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89章 李昊的禮物
    王允等人的情況稍好一些,但面對彌漫天地的沉重氣機,也是雙腿發軟,步履艱難。

    他們打量著四周氣勢駭人的將士,心頭震驚無比。

    “這才短短月余,董卓怎會練出如此精兵強將?”

    “完了,董卓有如此精兵,單憑呂氏兄弟如何會是董卓的對手。”

    “哎,董賊勢大,這可如何是好啊。”

    王允之謀,遠不是一人兩人的謀劃。一些知道情況的朝中重臣心頭沉重,此時不免多了些許的嘆息。

    不過董卓的實力雖然超乎之前的預料,但他們絲毫沒有改變原計劃的打算。

    因為在他們的計劃中,李昊與呂布本就是兩顆給董卓制造麻煩的棋子。

    哪怕董卓的實力超出預料,但只要李昊兩人能給董卓帶來麻煩,為反董聯盟爭取到更多的時間與機會,對他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至于現在的意外,無外乎是李昊兩人能給董卓帶來多少麻煩而已。

    至于兩人的生死,他們確是顧不上了。

    太傅袁隗不動聲色地看向王允,兩人四目相視已是了然了對方的念頭。

    計劃照常進行!

    宴會的具體地點在大營的校場,周圍有白色帷幔組成的圍墻。

    當諸多重臣來到校場的時候,董卓滿臉笑容地迎了上來。

    他眼睛微瞇,昂首挺胸斜睨眾人,大笑道:“諸位請,宴會簡陋了些,還請不要見怪。”

    眾臣神色僵硬,縱然不滿董卓的輕慢態度,可在見識了西涼軍的強大彪悍之后,縱然平日總喜歡與董卓唱反調的太傅袁隗,也不敢多言。

    董卓見此,更是高興萬分。

    他眼睛微瞇看向群臣后,尋找著今日的主角。

    董卓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李昊惶恐不安的神色,幻想著他對自己俯首稱臣的場景。

    驕陽高懸,驅散了天地間的寒意。

    時間已經快要到宴會正式開始的時候,可宴會的主角卻遲遲沒有到場。

    李昊也好,呂布也罷,都沒有應邀前來。

    董卓高坐上方主位,下方兩側坐滿了朝中重臣。

    他的臉色從開始的期待與得意,變成了毒蛇般的陰沉。

    董卓斜睨李傕等人,眼中充滿了質詢與惱怒。

    早在計劃之初,李傕等人就拍著胸脯保證李昊與呂布肯定會到場。

    可現在時間都快過了,兩位主角卻連一個到場的都沒有。雖說朝中重臣來了七七八八,就連平時與他作對的諸多大臣,也被西涼軍強悍的威勢震懾地瑟瑟發抖。

    但董卓擺出這么大的陣仗,可不是為了對付朝中無用的腐儒。

    對他來說,這些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如此。

    只需幾個驍勇的西涼健兒,就足以讓他們俯首稱臣,又或者永遠無法再與自己作對。

    董卓之所以擺出這么大的陣仗,是為了洗刷西涼軍被李昊以一千司隸校尉部繳械的恥辱。是為了讓李昊在自己面前俯首稱臣,展現他董相國的強大威勢。

    李傕感受到董卓的目光,心不由猛然一緊。

    他額頭隱現冷汗,又感到疑惑無比。

    以自己給呂布送去的東西,他定然不可能忍得住才對。到底出了什么變故,為什么呂布會沒有出現?

    在李傕原本的計劃中,打算先引誘呂布到來,然后以呂布逼迫李昊不得不到。只是現在計劃的第一環就出現了意外,著實讓李傕有些錯愕,還有些緊張。

    不過他到底不是蠢人,早已經有了第二方案。

    李傕不動聲色地看向文武百官的末尾處,一位面容俊朗的年輕人與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人眼睛微動,表示了解。

    年輕人站起身來,大笑著對董卓拱手拜道:“小人常聞并州呂狂人如何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今日才知這些不過是街頭妄言,此人連相國大人的邀請都不敢來,定是徒有虛名之輩。”

    中年人搖頭笑道:“智言此言差矣,相國大人的威名天下誰人不知。你以區區呂狂人與相國大人相比,可是大大的不該。”

    年輕人滿臉恍然,趕忙躬身拜倒,惶恐道:“下官知錯,還請相國大人贖罪。”

    兩人一唱一和,讓董卓也愣了一下。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臉上的陰沉頓時消散,滿臉開懷的笑容。這兩人說的有理啊,呂氏兄弟不敢前來,可不是怕了自己?

    雖然不能看到那小兒跪地求饒的場面有些可惜,但從今以后誰還敢說我董相國害怕那黃毛小兒?

    董卓大悅,就連看兩人的目光都多了些難得的溫和,高興道:“不知者不怪,你且起身說話。”

    年輕人聞言,滿臉喜色。

    其他人見此,大多面露嫉妒之色。

    “呂氏背主小兒往日狂傲無人,今日連相國大人的面都不敢見,實屬無膽鼠輩也。”

    “下官以為,呂氏小兒不尊相國大人之令,當嚴懲不貸。”

    朝中雖有忠骨,但更多的還是墻頭草,否則董卓如何能夠把持朝政許久。眾人見此,紛紛滿臉謙卑的拍起了馬屁,將本來不悅的董卓哄得笑顏逐開,心中那個美啊。

    他只感覺縱然李昊兩人未至,今日這場宴會也已經值了。

    董卓滿臉笑容,不滿地哼道:“呂氏小兒膽敢如此怠慢本相國,來日定當嚴懲。”

    “相國大人英明。”

    “相國大人威震四海。”

    眾朝臣紛紛起身恭維,就連王允都掛上了虛假的恭敬笑容,說起了違心的恭維話。唯有朝中重臣袁隗等人臉色難看的哼了一聲,沒有給董卓面子的興趣。

    就在此時,校場外突然傳來一陣高呼:“司隸校尉部別駕從事劉善前來拜見相國。”

    場上瞬間安靜下來,眾朝臣面面相覷,滿是疑惑。

    司隸校尉部別駕從事?

    不應該是司隸校尉與呂布將軍前來嗎,怎么來了個司隸校尉部的別駕從事?

    董卓眉頭微皺,高聲道:“帶進來。”

    不久前,并州軍大營。

    李昊與呂布坐在營帳內,身旁有高順等人作陪。

    呂布滿臉怒色,右手緊握精致的青銅酒樽,硬生生在青銅器上捏出了清晰的手印。

    他大口喘著粗氣,眼中兇光駭人,不滿道:“知節為何要攔著為兄,李傕小兒欺人太甚,竟敢以女人衣服來羞辱為兄。若不給他個教訓,為兄日后還有何顏面出去見人?”

    李昊微笑著,緩緩說道:“大兄且安心等待片刻,我已為董卓準備了一份大禮。大兄今日受到的屈辱,來日當讓李傕等人百倍償還。”

    呂布心中不悅,但李昊親自勸阻,又不忍為這點事情鬧得兄弟反目。

    他悶悶不樂地灌著酒,瞪著懾人的虎目直勾勾地看著李昊,仿佛要以這種近乎小孩賭氣的舉動來譴責他。

    李昊心中好笑,倒是頗感親切,道:“我的人應該快把禮物送到了,大兄可有興趣去營帳外一觀。”

    呂布有些疑惑,不知李昊到底賣什么關子,但見他如此自信能讓自己找回顏面,還是應了下來。

    他到想看看,李昊能玩出什么花樣。

    兩人走出營帳,李昊帶著呂布來到并州軍大營不遠處的小山頭。

    立在山巔,能夠看到兩里外的西涼軍大營。不過因為距離較遠的緣故,縱然是以呂布的修為,也只能看到遠方延綿如云海的營帳,看不清其內具體的場景。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