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38章 李暮雪
    上海,一處高檔酒店。

    李昊坐在床上翻閱著手中的合約文檔,臉上滿是止不住的笑容。

    七億現金。

    一座位于上海佘山,占地兩千五百平方米的東方庭院式獨立別墅,作價六億。一座位于京城古城區的四合院,占地面積約一千兩百平方米左右,作價五億。

    另有位于上海、京城的店面五個,總作價四億多。

    李昊清點著這次的收入,不由感覺宛若墜入了不真實的夢境。

    幾天前自己還在為工作發愁,現在卻已經身價億萬!

    如此奇妙的變化,如果不是李昊在三國時代經歷了更多神奇的經歷,早已經忍不住仰天狂笑失去理智了。

    雖說那幾億現金到時候還要扣去巨額的稅收,但哪怕是剩下的錢已經足以讓李昊欣喜若狂。

    他從來都沒有想象過,原來錢還可以這么好掙。

    “我賺錢了,賺錢了,我不知道該怎么花。左手一個美國妞,右手一個日本妞。”

    李昊哼著變調的歌曲,翻閱著手機上的聯系人,看著兩個熟悉的號碼,臉上神情有些復雜,其中有感激,還有愧疚,同時還有些苦惱。

    掙錢了雖然好,但這掙得好像有點太多了,該怎么和爸媽他們解釋,好像也是個問題啊?

    就在李昊苦惱的時候,電話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一張宜喜宜嗔的笑臉被投影出現,上面飄著偌大的名字——李暮雪。

    李昊看到來電人,眼睛不由亮了起來。

    電話接通,一位身著白色運動服,梳著黑色馬尾的高挑少女被投影出來。她小麥色的皮膚光滑而又細膩,臉上掛著細密的汗珠。看她背后的環境,似是在健身房。

    李暮雪做著跑步的姿態,故作惡狠狠地瞪了李昊一眼,哼哼地威脅道:“昊子,你小子是不是找揍啊,來上海也不知道給姐打個電話。要不是看到你的空間動態,我還不知道你來上海了。”

    李昊聞言,頓時回想起曾經算不上美好的記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李暮雪是他的遠親堂姐,兩人從小一起在村里長大。

    不過與小時候比較文靜的李昊相比,李暮雪從小就是個讓人頭疼的戰斗狂,基本上村里的小孩子就沒有沒和她打過架的。

    而李暮雪長大后也不負村霸的威名,高中畢業就選擇了入伍從軍。至于李暮雪參軍后的具體經歷,李昊就不怎么清楚了,因為對方很少談及那些事情。

    他只知道李暮雪當兵五年才從軍中退伍,而且還獲得過好幾枚勛章。

    雖然曾經被痛揍的記憶并不美好,但李昊現在有著接近凝法后期的修為,自然不會懼怕曾經的村霸。

    他緩過神來,得意笑道:“暮雪姐,正所謂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我現在可是今非昔比。”

    李暮雪認真地打量了一番,贊同地點頭道:“頭發變長了,皮膚更白了,也變得更娘了。天啊,昊子你不會變藥娘了吧。”

    李暮雪說到最后,雙眼放射出驚人的神采,更是悄咪咪地吞了口口水,一副女色狼的模樣。

    李昊滿臉無語,更加無力吐槽。

    你這副神態,到底幾個意思啊?

    李暮雪大眼睛瞇成了月牙,勾引道:“昊子,要不要姐姐贊助你些錢去泰國做手術,以后我們就是好姐妹了。”

    李昊深吸了口氣,勉強壓制住一巴掌扇飛李暮雪的沖動,沒好氣地罵道:“滾,我這是藝術,你懂不懂什么叫藝術。再有這種變態的想法,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李暮雪撇了撇嘴,滿臉可惜的神色,嘆道:“哎,昊子你從小就比較清秀,變成姐妹一定會很漂亮的。真不要試試嗎,會開啟新世界的大門呦。”

    李昊罵道:“艸,你個死變態蕾絲邊,再說我就翻臉了。”

    “好吧,好吧,不說了。你打算在上海玩幾天,要不要明天上午來找姐姐玩,到時候姐姐給你介紹幾個好姐妹。保證她們各個都是大美人,而且身手不凡。”

    李昊嗤笑道:“呵呵,你確定你的那些好姐妹還沒有被你糟蹋了。對了,我不記得你上次說在京城給人當保鏢,怎么突然跑到上海來了。”

    “切,你當我李暮雪什么人,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吶。”李暮雪不滿地哼了一聲,隨意道:“我們大老板明天要去公海出差,我這做小保鏢的當然要跟著嘍。”

    公海?

    李昊眼中閃過異樣,心中有些愕然。

    不會這么巧吧?

    李暮雪簡單的說了幾句,顯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扯開話題道:“昊子,沒看出來啊,你這是住高檔酒店了。怎么,最近發財了。”

    李昊回過神來,沒有繼續追問,笑道:“何止是發財,根本就是天上掉黃金餡餅。我現在可是在上海有房子的人了,有時間我帶你去玩玩。”

    正所謂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面對勉強算是兄弟的發小,李昊迫不及待想要抒發一下心頭的興奮與激動。

    李暮雪就差在臉上寫著不信,嗤笑道:“臭小子能耐了,把你嘚瑟的。就你還在上海買房子,姐現在的工資都不敢想。好了,姐這邊有點事情,等出差回來再找你玩。”

    李暮雪說著,掛斷了電話,讓李昊心中頗為可惜。

    哎,說實話都沒有人相信了。

    與此同時,上海某處五星級大酒店總統包間,健身房。

    一位短發的嬌小少女高舉著手機,一邊躲避著李暮雪的追殺,一邊得意地大笑道:“大消息,大消息,暮雪姐背著我們偷偷包養小鮮肉。截圖為證,剛剛他們有說有笑,我可是都聽到了。”

    “嗤,我倒是更愿意相信暮雪把你個小丫頭糟蹋了。”

    一位皮膚呈古銅色,肌肉健碩足以讓大部分男士汗顏的女人走了進來,嘲笑道。

    嬌小少女聞言,頓時蹦了起來,不滿地哼哼道:“喂,谷姐你什么意思,我說的可是真的。你看,你快看啊,我這還有剛剛的截圖吶。”

    她說著,放出了李暮雪與李昊聊天的截圖。

    谷姐雙眼微亮,嘖嘖有聲:“這皮膚還真夠白的,小臉蛋雖然不算多么俊朗,倒也勉強過得去。沒看出來啊,我們家暮雪還好這一口。”

    李暮雪落落大方,絲毫沒有害羞的意思。

    她一巴掌敲在嬌小少女的額頭,沒好氣地哼道:“臭丫頭,一邊玩去,這是我弟弟。”

    李暮雪說著,得意的瞥了眼健身房的看熱鬧的其他幾人,笑道:“怎么樣,要不要我介紹給你們認識。我弟弟這人比較文靜,要不是看在好姐妹的份上,我可不舍得把弟弟介紹給你們認識。”

    谷姐略顯粗重的雙眉微挑,調笑道:“就是不知道是親弟弟,還是情弟弟。親弟弟我們倒是不介意認識認識,情弟弟好像就有些.....”

    “嚯嚯嚯,情弟弟不是更刺激。”嬌小少女雙眼放光,打斷了谷姐的話,發出怪異的笑聲。

    “去你的,死玉兒。”李暮雪沒好氣地笑罵道。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