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461章 難得的主角待遇,幼年天使之王!
    天使星地理位置偏僻,在大俊天庭時代屬于莽荒之地。

    在這個時代,有個奇特的現象。

    那就是高階血脈的貴族看不起低階血脈的平民,而低階血脈的平民看不起山海域外的生靈。在大俊天庭的子民眼中,山海域外皆蠻荒之地,其中無不是蠻夷之輩。

    天使星,伊甸園部落。

    天使族由六大部落,以及諸多小部落組成。

    其中伊甸園部落是唯一以女性天使為首的天使族部落。

    伊甸園部落的首領名黛麗絲,也是天使族為數不多的圣者,乃至天使族的最強者!

    不過黛麗絲雖強,但面對其他天使族長老也沒有碾壓性的優勢。

    而且縱觀整個天使族的七位洞天長老,唯有兩位是女性天使,也就不難看出天使族女性的弱勢。所以她固然讓伊甸園部落在天使族的地位獲得了提高,但卻不能改變天使族女性的地位。

    山野朦朧,皓月當空。

    一青一紫兩輪皎月交相輝映,將天地映照的宛若神土。

    尤其是巍峨聳立的山岳下,有著一汪深邃而又清澈的潭水。

    在兩輪皎月的映照下,清澈的潭水散發著七彩的神異光芒,看起來頗為不凡。

    一隊百人的隊伍行走于曲折的山道。

    隊伍全部由女性組成,放眼望去當真是百花竟艷,任何一人放在地球上,無不是一等一的絕色美人。在眾多美人的中后方,一對長有白色羽翼的飛馬拉著銀白色的車輦,漂浮在離地兩尺的地方。

    “娘,這里就是光明圣譚?”

    一位約莫十二三歲的小蘿莉從車輦中探出小腦袋,眺望著不遠處神光紛呈的潭水,臉上滿是好奇之色。

    小蘿莉金發銀眸,白皙的小臉蛋光滑更勝絲綢,好似一個可愛的瓷娃娃。

    她身著及膝白色無袖連衣裙,精美的百褶裙為她增添了幾分靈氣。

    隨著小蘿莉從車輦中跳下來,一位體態妖嬈,傾國傾城的美婦人隨后走了出來,卻是伊甸園部落的族長黛麗絲,天使族的第一高手。

    “不錯,這里正是光明圣譚。”

    美婦人說著,緩緩褪下了身上的衣衫,小蘿莉同樣順手為之。

    兩具羊脂白玉般的嬌軀沒入光彩斑斕的水面,透過明亮的月光只能看到些許驚人的白皙。

    小蘿莉時而潛入水中,時而宛若美人魚般陡然竄出。

    “這里真好玩,好像還有些特殊的能量從潭水中流入體內,暖洋洋的。”小蘿莉浮在水面,聲若黃鸝。

    黛麗絲閉上眼簾,享受著來自潭水的力量,聲音溫柔宛若清風拂面,道:“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一滴神靈的神血從虛空墜落在這里,形成了現在的光明圣譚。”

    小蘿莉好奇道:“神血,真是傳說中的神靈嗎?”

    黛麗絲淡然道:“這都是古老相傳的傳說了,不過在很久以前,這里是光明部落的禁地。”

    光明部落,天使族最大的部落,有著兩位洞天境界的圣者。

    小蘿莉聞言,柳眉微皺顯得有些不滿,不高興地嘟囔道:“那肯定是因為年代久遠,光明圣譚中的力量被他們消耗殆盡,所以才會撤離。”

    黛麗絲沒有言語,享受著那點點滴滴來自圣譚的力量。

    事實上,關于光明圣譚的情況,在天使族早已經不算什么秘密了。只是光明部落太強,兩位洞天境界的高手足以鎮壓一切。就算其他部落不服,又能怎么樣?

    “轟!”

    就在此時,蒼穹上忽而電閃雷鳴,景象駭人。

    雷蛇糾纏,宛若滅世!

    隨著一聲震動九霄的雷鳴,平靜的虛空陡然被炸開了宛若黑洞般的可怕空洞。

    一道全身赤果的人影,驀然從破碎的虛空沖了出來。

    李昊感受到急劇下落的身體,心中哭笑不得。

    這都什么事?

    他想要止住下落的趨勢,但卻感覺身體各處無不劇痛,且渾身酸軟使不出絲毫的力量。

    時空反噬。

    李昊感受到自身的情況,哪里還不明白怎么回事。

    逆時空而行,本就是逆天行事,又怎么可能不受天地反噬。以往有時空神格保護,李昊自身對天地反噬感受并沒有那么強烈。

    但這次被燭九陰的鱗甲強行帶入時空長河,不知逆行到了什么時代。

    天地反噬已經超越了神格碎片能夠承受的極限,李昊甚至都有些懷疑,要不是關鍵時刻鱗甲發揮了作用,自己怕是還沒有從時空長河出來,就要被可怕的因果之力鎮壓毀滅了。

    李昊感受到越來越快的墜落速度,心中呢喃一聲。

    應該不會被摔死吧?

    他想著,卻是隱約看到了下方的景象。

    一方神光奕奕的清澈潭水,兩道白皙照人的妖嬈身影,尤其是一對高聳圓潤的峰巒最為吸引目光。

    “嘭!”

    好大,好白!

    這果然是主角待遇!

    李昊帶著最后的感慨,重重地摔在七彩斑斕的深潭,猶如從天而降的隕星,激起數十米高的巨大浪花。

    片刻后。

    兩位天使族的美人將昏迷的李昊從潭水中撈出,道:“族長。”

    黛麗絲打量了李昊一番,淡金色的瞳孔宛若高懸的驕陽,能夠洞察天地間的一切隱秘。

    她黛眉微蹙,驚訝道:“這是,道傷。”

    小蘿莉俏臉上紅撲撲的,小心地圍了上來。

    她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李昊,尤其是某處與自身完全不同的東西上盯了許久。

    這東西,為什么自己沒有?

    小蘿莉好奇萬分,聽到黛麗絲的話,疑惑道:“娘,道傷是什么?”

    黛麗絲打量著李昊的身體,絲毫沒有因為男人的果體而感到害羞。她黛眉緊蹙,明眸中帶著幾分疑惑,纖細如削蔥般的玉指從李昊赤果,還沾染著潭水的胸膛劃過。

    她指尖閃爍著銀白的光芒,所過之處能夠看到李昊身體仿若化作了透明。

    一條赤金色的鎖鏈從李昊體內穿過,連通天地!

    那條鎖鏈足有手臂粗細,若是細細打量,能夠發現其并非真正的鎖鏈,而是由無數玄妙的神紋構建。

    若是盯得久了,甚至感覺仿若被天地遺棄,生出無盡的絕望。

    “奇怪。”

    黛麗絲收回手指,黛眉皺成了一團。

    道傷,即為天道的力量灌入體內,形成的特殊傷勢。

    天道之力何等可怕,普通修士想要吸收煉化自是非常困難。而這種力量如果處理不好,就會對修行造成非常大的阻礙,因而被稱之為道傷。

    黛麗絲不是沒有見過有道傷的生靈,事實上很多生靈都會在渡劫的時候受點道傷。

    甚至連她自己,也不是沒有受過道傷。

    但那樣的道傷并不嚴重,只是非常非常微弱的一點點而已,就如同纖細的絲線般纏繞在體內。只需要修養一段時間,修行者就能打破來自天道的枷鎖,甚至將其中蘊含的天道之力收為己用。

    可李昊身上的道傷,已經不能用絲絲縷縷來形容。

    那根本就是貫通天地,無窮無盡的天道之力!

    黛麗絲簡直無法理解,李昊究竟是怎么承受這么強烈的道傷,并且從中活下來。

    黛麗絲沉吟片刻,道:“取天晶石、散靈水過來。”

    天晶石、散靈水。

    眾天使侍衛愣了一下,有些沒反應過來。

    何為天晶石,即用來測量血脈的特殊道具,也是一種頗為珍貴的特殊材料。這種晶石對天道法則的力量有著極強的抵抗性,在受到任何形式的法則力量沖擊時,都會以特殊的方式將這些作用于自身的力量消耗掉。

    散靈水,能夠散去物體上的靈氣,返本還源。

    天地萬物,無不有靈。

    其中又以血脈傳承最為普遍,也是浩瀚宇宙最常見的傳承方式。

    強大的生靈會通過血脈傳承的方式,將自身的力量與潛質傳承給子孫后代。所以每個生靈的血液,都蘊含著或被激發出來,或沒有被激發出來的特殊潛質。

    這也就是所謂的血脈等級。

    高階血脈生靈鮮血中蘊含的天道法則之力,遠遠比低階血脈生靈要強大的太多。

    侍衛很快取來了天晶石與散靈水。

    天晶石宛若一枚直徑十五厘米左右的水晶球,晶瑩剔透不含絲毫的雜質。散靈水盛放在一個透明的長頸瓶內,蕩漾著湛藍色的瑩瑩光輝。

    小蘿莉好奇道:“娘,你想要測量他的血脈?”

    黛麗絲微微頷首,看向李昊的目光有些復雜,還有些無奈,嘆道:“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樣,不然就麻煩了。”

    李昊身上的道傷太可怕,這樣的傷勢就算是落在洞天圣者身上,也只能選擇刪號重來。

    但李昊,竟然沒有絲毫大礙!

    若非李昊修行已經到了不可揣摩的境界,就只能說明他擁有不可思議的血脈。

    不過在剛剛的檢查中,黛麗絲發現李昊最多不過化道境界的修為,連法體都沒有鍛造完成。

    而這,也就排除了李昊修為深不可測的可能。

    黛麗絲屈指輕彈,一滴金光閃閃宛若金液般的鮮血,從李昊身上緩緩飄出。

    她先將這滴金液般的鮮血放入散靈水內,卻見湛藍色的散靈水放射出大量幽藍的光芒。

    這是血液中的靈力與散靈水發生反應的基礎現象,也是為了散去鮮血中蘊含法力,以方便測量其主人最本源的血脈根基。

    很快,散靈水漸漸恢復平靜。

    黛麗絲小心地取出鮮血,將之滴在晶瑩剔透的天晶石上。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