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家后門通洪荒 > 第480章 誅仙劍氣(一)(第二更)
    只是如今凝練成功了盤古印記,更是兼修盤古肉身修行之道,這種刺殺之術,頓時威能要大打折扣。

    林淵輕輕一嘆,淡淡道。

    “閣下,你不該動手的!”

    盤膝坐在灰巖之上,林淵周身朵朵淡金色煉化隨著絲絲玄光飄然出現,護體盤古玄光化為一朵朵太霄金蓮。

    “死到臨頭還要逞能,太淵道人,可憐你作為地仙之祖,一身大運,卻要隕落在吾之手中,不過你這道人且放心,吾會好好利用你之地仙一脈!”

    在大道之力投影中的一片花瓣中,炎繭身形冷然出現,冷笑的望著林淵。

    他手中一柄血炎凝練而成的道劍驟然出現,微微一指,輕輕抖動,一股大道之力凝練而成的劍芒以快到無法形成的速度斬在一朵太霄金蓮之上。

    那朵太霄金蓮在血色劍光中剎那枯萎,但轉瞬又有一朵太霄金蓮出現,接連粉碎,卻見那太霄金蓮不斷出現,消弭血色劍光。

    “果真是很可怕的劍術!”

    灰巖之上,林淵身形穩如泰山輕輕點評,但旋即又自輕嘆道。

    “只是這種完美的劍術落入閣下手中,著實是可惜了,你完全未曾發揮出這般劍術的威能!”

    “吾等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一擊受挫,炎繭面無表情,只是聽到林淵話語,眸光森然。

    “少逞口舌,閣下今日難逃一死!”

    炎繭身形轉瞬消失。

    花葉隱殺之術,實則是一種十分詭異的靈族傳承。

    這門法訣,能夠融合靈族任何靈種的能力,融合晉升。

    融合乙木靈根的能力,能夠獲得乙木靈根的乙木之力,以及乙木靈根對于環境的適應能力,匿息能力。

    融合離火靈根,能夠獲得離火靈根的離火之力,以及對于火屬性的抗性,適應能力,以及火遁能力。

    融合庚金靈根,能過獲得庚金之力,以及庚金之氣,乃至于金遁能力。

    九枝十三葉,能夠將花葉隱殺之術修行到九葉,將會繼承大部分靈種匿息能力,容身虛空,容身虛空,容身大道都是如魚得水。

    刺殺起來,更是先天道君都會大感頭疼。

    只是很快炎繭面色難看起來,他的身形容身與大道,真正契合大道,那洶涌的大道之力用來,他自身身形越發縹緲,無形。

    只是坐在巖石之上的地仙之祖周身散發的氣息太過于完美。

    完全無跡可尋。

    那般完美狀態,全無破綻。

    “虛張聲勢!”炎繭心頭冷笑,眼中血色煞氣如實質,他絕不相信這位地仙之祖能夠真正的做到完美無瑕,全無破綻。

    成道不過數萬年,對方根本不可能真正擁有著這份道行。

    雖然此神號稱與帝俊并尊,但炎繭絕不相信對方當真能夠與那位絕世妖帝并尊!

    “殺!”

    道道血色狂瀾隨著無形劍光卷起。

    叮叮當當。

    在狩池之濱,但見無數血色劍鋒從虛空撕裂而出,斬在那巖石之上,一道身影的周圍。

    如同天地驟裂,血海生瀾!

    然而令炎繭色變的是,無論從哪個方向刺殺,對方護體玄光是如此的強橫,堅不可摧。

    自身大道之力凝練而成的道劍根本破不開那層浩蕩,蒼茫的護體玄光。

    朵朵太霄金蓮,源源不斷誕生,換了手中那柄下品先天靈寶級別的先天靈劍亦是無可奈何。

    太霄金蓮生生滅滅,花開花謝,完全無法破開。

    “這……”

    炎繭幾乎是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原本便是南方大陸之上,無垢離就境一脈的創始者,自身很清楚花葉隱殺之術的強橫。

    每一擊的力量都非等閑大神通者所能夠抵擋,哪怕是防御型上品先天靈寶亦無法抵擋血劍刺殺。

    “小老鼠,你玩夠了,該吾了!”

    這時,卻有一道淡淡聲音悄然出現在腦海中!

    “什么?”

    炎繭面色大變,隱沒在大道中的血色身影驟然竟是被強行從容身大道的玄妙境界中被擠出。

    僅僅只是憑借著單純的道行,直接被壓迫而出。

    這時實力令炎繭面色大變,然而來不及反應,開天神雷化作一條神龍,對著虛空一掃。

    轟轟轟!!

    “啊……”

    凄厲的慘叫聲從淡紫色雷云云團中響起,虛空中每一寸都是充滿了毀天滅地的紫色雷霆。

    恐怖雷聲震動百里,風雷激蕩。

    林淵僅僅只是輕飄飄對著虛空揮出一拳,融合了盤古烙印一部分玄妙,肉身之強橫當真是不可思議。

    一拳下去,如有開天偉力。

    轟隆隆!

    炎繭恐怖先天道君肉身驟然在開天神雷中炸開,炎繭神此時驚駭難言,體內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接連爆發,便是連自身大道之力都被崩碎,血肉崩潰。

    生死危機轉眼便至!

    體內接連兩枚血紅色道果破空飛出,化作碗口粗大的兩輪血色大日,內里隱隱有兩尊龐大的道果金身飛出,轉眼飛落道君元靈深處,化為一尊奇特無比的血色神魔。

    無窮血色大道之力如同漣漪一般的波動,層層血光在蘊含著恐怖雷勁的驚天拳意下蒸發。

    那尊血色神魔軀體毀滅大半,只是仍然還有小半道君元靈脫體而出。

    “兩枚道果金身,不過威能并不強!”

    林淵掃了一眼,這位苦海道君亦是窮的叮當響,其中一座道果金身以下品先天靈寶斬出之外,另外一座道果金身則是純粹以最次的先天法寶凝練湊數。

    和這位先天道君一比,林淵頓時心中一樂,他現在看起來倒是頗為富裕。

    同時亦是對先天靈寶的重要性更加清晰一些。

    血色流轉化作一道無形血炎驟然直入狩池水府,同時一道狂怒的聲音傳來。

    “太淵子,吾會在狩池水府等著你,你若想你那師侄活命,便是親自前往狩池水府!”

    “想要用龜靈來挾制本君?”

    林淵突然有些失笑,他可是清楚記得,靈寶天尊在龜靈游離之前,可是偷偷摸摸在龜靈身上種下了一道誅仙劍氣。

    若是有人對龜靈痛下殺手……

    林淵驟然感覺心底一樂。

    但轉瞬,林淵望向那狩池水府的方向,淡淡道。

    “鬼魅伎倆,正和吾意,一舉將爾等悉數擊殺在此!”

    身形一閃,隨手花開水脈,腳步朝著狩池水府行去,此時狩池水府中卻是披紅黛綠,喜氣洋洋,似乎完全沒有被上游的戰斗動靜所影響。

    帶著一種詭異熱鬧!
北京单场投注