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237章 我曾與你家始祖論道!(第二更)
    所謂的論道大會,其實就是官方在空地上搭了個面積巨大的架子。

    其中以各門各派,以及諸多宗教分別安排好各自的坐席。

    并且在最好的位置,給李世民與文武百官安排上看戲席位。且在會場中央準備辯論場地,以給準備單挑的三教宗師們露臉的機會。

    “王真人。”

    “張天師。”

    王知遠與張天師等人紛紛笑著打招呼,然后在官方人員的帶領下紛紛落座。其他人也紛紛上前向兩人問好,畢竟不論是茅山,還是龍虎山,可都是道教頂尖大勢力。

    而且兩教的掌教真人,也無不是天下難得的頂尖高手。

    如王知遠,二十年前穩定神通巔峰,若是更進一步,當可稱之為陸地神仙。再比如當代龍虎山張天師,同樣是成名天下五、六十年,堪稱天下一等一的頂尖好手。

    眾人即便是不看在兩教的面子,也不敢不給他們臉面。

    至于佛教高僧,則要相對安靜許多。

    畢竟他們本就不為大唐皇室所喜,此次若非關乎到整個佛教的未來,他們都不想來此地。

    一時間,佛教高僧大多盤膝養神,道教高人則與身旁之人議論紛紛,有論道之人,有談笑之人,更有議論天下之人,場上形成了涇渭分明的兩塊。

    時間也在這種氛圍下很快過去,驕陽緩緩爬上了蒼穹。

    “恭迎陛下,恭迎國師。”

    直到日上三竿時分,會場外才響起陣陣高呼聲。

    眾人聞言,無不側首望去。

    當他們看到李昊的第一眼,無不感到詫異。

    好年輕。

    修行雖然可得長生,可以延緩衰老,但也并非一成不變,只是比普通人要慢上許多。而真正的修行之人,不會憑借外貌判斷一個人的年齡,他們會憑借氣機感應等方式來判斷。

    雖然并不一定完全準確,但也算頗為有效的方式。顯然不論他們怎么看,李昊的年齡都算不上太大。

    至少與他們相比,差了可是一大截。

    眾人微微皺眉,越發斷定李昊徒有虛名,只是個不知所謂的騙子。畢竟修行雖然講究天資,但年齡也是最重要的成分。

    一個年輕人,就算是再強,又能強到哪里去?

    李世民率領文武百官,很快在會場落座完畢。

    李昊的座位在李世民身旁的不遠處,略微向后一些以示避諱與恭敬。不過即便是稍微落后一點點,也遠勝朝中三公九卿等朝堂大佬的坐席,甚至比皇親貴胄還要略顯親近。

    王知遠等人見此,無不眼神略顯陰翳。

    民間有傳聞,陛下待此人更勝皇親,如今看來果真不假。

    他們心中羨慕嫉妒恨,更多了幾分想要打壓李昊的心思。否則要是讓李昊成勢,統率了佛道兩教,他們都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

    經過李世民短暫的開場白,重頭戲正式開始。

    佛道兩教默契地對視一眼,隨后由樓觀道率先發難。

    樓觀道岐暉道:“貧道樓觀道岐暉,祖師為先秦尹子。”

    張天師隨后道:“貧道天師道張恒,先祖為東漢張道陵天師。”

    茅山王知遠道:“貧道茅山宗王知遠,祖師可追溯楊羲、許謐兩位真人,另有葛洪真人真傳。”

    少林寺方丈道:“貧僧少林主持智慧,祖師為北魏高僧達摩。”

    其他人紛紛起身,在自我介紹時無不帶上祖師名諱,又或者師門傳承。

    而他們這么做的目的,自然不是簡單的炫耀自家門第。

    其一,他們是為了摸清李昊的底細。

    在他們看來,我們都已經介紹到這個份上,你要是不說說自家的傳承門第,這能說的過去嗎?

    其二,也是想要打壓李昊的勢頭。

    隋唐年間,正是九州門閥最興盛的時代。在這時代如果有個好祖宗,當真是遠比什么都要來到光榮,來的有用。如果李昊不能說出個好出身,這開場的氣勢就要比在座的各位弱上一頭。

    當眾人紛紛自我介紹完畢,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李昊。

    他們神情各異,文武百官中有人擔憂,有人暗喜。

    而佛道兩教的高人們態度則比較統一,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李昊,等著他的回復。

    李昊也不著急,微笑著走了下去。

    他先來到龍虎山張天師前,微笑道:“貧道猶記得當年與張道陵論道,他最愛川南初春的山茶。此茶需要在日出前采摘,有以沾染露水為上品。

    采摘之后,茶葉不見陽光,只見星光。

    待茶葉晾曬半月后,則需以川南特有的山茶樹枝爆炒。如此爆炒七日,每日一輪,可得上品川南山茶。茶成之后,以山中清泉沖泡,芬芳四溢沁人心脾。”

    李昊說到這里,笑道:“此茶味道之獨特,讓人嘗試之后再難忘記。就是你家始祖太摳門了一些,當年貧道軟磨硬泡才只愿贈送一斤。”

    眾人聞言,無不神色怪異。

    與張道陵天師論道,那可是數百年前的絕世強者,早已經消逝數百年之久。此人莫不是開玩笑,只是當著龍虎山現任張天師的面開這種玩笑,怕不是活膩了吧?

    只是眾人不信,張恒卻是臉色蒼白,嘴唇哆嗦久久無語。

    自家老祖的私密事,他當然最是清楚。

    李昊所言,以族中記載完全吻合,而這可是張家最重要的隱秘之一,外人萬萬不可能得知。

    只是聽到李昊嘲諷自家老祖摳門,張恒更是嚇得兩腿發軟。

    此茶制作過程與李昊所言雖相差仿佛,但李昊卻少說了一點。

    那就是此茶使用的原料乃是極其稀少的靈物,年產量不過二兩左右,即便是龍虎山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資格享用。

    就算是張道陵本人,也唯有特殊時候才會拿出來品上一品。

    一斤,那可是龍虎山五年所得,更別提平日消耗掉的茶葉。

    想要積攢一斤上品川南山茶,怕不要要幾十年之功吧?

    此人到底是誰,竟能獲得始祖贈送如此貴重之物。

    張恒心中駭然,趕忙躬身拜倒,顫音道:“未曾請教前輩名諱。”

    其他人見此,頓時眼睛緊瞇起來,心頭猛然一抽。

    不會是真的吧?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