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33章 我怕一出手就把你打死了
    “李先生,我們董事長會在兩個小時內趕到,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話,可以直接聯系我。”黃雨欣眼圈微紅,但還是勉強保持著應有的禮儀。

    李昊微微頷首,道:“不用了,我在這里等等就行了。”

    以他現在的修為,百米之內就算是螞蟻爬行的聲音都能清晰的感知到,更別說黃雨欣剛剛在隔壁的電話了。

    只是不管黃雨欣與家人有什么矛盾,到底是別人的家事,李昊可沒有那么大的心什么都想要摻合。

    房間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沉悶了起來。

    一個半小時后,房門被人推開。

    “哈哈,這位想來就是李先生了,鄙人黃玉郎,德寶藥業的董事長。”黃玉郎一身正裝,看到李昊年輕的面容絲毫不顯意外,大笑著伸手道:“這位是我們德寶藥業的執行總裁拓跋狂。”

    拓跋狂神色慵懶,僅僅隨意地點了點頭,連開口的興致都沒有。

    如果不是黃玉郎一再聲明要他過來,拓跋狂早就已經和兩個剛認識的大洋馬去探討生命的哲學了。

    所以對于打擾了自己好事的李昊,拓跋狂心中還是頗為不待見。

    李昊對黃玉郎的態度頗為滿意,不以貌取人說起來簡單,但又有幾人能夠做到。

    黃玉郎是什么樣父親且不談,但這份氣度著實讓李昊頗有好感。

    他瞥了眼轉身離去的黃雨欣,微笑著與黃玉郎握手道:“居然是黃董事長親自過來,看來我手中的這寶貝是遇到了懂行的人。”

    黃玉郎面露微笑,眼中多了幾分探尋,緩緩道:“小兄弟能拿出靈參地寶這種傳說中的仙物,想來應該也不是普通人吧。”

    “什么,靈參地寶,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存在靈參地寶?”拓跋狂的瞇瞇眼陡然大睜,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簡直亮瞎了李昊的眼睛。他心中愕然,終于明白對方為什么始終瞇著眼睛了。

    一個男人,有著一雙楚楚可憐的水汪汪桃花眼,當真是。

    李昊心中好笑,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

    只是此時,拓跋狂已經沒有心情去關注自己始終隱藏的秘密是否泄露,神色變幻間多了幾分驚喜與不信。

    別人或許不清楚靈參地寶的意思,但他們身為中藥世家,怎么會不知道這種傳說中的仙物。

    正所謂七兩為參,八兩為寶!

    但少有人知道,寶參之上還有傳說中的靈參,又被稱之為靈參地寶。

    當然,靈參地寶知道的人或許不多,但如果說起它的另一個稱呼,知道的人會更多一些,那就是人參娃娃!

    李昊從拓跋狂閃瞎眼的桃花眼轉開目光,看向黃玉郎探尋的眼神,平淡道:“您不需要知道我的來歷,只需要知道我手中有靈參地寶,并且想要出售就行了。如果黃董事長有興趣的話,直接開個價吧。”

    黃玉郎眼神閃爍,心中越發確定了李昊來歷不凡。

    靈參地寶的價值,已經不是金錢能夠衡量。那是舉世難尋的至寶,可能全世界僅此一株。

    他心中好奇李昊的來歷,但也明白現在不是關心這些問題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盡快把交易確定下來。

    黃玉郎沒有直接回答李昊的話,轉而說道:“我需要確定一下貨物,不知道李先生方便嗎?”

    李昊沒有說話,直接將盛放著千年靈參的木盒放在了茶幾上。

    黃玉郎還沒有動作,拓跋狂已經急匆匆地打開了木盒。

    藥香撲鼻,讓人忍不住感到心曠神怡。

    黃玉郎來不及訓斥拓跋狂,感受到體內明顯運行速度加快了許多的內息,心頭激動無比。

    僅僅是自然散發的藥香就已經能夠加快內勁修行,這肯定就是傳說中的靈參地寶,絕對不會有錯。

    拓跋狂深吸了口氣,滿臉興奮地陶醉道:“好藥,真不愧是傳說中的靈參地寶。有了這東西,我們就有希望突破宗師境界了。”

    他說著,似是才發現這里并非說話的地方,直接目光如炬地看向李昊,以不容拒絕的口味道:“這藥我德寶藥業要了。”

    只是語氣雖然嚴厲,但配上楚楚可憐的桃花眼,怎么看都沒有一點的威懾力,甚至讓李昊還有種想要大笑的沖動。

    黃玉郎眉頭緊皺,對拓跋狂失態的表現非常不滿,但他也能理解對方現在的心情。

    其實少有人知道,黃家與拓跋家不僅是中藥世家,更是古武世家。

    不過武道愈發艱難,數百年來兩家早已經,不,應該說整個世界都已經武道式微。

    不說傳說中的神仙妖怪,連先天境界的武者都不多見(養元中期),更別說傳說中的宗師高手(養元后期)。

    這株靈參地寶對任何武者來說,都是無法拒絕的誘惑。

    只是黃玉郎雖然不滿拓跋狂失態的表現,李昊倒是覺得他可愛異常。因為他就喜歡這種腦門上頂著‘爺有錢,隨便宰’的冤大頭,也說明自己能將靈參賣個好價錢。

    李昊似笑非笑,直接點破了兩人的目的,道:“兩位都是真正的明白人,應該知道這株靈參對修行的作用。你們如果有誠意,那就直接開個價,只要價錢合適,這靈參自然就是你們的了。”

    從剛開始見面,李昊就知道他們身負內家真氣。

    不過兩個連養元中期都還沒有踏足的人物,實在是難以吸引他的興趣。如果不是拓跋狂失態地說出了突破所謂的宗師境界,李昊都沒想到還能這么提升靈參的價值。

    畢竟靈參也就對養元境界有作用,對他而言已經沒有什么意義。

    李昊現在雖然還處于凝法中期,但神通種子已經有了破繭成蝶的跡象,距離養元后期的神通顯化并不算遠了。

    尤其是他以無上神通鑄造自身根基,法力的雄厚程度遠勝同境界的其他修士。如果以數據對比,李昊的法力雄厚程度超過同境界修士,以小神通為根基者的一百倍,以大神通為根基者的十倍!

    故而以他現在的實力不說一念改天換地,但呼風喚雨,一念斬江河,都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樣堪稱小型核武的武力值,又怎么可能會在乎兩個還在養元中期掙扎的小家伙。

    而黃玉郎兩人聽到李昊的話,神色同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更加斷定李昊也是同道中人。

    黃玉郎為人沉穩,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

    不過拓跋狂可沒有那份心性,聞言頗感興趣地看向李昊,心中有些驚訝。對方既然是同道中人,不會不知道靈參地寶的價值。可他為什么不自己使用,反而要拿出來賣。

    拓跋狂心中疑惑,倒也沒有傻的直接追問,眼睛微轉想到了試探李昊的來歷辦法。

    如今華夏留存的武者派系已經不多,只需要試試對方的身手招式,定然可以窺探他的來歷。

    拓跋狂笑道:“沒看出來李先生還是同道中人,要不要過兩手。拓跋不才,不久前剛剛貫通十二正經的第九脈,成功進階后天后期。”

    雖然說著不才,但拓跋狂的下巴都快翹到了天花板,顯然對自己的進境非常的滿意。

    李昊笑而不語,心中暗道:“我怕一出手就把你打死了!”

    同時他對現代所謂的后天、先天隱隱有了些許的猜測。

    說到底,后天、先天、宗師,就是將養元境界做出了更加細致的劃分。

    不過以現代的情況,能突破養元后期已經是極限,沒有天地靈氣的支撐,根本不可能突破凝法境界。

    至于貫通十二正經的第九脈,我當初花費多長時間突破來著,三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來著。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