒有回答。

    天庭方面只說收集通天令,可沒有說怎么收集,更沒有說不能從其他參賽者手中搶奪。

    最值得玩味的是,天庭方面允許參賽者攜帶援軍!

    這是什么意思!

    這說明天庭有意將事情鬧大,鬧得天翻地覆!

    莉莉絲冷笑道:“天庭這哪里是想要貴族考核,我看根本就是想要借刀滅敵。不過有些奇怪,以天庭的力量如果真想出手,大荒州上的那些低級生靈應該沒有抵擋的力量。

    既然這樣,他們又為什么要大費周章,選擇讓我們為之代勞,這似乎有些說不通。”

    李昊與黛麗絲對視一眼,沒有言語。

    因為他們也想不明白。

    天庭,某處。

    一位仿若燃燒火球般的生靈漂浮在半空,米許方圓的大火球上散發出可怕的烈焰,讓虛空扭曲融化。他就那么靜靜的不動,已經給人以焚滅天地的感覺。

    大火球開口,天地好似陷入了末日,周邊空氣憑空燃燒起來。

    也幸好大殿使用的并非普通材料,烈焰熊熊并未引發火災。

    大火球疑惑道:“大司命若是想要屠戮大荒州,只需派遣一部天兵天將前往大荒州即可,何必這樣大費周章?”

    大司命未曾現身,淡然道:“禍起大荒,未必是大荒的生靈。而且,就憑那些可笑的螻蟻,火德星君以為能夠動搖我天庭根基?”

    火德星君大笑道:“大司命說笑了,那些低賤的生靈連洞天圣者都沒有,縱然是數量再多一千倍,一萬倍,又如何能夠動搖我天庭的根基。

    若非因為需要將他們當做糧食儲存著,這些卑微的生靈早就已經不知道覆滅多少次了。”

    大司命道:“既然如此,火德星君以為禍起大荒,禍事應該是從何而起?”

    火德星君聞言,頓時愣住了。

    這。

    既然不是那些低賤的生靈,難不成!

    大火球微微顫抖,火焰時而升騰將空間撕裂,時而斂息宛若陷入了沉寂。

    “大司命是在擔心葬天之地。”

    半響,火德星君小心道。

    大司命嘆了口氣:“正是葬天之地。”

    “葬天之地,天地葬之。這里埋藏著太古的隱秘,隱藏了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哪怕是我天庭耗費十數萬載,依舊難以觸摸葬天之地的真正隱秘。我擔心,禍起大荒,真正的起因來自于葬天之地。”

    大司命說到這里,嗤笑一聲:“那些螻蟻還真以為本尊在乎人族的小家伙,圣者雖然稱的上寶貴。但一兩尊普通的圣者對我天庭來說,又算得了什么?”

    火德星君笑道:“那些家伙怎么會知道我天庭的底蘊,再說了,小小人族,彈指可滅,哪里值得我天庭在意。

    不過大司命此番讓域外各族前往大荒,難道是想要借機試探葬天之地的反應。”

    大司命道:“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則是想要借他們之手清理大荒州上的賤種。”

    火德星君有些愕然。

    這種事情,還需要讓外人動手?

    以天庭的力量,隨便派出一部天兵足以覆滅大荒州。

    大司命冷笑道:“那些賤種根本不值得我天庭親自出手,我就是要讓那些生而卑賤的賤種們知道。對我天庭而言,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就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火德星君笑道:“大司命怕不是想要給自己找樂子吧。殺戮,可是大司命的最愛。”

    “哈哈,知我者火德也。我最近似有突破洞天的跡象,正好借此機會掀起殺戮突破洞天六境。”

    “原來如此,那我就提前祝賀大司命早做突破了。”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