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56章 風雨欲來
    李昊半開玩笑道:“難道宮小姐僅僅想要錄制一下影像?”

    宮詩韻微笑道:“先生說笑了,這幾件東西是先生的合法財產。詩韻冒昧前來請求錄制影像已經非常失禮,怎么敢要求更多。”

    李昊頗為滿意宮詩韻的識趣,尤其是對方特意帶來的消息又比較有用。

    他沉吟幾秒,道:“這三件古物我可以無償捐贈給國家,但我要親自見見負責研究這三件古物的專家教授,咨詢幾個小問題。”

    宮詩韻聞言滿臉喜色,自然不會拒絕。

    相比較能夠迎回三件古物這種大喜之事,李昊想要見見專家詢問幾個問題根本就無足輕重。

    她站起身來,鄭重地欠身道:“多謝先生深明大義,先生回到華夏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地方,可以隨時聯系詩韻。”

    李昊微微頷首,轉身拿出了那三件古物。

    對他來說,自從確定了自身確實是穿越到過去而非平行世界,這三件古物就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了。與其留著三件意義不大的古物,李昊更想從真正的專家口中換取一些情報。

    關于呂校尉的歷史情報!

    他想要知道,那些歷史專家又知道多少關于呂校尉的事情。

    畢竟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些單薄,許多事情做起來非常麻煩,尤其是關于情報方面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借此機會搭上國家的線,以便將來驗證歷史到底改變了多少。

    宮詩韻沒想到峰回路轉,族叔請求的事情會在這里出現轉機。

    她滿臉喜色地接過三件古物,高興道:“多謝李先生的慷慨,這件事我會如實稟報上面。”

    李昊隨后與宮詩韻閑聊幾句,但也并未多做挽留。

    宮詩韻來得快,走的更快。

    拓跋狂立在窗前眺望著宮詩韻離去的背影,似有所指地提醒道:“宮小姐可不是簡單的人物。”

    李昊眼簾微垂,并未在意。

    下方。

    身高馬大的谷姐緊隨在宮詩韻的身后,面容冷峻無比,眼神充滿了警惕。她外罩看似單薄的黑色戰斗服,內著簡單的灰色背心,健碩的身材著實讓大部分男人汗顏。

    “這個人,很麻煩。”

    宮詩韻突然開口,讓谷姐有些反應不過來,神色明顯愣了一下。

    她小心道:“小姐說什么?”

    宮詩韻微笑道:“沒什么,只是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人。”

    有趣?

    谷姐聽到宮詩韻的話,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她回想起那些被小姐稱作有趣東西的最終下場,不禁打了個寒顫,忍不住笑道:“誰家孩子那么倒霉,居然能被小姐稱作有趣?”

    宮詩韻腳步微頓,眼中閃爍著危險無比的光芒,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

    她側首看向谷姐,溫柔道:“谷姐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會?”

    谷姐頓時額頭冷汗淋淋,心中暗罵自己大意了,居然把心里話直接說了出來。

    面對宮詩韻的質問,谷姐眼神閃爍,神色頗為不自然。

    她左顧右盼,哈哈笑道:“對了,暮雪好像也要去參加無限制格斗。雖然她不是第一次參加無限制格斗大賽,但其他國家說不定又有了什么底牌,而且關于兩個活藥劑的事情。”

    宮詩韻聽到活藥劑,也沒有了繼續追究的心思。

    關于超神藥劑出世的消息,在各國高層早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大部分的人雖然知道超神藥劑再次出現的事情,卻并不知道兩支超神藥劑并非基因藥物,而是活生生的超神藥劑實驗體!

    宮詩韻臉上神色平靜,星眸中滿是無情的冷色:“兩個活藥劑必須盡快找到,如果不能帶回華夏,務必將他們擊殺,決不能讓兩個活藥劑落入其他國家手中。”

    谷姐也明白那兩個活藥劑代表了什么,心中微微松了口氣,暗道自己機智,轉移了小姐的話題。

    她恭敬道:“飛鳳組領命,定會完成小姐的命令。”

    宮詩韻平淡道:“南海艦隊目前駐扎在我國海域邊緣,隨時都能對我們進行遠程支援。讓我們的人全副武裝隨時待命,這件事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至于你剛剛的話,我們有時間慢慢談。”

    谷姐聞言,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完了。

    與此同時,魔鬼島一處奢華別墅。

    “小姐,對方拒絕了我們的邀請。”一位衣著講究,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茍的西方中年人對貝蒂道。

    貝蒂絲毫不意外,淡然道:“知道了。”

    管家恭敬地應了一聲,然后遲疑道:“我們是不是立刻展開其他計劃?”

    “先等等,目標還需要繼續觀察一下,我們不能做出任何無意義的冒險舉動。”

    貝蒂悠然地喝著芬芳的紅茶,話語不急不緩:“東贊達耶不是已經到了,有空安排他們見上一面。大師雖然還沒有進入超凡境界,但精神境界已經是華夏難得的高手。以他的能耐,應該可以給我們一個比較中肯的答案。”

    管家聞言,哪里還不知道貝蒂的意思。

    用東方的話來說,就是謀定而后動。

    他再也沒有多說什么,恭敬地行了一禮,隨后宛若雕塑般立在一旁等候吩咐。

    經過短暫的沉默,貝蒂突然吩咐道:“估計其他國家的人應該已經發現了兩支活藥劑的蹤跡,既然已經確定兩支活藥劑在斗獸場,那就讓烈虎去試試他的實力。”

    貝蒂臉上突然多了幾分冷笑,低聲道:“三十多年了,他們還真是會躲。

    當年約翰教授以自己作為實驗體,最終無法承受超神藥劑的力量而崩潰。但現在看來,超神實驗還不算完全失敗。

    讓我們的人放手去做,駐扎在關島的太平洋艦隊會給予我們最大的支持。”

    管家神色微變,沒想到連軍方都已經插手。

    他心中暗驚兩支活藥劑引發的動靜,恭敬道:“遵命。”

    “將東贊達耶大師請來。”貝蒂沉吟片刻,吩咐道。

    片刻后,一位面容黝黑,頗具風霜的老人走了進來。他身材矮小干瘦,著黃色袍子袈裟,戴僧帽。

    貝蒂起身以流暢的華夏語歡迎道:“有勞東贊達耶活佛親自走一趟。”

    東贊達耶頌了聲佛號,在貝蒂面前平靜地坐下。

    兩人落座,貝蒂直接道:“關于超凡強者,活佛知道多少?”

    東贊達耶面皮微動,沉吟半響道:“超凡強者只是一個籠統的稱呼,但凡能夠超越宗師境界的存在,都可以說是超凡強者。但實則即便是超凡強者,也有著諸多劃分,在沒有見到那位超凡入圣的大宗師前,請恕我無法回答。”

    貝蒂黛眉微挑,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問道:“超凡強者還有具體的劃分?”

    東贊達耶微微頷首,解釋道:“在古老的年代,修行遠沒有現在艱難,更沒有后天、先天之分。這些境界統稱為養元,而養元之上的境界,正是人們所說的超凡境界。

    超凡之上為凝法境界,再之后則是法相境界。

    凝法是超凡的開始,可以修習神通術法。法相則是真正的超凡入圣,可以輕松活數百,甚至上千年。”

    活上千年!

    貝蒂神色微變,眼中透著些許的不信。

    人類怎么可能憑借所謂的修行活上千年,就算是如今最先進的基因科技也只能面前延續人類二十年的壽命罷了。

    而即便是為人延壽二十年,所需要消耗的資源對普通人來說,已經堪稱天文數字!

    魔鬼島的一處奢華莊園內。

    狐美人臉上滿是歡悅之色,立在光潔明亮的鏡子前,一手拿著淡紫色的華貴和服,一手拿著淡紫色的華夏古代風格服飾。她不時比劃著幾件衣服,似是在糾結應該穿什么樣的衣服才好。

    鏡子內,安倍鳳舞神色冷漠,素雅的長裙為她平添了幾分仙氣與冰冷。

    “你說我該穿這件和服好,還是穿這件華夏古典服飾好。對李君來說,和服應該充滿了異域風情,但華夏古典服飾應該會多一些親切感。”狐美人似是糾結,又好似是在苦惱。

    安倍鳳舞冷漠道:“真正的強者,無不心如鐵,意如鋼,就算你脫光了站在他們面前也沒有意義。”

    狐美人嘴角微翹,狐媚的明眸透露著深思,似乎頗為意動。

    她嬌媚笑道:“這倒是個好主意。”

    安倍鳳舞冷漠的神色微僵,似是沒想到狐美人會真的這樣沒有節操。

    她柳葉般纖細的黛眉微動,目露微怒之色,冷聲道:“這是我的身體。”

    狐美人嘴角的笑容越發嬌媚,玉手拂過垂在身前的秀發,頗為得意地笑道:“所以就更沒有問題嘍。”

    安倍鳳舞柳眉倒豎,毫不遮掩自己的怒色,徹底被狐美人的瘋狂打破了平靜如水的心境。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