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惡魔就在身邊 > 02182 援軍?
    胡魯斯嘶吼著,將身上的鋼筋抽出來。

    胡魯斯并未因為受傷而變得虛弱。

    相反,痛楚與鮮血反而讓他變得更加兇殘。

    吼——

    胡魯斯咆哮著,邁開步伐以更快的速度,更絕倫的力量撲向陳曌。

    這次陳曌沒有動,任憑胡魯斯的爪子落在身上。

    胡魯斯的爪子在陳曌的皮膚劃過,濺起無數火星。

    “你還需要更用力一些。”陳曌淡淡的目光看著胡魯斯。

    胡魯斯再次一聲咆哮,換一支爪子拍在陳曌的頭上。

    可是,他把自己的臂骨拍碎了,還是沒能帶給陳曌一點點的傷害。

    胡魯斯大駭,眼前這家伙怎么回事?

    陳曌這時候已經抬起右掌,看似輕輕的在胡魯斯的胸口那么一推。

    胡魯斯便失控的砸飛出去。

    胡魯斯再次站起來,再次襲來。

    再次被擊飛,再來,再被擊飛。

    如此反反復復十幾次。

    陳曌的雙腳終于動了,漫步的走向胡魯斯。

    胡魯斯擁有著怪物級的恢復力。

    可是這不代表他擁有不死之身。

    幾次三番的重傷,都讓他的氣力開始衰竭。

    “你比我想象中的弱很多,很多。”陳曌平靜的看著胡魯斯。

    “你不能殺我……”胡魯斯氣喘吁吁的看著陳曌:“這里不允許殺人,如果你殺了我,你會有更大的麻煩。”

    “不能殺圣耀者之戰的參與者,可是你并不是參與者。”陳曌看著胡魯斯說道:“而且你犯規你,你主動挑釁參與者,而且你還主動接近參與者的范圍,所以我殺你合情合理。”

    陳曌伸出手掌,向著胡魯斯一壓。

    本來,陳曌是要下殺手的。

    可是下一瞬,胡魯斯卻消失不見了。

    不過胡魯斯的氣息還在。

    陳曌轉過頭,看到一個人正提著胡魯斯。

    那人留著小胡子,身上花花綠綠的。

    在小胡子的身邊還有七個人。

    瑪法將胡魯斯丟在地上。

    “就想著你怎么這么久沒回來。”瑪法看了眼地上的胡魯斯:“幸好我們回來看了眼,不然的話,你今天就要折在這里了。”

    “這家伙很厲害……不,非常厲害。”胡魯斯在同伴的快速治療下,重新站了起來。

    陳曌瞇起眼睛,看向瑪法等人,加上胡魯斯,一共九個人。

    “你們是他一伙的嗎?”

    “閣下,怎么稱呼?”瑪法溫和的看著陳曌。

    同時心中嘀咕,能夠把胡魯斯打成這樣,實力絕對不俗。

    可是他絞盡腦汁,也沒想清楚,陳曌到底是什么來路。

    華夏?東瀛?這兩個地方的通靈師是最有可能的。

    華夏的可能性更大。

    不過華夏的那些名門望族中,出眾的年輕一輩,自己的名單上多多少少都有記載。

    怎么也沒找到與眼前這個人特征信息符合的人。

    “贏得了我就告訴你。”陳曌淡然說道。

    “瑪法,讓我給他一些教訓。”

    “真是狂妄的小家伙。”

    瑪法也被陳曌的話氣笑了。

    “閣下,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當然。”陳曌微笑的點點頭:“你們今天都要死在這里。”

    “你在開玩笑吧?一定是這樣的,呵呵……你真幽默。”瑪法輕笑著。

    “不,我是認真的,你看我的表情……是不是很認真?”

    “也許你還不清楚我和我的手下是什么人,所以這不怪你,可是你的無知卻會給你帶來災禍。”

    瑪法的眼中突然爆發出兇光。

    剎那間,陳曌感覺到身體被一股無形力量拉扯著。

    不過這股力量并不是很大,至少這股力量遠遠達不到撼動陳曌的地步。

    瑪法的眼中露出一絲詫異。

    自己的置換魔法居然對眼前這個人無效?

    “開始了嗎?”

    陳曌左右看了看,他沒察覺出是誰動的手。

    甚至陳曌都不知道這個魔法到底有什么用途。

    這個魔法的效果應該不弱。

    不過首先是被自己的無屬性體質削弱了絕大部分力量。

    隨后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效果微乎其微。

    “看起來你的魔法抗性很高。”瑪法平淡的說道。

    雖然自己的拿手好戲被陳曌瓦解了,不過瑪法卻不以為然。

    一個置換魔法并不是他的全部,也不是他的底牌。

    他有太多太多克敵的魔法。

    “或許我應該稍微認真一些。”瑪法抬起右臂。

    他右臂手腕上戴著一串五顏六色的寶石。

    這串寶石開始閃爍起絢爛的光芒。

    “重力,千倍!”瑪法大喝一聲,恐怖的魔力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

    呼——

    所有人都感受到瑪法身上恐怖的魔力。

    宛如山崩海嘯一般侵襲每一個人的心靈。

    灰白社和阿爾卑斯聯盟的成員都被嚇得臉色蒼白。

    這個小胡子比那個野獸一般的通靈師更可怕。

    而且這種可怕是可以看到的。

    僅僅只是他釋放出來的魔力,就比他們兩個團隊所有人加起來都要龐大十倍。

    不敢想象,如果他全力以赴的話,那將會是多可怕。

    剎那間,陳曌周圍的地面全都支離破碎。

    可是,陳曌卻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

    瑪法的臉上露出更為詫異之色。

    重力魔法是無法被豁免的,也無法被抗性抵消。

    重力魔法其實是物理攻擊,所以不管有多高的魔法抗性都無法被免疫。

    只是,眼前的這個亞洲人看起來完全不受影響。

    也許并不是完全沒影響,他現在可能已經動不了了吧。

    “懷米,用你的最強力量,摧毀他!”瑪法說道。

    陳曌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走到自己的正前方。

    這個叫做懷米的女人身上電光閃爍。

    “goodbye。”

    強烈的電流在空氣中發出爆鳴聲。

    所有人都嗅到焦味,那是電流與空氣相互作用后所產生的。

    而恐怖的高壓電流化作一道洪流,直接吞沒了陳曌。

    這道洪流并未停下奔流的趨勢,依然不斷前進著。

    似是要摧毀所有的一切一般。

    事實也是如此,恐怖的電流將沿途所有的遮擋物全部摧毀,渣都不剩。

    懷米拍了拍手,她對自己的攻擊向來自信。

    在這閃電洪流中,沒有任何物質可以保留下來。

    所有的一切都在洪流中被蒸發。

    除了……她的目標。

    “很不錯的攻擊。”陳曌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除了他身上有些燒壞的衣服之外。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