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69章 京都來人
    華夏諸位大佬討論了幾個小時,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什么,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做出了什么樣的結論。

    但在當天晚上,一艘載著數十人的小型飛船自京都出發,在經過兩個小時的航行后在江東市落下。

    今夜對江東來說,注定了是無眠的夜晚。

    尤其對江東市的父母官們來說,更是寢食難安。

    “什么,省里與中央的特派員來到了江東!?”

    “嘶,開什么玩笑,中央派來的是一位將軍!”

    “這,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江東市的父母官們惶惶不安,但卻誰也說不清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甚至連江東市的一把手也是滿臉的懵逼,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為什么上面會沒有任何風聲就派遣了特派員。

    江東市臨時飛船停泊場。

    因為江東市只是小城市,并沒有專業的飛船停泊場地。所謂為了迎接特派員的到來,江東市緊急清理了一片場地。

    超過百米的飛船停在上空,依稀能夠看到巨大的炮口。

    江東市一把手看到自飛船上走下來的眾人,眼中閃過些許的沉重與疑惑,因為其中人員復雜無比。不僅有身著軍裝的戰士,還有身著道袍的道士,以及身著僧衣的和尚。

    他滿臉笑容地急匆匆迎了上去:“領導們辛苦了。”

    一位中年人迎上去,道:“你好,這位是我們的負責人宮詩韻少將。”

    江東市一把手聞言,看向宮詩韻年輕的面容,頓時臉上滿是遮掩不住的驚愕。

    少將!

    而且還是這么年輕的少將!

    按理來說,這么年輕的少將肯定早已經轟動全國,為什么自己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

    姓宮,難道是那一位的子侄?

    他心中疑惑萬分,又忍不住感到羨慕嫉妒恨。這么年輕的將軍,就算現在只是掛個虛銜,有著那位的庇護,未來也可能成就不可限量啊。

    不過上面既然派來一位少將,那應該不是為了貪污腐敗之類的事情吧。

    而且哪有帶著一群和尚道士來探查貪污腐敗的?

    江東市一把手微微松了口氣,趕忙恭敬而又帶著些許惶恐地躬身道:“不知道宮將軍大駕光臨,如果之前有冒犯的地方,還請將軍見諒。”

    宮詩韻神色平淡,隨意道:“有勞書記了,我們另有任務在身,就不多打擾了。”

    宮詩韻說著,看了看時間,對左右吩咐道:“去漢華大酒店。”

    一把手望著宮詩韻等人急匆匆離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愕然與疑惑。

    漢華大酒店?

    好像下午的時候前省里來人把林業局局長喚過去了吧?

    難道那家伙犯了事,而且驚動了上面?

    他滿心的疑惑,又實在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果是懲治貪污腐敗,也不應該出動少將啊?

    ※※※

    江東市的林業局局長姓汪,單名一個貴字。

    或許正是因為名字帶來的福氣,他憑借著并不算出色的學歷與資歷,經過數十年的打熬總算是熬到了局長的位子。

    而今年,則是汪貴擔任林業局局長的第三個年頭。

    因為距離退休只剩下不到兩年的時間,所以他現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安熬到退休,然后回家享清福。

    如果是在以往,這個小小的愿望其實并不難實現。

    只是今天,汪貴突然發現自己那小小的愿望,似乎變得有些艱難。

    漢華大酒店。

    汪貴是一位有著啤酒肚的禿頂人士,不過因為平時保養的還算不錯,他為數不多的頭發一片烏黑,面容紅潤不像是快要六十多的老人。

    汪貴不安地坐在包廂內,不時看向墻壁上掛著的時鐘。

    七點半。

    距離自己被省里喚來已經兩個多小時。

    汪貴看了眼時間,盤算著自己在這里等待的時間。

    他想著,小心地看了眼不遠處的中年人,嘴巴微微開合,欲言又止。

    汪貴不是沒有詢問過喚自己來的目的,但對方每次都只是簡單地說還要等人,始終未曾透露真正的目的。省里的人不愿意開口,他也只能提心吊膽的等待著,暗暗思量著自己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只是汪貴并不知道,對方其實同樣疑惑萬分。

    林海身為省林業局的副局,平日里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逾越。

    本來江東這種普通的小山城,他平時不會去特別關注。如果不是今天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讓他親自去江東走一趟,協助中央來的領導完成一些任務,他也不會出現在這里。

    可直到現在,林海也不知道到底協助什么領導,又要完成什么任務。

    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未知任務,林海自己也頗為忐忑不安。

    就在兩人心思各異的時候,包廂的房門被人從外面打開,隨后就見宮詩韻等人大步走了進來。

    宮詩韻掃了眼房間,看向兩人道:“兩位應該就是汪局與林局了,冒昧打擾還請見諒。這是我的證件,兩位如果有什么疑惑的話,可以咨詢上面。”

    兩人滿臉愕然地看向林詩韻,以及進入房間后擺弄著各種精密儀器的全副武裝的士兵,心頭不由緊張起來。

    軍方的人!

    林海艱難地咽了口唾沫,雙手顫抖地接過宮詩韻的證件。

    中央特殊事務局副局長宮詩韻少將!

    少將!

    林海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宮詩韻,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氣。

    少將或許并不少見,但對方明顯不是普通的少將。特殊事務局雖然沒有聽說過,但用屁股想也知道這種秘密部門掌管的職權肯定非同一般。

    而身為特殊事務局副局長的少將,其手中掌握的權柄與未來的光輝仕途,已經完全可以想象。

    林海心中警長,拿捏證件的手微微顫抖,差點掉在地上。

    汪貴瞥了眼證件上的信息,比林海更加不堪,面對眼前的陣仗差點被嚇得摔倒在地上。

    他臉色發白,心中叫苦不已。

    這都什么個事啊,我也沒做什么,怎么連將軍都來了!?

    林海小心地將證件遞交給宮詩韻,緊張道:“將軍有什么事盡管吩咐,只要在我的職務范圍內,我一定盡力配合。”

    汪貴抹了把冷汗,心中雖然緊張無比,但趕忙附和:“對對。”

    宮詩韻微微頷首,沒有與兩人深談的意思,道:“那就麻煩兩位了。”

    “將軍,已經檢查完畢,沒有發現監控設備。”

    “好,注意安放反監控設備,務必做到絕對保密。”

    宮詩韻吩咐著,轉而看向兩人道:“在此之前,兩位還需要簽訂一份保密協議,保證今天的會議不會以任何形式透露出去。否則等待兩位的將是軍事法庭的審判,至于結果。”

    宮詩韻說到后面,露出了深沉的表情,讓兩人不由更加的緊張與害怕。

    他們面面相覷,艱難地咽了口唾沫。

    保密協議,軍事法庭!

    我們到底摻合了什么事啊!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