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119章 咱家可不想死
    劉辯心神恍惚地呆坐宮室內,心情復雜無比。

    “陛下。”

    雖然未曾看到來人,但劉辯只聽聲音已經知道來人是誰。他皺了皺眉,露出不悅之色,循聲望去。

    只見唐姬一身縞素,滿臉悲戚地走來。

    劉辯有些愕然,怒斥道:“你這是做什么?”

    唐姬悲戚道:“臣妾聽聞陛下與王司徒商議之事,知將來必死,為不受他人羞辱,故來見陛下最后一面。”

    劉辯面皮抽搐,強壓著心頭的憤怒與惶恐,冷聲道:“說什么胡話,朕....”

    唐姬打斷道:“孟子曾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妾身雖未曾讀過許多的書,但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若無呂廷尉相助,妾身與陛下怕是早已經被董賊暗害。如今呂廷尉領軍在外抵御叛軍,陛下卻聽信佞臣做出這等荒謬的決定。

    且不說將來國人如何看待陛下,臣妾只問陛下一句,若是呂廷尉真的有二心,陛下又當如何抵擋?”

    劉辯聞言,陷入了沉默。

    關東諸侯叛變,駐扎在城外的并州軍又是呂奉先的人。

    至于城衛軍,先不說城衛軍是否一定會聽從命令。就是以現在不到三萬數的城衛軍,真的能夠抵擋呂廷尉手中的西涼軍?

    哪怕不是所有的西涼軍都聽命于呂廷尉,但呂奉先尚有數萬的并州軍。一旦他們兄弟聯手,單憑城衛軍真的能抵擋?

    劉辯嘴唇喃喃,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沉默片刻,才以弱弱的語氣低聲道:“或許,或許呂廷尉不會。”

    唐姬心中嘆息,對劉辯徹底的失望了。

    她嘴角微翹,冷笑道:“陛下既親手斬斷了君臣情分,又為何要寄希望于呂廷尉會愚忠?”

    劉辯面皮抽搐,惱羞成怒地叱罵道:“朕如何做事,還要你這賤婢教導。滾,給朕滾!”

    劉辯說著,失態地隨手拿起一物就向唐姬砸去。

    唐姬未曾躲開,被烏木鎮紙砸中了小腹。她臉色難看至極,但身上的痛苦如何比得上心靈的痛。

    唐姬即是悲苦,又是憤怒。

    她冷冷地瞥了眼劉辯,徹底斷了最后的一絲夫妻情分,心中自嘲道。枉自己煞費苦心想要勸諫于他,卻是這種結局。

    也罷,也罷。

    唐姬深吸了口氣,步履蹣跚地走出了大殿。

    劉辯雙手撐著矮案,面容時而猙獰,時而驚懼。

    “朕才是天下之主,朕才是!”

    司徒府。

    “壞事了,壞事了。”張溫滿臉慌亂,在大廳內走來走去,聲音充滿了急躁與恐懼。

    他太清楚李昊的手段,更情況李昊的狠辣。

    在聽聞關東諸侯被殺得大敗,并且李昊已經從虎牢關帶兵趕回,張溫就知道事情麻煩大了。

    他第一時間來到王允府上,希望能夠商量出什么對策。

    王允從外面走來,微笑道:“司空為何這副神情?”

    張溫急聲道:“這都什么時候了,子師還要遮遮掩掩。呂昊已經從虎牢關返回,最遲今夜就會抵達都城。一旦他返回,子師難道以為會放過你我二人不成?”

    王允不急不緩,安慰道:“惠恕莫急,此事雖然出乎預料,但也不是沒有轉機。”

    張溫期待道:“難道子師已經有了辦法?”

    王允撫須笑道:“惠恕真是糊涂了,你我二人乃當朝重臣。該如何處置,那也是陛下說了算。除非呂昊小兒想要造反,否則難道還敢直接謀害你我二人不成。”

    王允說到這里,雙眼微微瞇了起來,臉上的笑容消失,陰狠道:“只是此舉防的了一時,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呂昊小兒一日不死,你我二人難保不會遭他暗害。”

    張溫面容微變,有些掙扎,又有些猶豫,低聲道:“呂昊修為不凡,你,你真的有把握能夠除掉他?”

    王允瞇著眼,若有所指:“不是我有沒有把握,而是要看陛下有沒有這個心。修為高強又怎么了,這世上可不是只有真刀真槍才能殺人。

    只要呂昊小兒沒有直接造反的打算,我們就可以國宴慶賀的名義將之鳩殺。呂昊小兒一死,西涼軍必然群龍無首,到時候我們以陛下旨意勸降,當可鎮壓呂奉先。”

    張溫神色變了變,心中震驚于王允的狠辣。

    但他仔細想了想,感覺這似乎也是唯一的辦法。對付李昊這種強者,在沒有同級別強者抗衡的情況下,毒成了唯一的選擇。

    張溫小心道:“這,萬一.....”

    王允面色沉重,冷聲道:“此事沒有萬一。”

    他說著,自嘲道:“惠恕以為就算我們不動手,呂昊還會放過我們不成。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也是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不能趁此機會放手一搏除掉呂昊,你我二人必受其害。”

    張溫神色變幻,最終咬牙道:“好,一切就依子師,只是陛下那里?”

    王允道:“陛下那里自有我去勸說,惠恕耐心等待即可。”

    張溫心中還有些不安,但想了想目前的形勢,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他未曾在王允府上久留,在簡單的說了幾句后匆匆離去。

    王允目送張溫離去的背影,雙眼微瞇嘆了口氣:“不成事的東西。”

    他說著,轉而心中沉吟道:“看來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若是不能借此機會除掉呂昊小兒,老夫怕是沒有好日子了。陛下性格軟弱,怕是不敢直接對呂昊動手,看來此事還是需要老夫自己動手才可。”

    王允心中想著,轉身走向書房提筆疾書。

    他寫完之后,將錦娟小心收好,對親信鄭重地吩咐道:“稍后我會安排你進宮,到時你將此信送給王中常。記住,一定要親手轉交給王中常,決不能出任何差錯。”

    親信堅定地點了點頭。

    皇宮。

    王中常身材消瘦,面容狹長略顯冷漠。

    他打量著身前面容普通的年輕人,冷聲道:“你且轉告王司徒,此事咱家知道了。”

    那人躬身離去,不敢多言:“喏。”

    當王允的親信離去后,王中常臉上的陰冷頓時消散,雙眼微瞇滿是得意之色。

    他瞥了眼手中的信箋,嘴角微翹嘲諷的笑了笑。

    其上,王允先是憶往昔回顧了兩人的交情,隨后談到了他們比較偏遠的表親關系,最后王允分析時局的利弊,講述李昊上位后對兩人的危害,以及干掉他的好處。

    “呵呵,王允啊王允,莫說咱們只是拉不上關系的表親,就算是親兄弟又能怎么樣。你想死就去死好了,偏偏還想要拉上咱家。也好,有了這東西,咱家日后的富貴就安穩了。”

    王中常心中自語,對王允所謂的分析不屑一顧。

    他對左右親信吩咐道:“將此物轉交給劉中常,就說是咱家的一番心意,切記不要讓人看到。”

    小宦官沒有多問,簡單的換了身衣服,轉身消失在夜色下。

    司隸校尉部。

    屠寇把玩著宮中傳出的信箋,臉上滿是玩味的笑容,低聲笑道:“呵,王司徒真是好算盤,可惜就是蠢了點。不過此事還需主公親自做主,我卻是不適合直接動手。”

    屠寇沉吟著,將信箋通過司隸校尉部的隱秘渠道送了出去。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