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紫霄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追溯痕跡
    一顆荒蕪的星辰之上,這里沒有任何生靈。

    謝程不太習慣待在宇宙星空里,就選擇了一處星辰暫時當做落腳之處,只是一處風暴彌漫的荒蕪形成,并不是生命星辰。

    “掌燈使,你可知為何燧皇火紀宮不存于現世?”謝程詢問道,他對這一點有些疑惑,按道理來說,燧皇是人族圣皇,應與世長存,這樣的人物怎么會不存于現世。

    “應是與昊天上帝有關。”掌燈使回應道:“其中細節我也不知,這或許涉及高層次大神通者的爭斗,你不要涉足其中,這次的目的只是拿到燧皇柴薪。”

    “我知曉輕重。”謝程微微頷首。

    然后,他展開神識,探查周圍情況,他的神識強大,足以籠罩方圓上千光年,可他發現,這一千光年內,全都是荒蕪的星辰,莫說是火紀宮的蹤跡,連半個生靈都沒有。

    “火紀宮不在這附近,以我現在的修為也無法遍查整個宇宙。”謝程的眉頭微皺,暗自思索道:“這是燧皇尚在的過去時空,現在的人族應是以燧皇為尊,還是要先找到這個時候的人族,或許就能知道燧皇和火紀宮的線索。”

    尋找人族的蹤跡,這對于謝程來說就要簡單許多了,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無法探查一千光年意外的地方,但他精通卜算之法,推演出哪個方向存在有人族的世界或者星辰,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

    “掌燈使,若是我過于明顯地尋找火紀宮,是否有可能會被發現?”謝程還是比較謹慎的,這里雖然是過去的時空,但不朽之上的大能同時存在于過去未來,若是不小心些,還是可能會被發現。

    “隱秘調查。”掌燈使的回答很簡潔。

    “嗯。”謝程點頭。

    ……

    天高云淡,碧空如洗。

    這里是一片茂密的山林,方圓幾千里群山環繞,林地很多,其中生活著不少野獸,因此許多依山而建的村落,基本都是靠著狩獵山中野獸為生。

    城里的人會固定來收購山中野獸的皮毛和骨肉,對于山下村落的農戶來說,這可要比種莊稼賺太多了,而且還不用擔心莊稼被野獸破壞。

    因此,不少村落逐漸形成了每個月定期狩獵的風俗,甚至有些村落里,還有男孩子成年的時候,要親手獵殺一頭野獸,供奉給祠堂里的祖先來證明自己。

    這樣才算完成自己的成年禮,否則,就不算成年。

    并且,若是狩獵的野獸足夠多,足夠強大,在供奉到宗族祠堂前的時候,就有獲得祖先的恩賜。

    今天,就是王桐成年的日子。

    他提著一把鋒利的斧頭,走進了村后的山林之中,這把斧頭是他父親的,據說曾經狩獵過上百頭兇猛的野獸,只需要把這斧頭拿在手里,一般的野獸就會怕。

    不過,王桐知道,這是自己的父親在給他壯膽,畢竟,他從小就是比較膽小的,但成年禮獵殺野獸的習俗,已經好多年了,他膽小也不能例外,否則會被人嘲笑一輩子的。

    “唉,隔壁劉樹前幾天成年,狩獵了一頭野豬,不少人都拿我和他比較,我要是狩獵地差了,還不得被人笑死?”王桐有些無奈地想著。

    同時在四處張望,看有沒有什么兔子之類的小動物能讓他狩獵的,被人笑話是次要的,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正理,該慫還是得慫。

    這是王桐一直以來的處事標準。

    “吼!!”

    就在這個時候,巨大的猛獸叫聲,忽然就從旁邊的密林里傳來,王桐都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個黑乎乎的巨大身影,撲倒了自己的面前。

    這是一頭三人多高的熊瞎子,似乎十分的饑餓,看著王桐的目光就像是在一份美味的食物,它都沒有任何停歇,直接就向王桐撲了過去。

    “媽呀!”王桐慘叫一聲,拔腿就跑,心里瘋狂地在叫喊,“說好的猛獸看到這斧子就會害怕呢,怎么這熊瞎子一點都不怕啊!”

    “叮!”

    “恭喜你,系統到賬!殺死這個熊瞎子,你將會得到驚喜獎勵!”

    王桐的腦海里,忽然響起了一聲提示,可是他根本就聽不懂這是什么意思,也沒有閑工夫理會,依舊繼續逃跑,完全沒有要攻擊那熊瞎子的意思。

    “砍這頭熊瞎子一下,你就能殺死他,會有獎勵!”

    王桐依舊無視。

    “砍啊!”

    王桐繼續逃跑。

    “你能砍死他!”

    王桐還是裝作沒有聽見,然后他就發現自己停下了腳步,就像是有什么東西控制了自己一樣,他眼睜睜地看著那熊瞎子撲了過來,同時自己舉起了手里的斧頭,沖著熊瞎子就劈了過去!

    “完蛋了!”王桐心里想,自己有幾斤幾兩,他自己非常清楚,就這一把斧子,根本不可能殺死一頭三人多高的熊瞎子。

    噗嗤!

    鮮血噴灑,濃郁的血腥味鉆進了王桐的鼻子,他愣愣地看著眼前被砍成兩節的熊瞎子,整個人都懵了。

    “這,這是我干的??”王桐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斧頭,幾乎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怎么會有這么神奇的事情??

    難道是剛才那詭異的聲音??

    “恭喜殺死熊瞎子,你將獲得獎勵‘荒古圣體’血脈!”

    提示聲再度響起。

    然后王桐就感覺一股熱流充斥在了自己的四肢百骸,身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化,力量增強了不到多少倍,他感覺自己無比的強大!

    信心暴漲!

    于是,在這神秘的聲音幫助下,他開始瘋狂獵殺山里的野獸,最后他把熊瞎子、老虎、野狼……等十幾頭猛獸的尸體用繩子捆綁在一起,拉下了山!

    整個整個存在都沸騰了,王桐將這些野獸,都供奉在了宗族祠堂的之前,村里的所有人都在這里圍觀,因為這樣的供奉,這樣的成年禮,必定會引起祖先之靈的關注!

    王桐跪在祠堂之前,里面的祖先排位齊齊震動,發出明亮的光輝,在天上顯化出一道道威嚴的身影,正是沉睡在祠堂中的祖先之靈。

    周圍的人全都下跪,王桐也不例外,五體投地,叩拜祖先。

    與此同時,先前裝作“系統”,附身在王桐身上的謝程飄然而起,順著這一群祖先之靈的氣息,上溯追尋,感知到了一方浩大無邊的好似介于真實和虛幻之間世界。

    而在這里,他也感覺到了與火紀宮相似的氣息,正如他先前所料,這些能夠駐世長存,并且還能感應現世的祖先之靈,的確和燧皇火紀宮有關。

    先前,謝程卜算出人族的蹤跡之后,經過幾番調查,發現無論是星辰還是世界,人族供奉祖先的風氣都極其濃郁,并且都有祖先顯靈的事跡。

    正常情況下,人死之后,靈應是歸輪回,或是消散于天地,若是成為祖先之靈,能夠接受供奉,甚至顯靈恩賜后代,必定是人為構建的規則。

    這種規則的源頭,多半就和人族的圣皇祖先有關,謝程基于這個推測,就選擇了相對比較偏僻的地方,進行的實驗,借由王桐之手,讓這里的眾多祖先之靈顯化,便可借此追溯到規則的源頭,探查是否真的與燧皇有關。

    至于裝作系統,還有荒古圣體之類的獎勵,那就只是他自己的惡趣味而已,做不得真。
北京单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