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房產大玩家 > 948.競爭和……榮耀!
    同時,當韓開弘跟翟德海有過徹底的交流之后,他對翟德海其人,也有了一個更加深入的了解。

    在這之前,一方面是因為兩人之間屬于上下級從屬關系,本就不可能有太深入的交流。

    更何況在另一方面來說,他們還屬于不同的陣營里……就更不可能交心了。

    但是經過這一回被陳晉的攪局,韓開弘的原意是要站出來據理力爭了,卻沒想到……翟德海更先他一步站到了最應該站的陣營里——人民公仆!

    只要雙方都還站在這個陣營里,那么有很多事情,就不需要解釋太多了,只要符合群眾的利益,就符合他們的利益。

    于是韓開弘問道:“老翟,那你原來到底打算讓陳晉做什么呢?”

    “……”

    翟德海皺著眉,思考了片刻才開口應道:“這事情本來不是你這個級別能知道的。”

    “啊?”韓開弘一驚。

    他確實還比翟德海低了半個身位。那么說來的話……

    翟德海即將說的事情,豈不是到了“事關社稷”這種程度了?

    “你猜的沒錯。”翟德海從他的表情里讀出了震驚,繼續道:“只有我和韋舒浩知道。不過,應該很快就會下達正式文件了,我們也更應該提前做好準備。”

    “為了十年以后的大事!”

    “十……十年以后?”韓開弘被震得結巴了。

    他想象不出來,什么樣的大事,需要提前十年開始計劃?

    不用說十年以后他們還在不在位置上都還未可知呢!

    “十年樹木嘛。想要勝利的果實,不得先種樹呀?”翟德海開始嚴肅起來:“這個計劃,注定需要經過兩屆甚至三屆省府班子,才可以完成。”

    “到底……是什么大事?”韓開弘漸漸回過味來。

    翟德海剛才還是保留了一些東西的,把自己站在人民群眾的陣營里,不受時家影響,既顯示了氣量,又顯示了肚量,更顯示了他本人的偉光正!

    事實上,如果真的是從頂層直接下達的計劃,那么借時家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真的去破壞什么。

    翟德海眨眨眼,見他一臉的詭異,露出微笑,輕聲說了一句話……

    “東江市,將要申辦2022年的亞運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

    韓開弘直接傻眼了!

    怪不得!怪不得!

    一切都說的通了。

    “可是,陳晉能為這個計劃做些什么呢?”他納悶道:“他只是一個開發商而已。”

    翟德海聳聳肩:“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東江市沖擊國際大都市的契機,同樣也是為楚南省徹底正名的機會!”

    “自從1982年,我國第一次在亞運會上實現了金牌數和獎牌數的兩個第一之后,實現了對和國的超越。但是和國自詡亞洲第一強國,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努力和追趕。”

    “尤其是從1990年,第十一屆亞運會第一次在我國舉辦之后,緊接著的第十二屆,就在和國舉辦了。”

    “而去年的第十六屆亞運會,是在我國南粵市舉辦的。”

    “現在,2014年和2018年的舉辦地都已經選定了,接下去就是2022年的舉辦地選擇了。而我們最大的對手,就是和國……我們將會……”

    “不惜一切代價,必須把亞運會留在華夏!”

    翟德海說著,緩了口氣,又繼續道:“以東江市的地質條件而言,對地鐵的修建可是相當大的難題啊!”

    “你真的以為,只憑著吳青山和樊梁華,能夠從國家手里批下來修建地鐵的資金嗎?”

    “老韓,這可是國之大計啊!憑什么頂層會這樣不計代價的支持,你想過其中的理由嗎?”

    韓開弘愣了愣神,說不出話來。

    這是他入仕一來,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格局不夠,目光短淺,不堪重用。

    “接下來,東江市最重要的事情只有兩件:1、東江北站的擴建,以便將東江納入全國的高鐵系統當中。2、亞運村和亞運場館的建設。”

    “當然了,這一切的先決條件,是東江市能夠成為全國、全亞洲都矚目的城市!”

    “所以我不知道陳晉能做什么,我只需要晉涵集團作為一家楚南省的企業,變得更強,更大!我要他幫助東江市,打敗和國人!”

    …………

    …………

    韓開弘已經坐在了翟德海辦公室的沙發上,緩緩消化著剛剛得知的消息。

    實在太震撼了!

    而他同樣作為楚南省的高級領導,一輩子能夠有機會參與進這樣的大事件當中,豈是榮耀兩個字能夠形容的殊榮?

    兩個人就這么沉默了一陣之后,韓開弘急吼吼的摸出手機,想要通知陳晉,什么都不要做。

    然而他剛拿出手機,就看見屏幕上一些微博新聞的提醒……

    “晉涵集團將與翔云集團聯手?”

    “陳晉+馬韞,楚南省府受挫?”

    “…………”

    “這……”韓開弘吞了吞口水,把手機遞到了翟德海的面前,沒有說話。

    翟德海詫異的接過來,剛看了第一眼,就要跳腳罵娘的沖動!

    不就是一句話兩句話沒說好嗎?至于這么落井下石的嗎?

    被你這樣的輿論一帶,楚南省的面子往哪擱?我不要面子啊?

    “尼瑪……”翟德海罕見的罵了句臟話,卻又瞬間無言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心心念念一個人的好,結果發現人家把你當煞筆。

    “還好還好。”韓開弘小心翼翼的打開看了一下道:“不是他自己發的,只是一些營銷帳號。”

    翟德海卻是黑著臉,也不管他,直接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到了網監中心,親自指示……

    “把微博上那些關于晉涵集團和楚南省府的消息,統統都給我控制住!”

    “啪!”他把電話甩上,又無奈的看了一眼韓開弘:“你的女婿,你自己去搞定。真是的,我容易嗎我?找誰惹誰了!”

    “嘿嘿~我來搞定,我來搞定!”韓開弘連忙賠笑,接著又問道;“那……那個申請報告?”

    “不批!扣下了!”翟德海惱羞成怒,卻發現韓開弘已經從桌上拿了起來,一溜煙就閃人了。

    “老韓!”

    “韓開弘!”

    “這尼瑪的……”

    翟德海站在辦公室門口喊了一聲,看著韓開弘飛速離開的身影,卻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折騰吧!折騰吧!只要能把楚南省這一畝三分地折騰出花來,我就由著你折騰!”

    。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